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凹凸/雷王星骨科】四月蔷薇

*不知道太子叫什么名字所以就第一人称了(

*私设成山,ooc

*万万没想到从来不吃骨科的我……


“雷王星的太子和三皇子,看起来不太对付啊。”观战凹凸大赛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这么议论道。

我和我家的三弟,关系本该比现在好上许多倍的。

在雷王星为数众多的皇子中,只有三弟和我是同父同母的亲手足。从小母亲就经常带着我们两个出门散歩,去王宫的瞭望台看飞船,或者在花园里打盹。雷狮那时候还是个会黏人的小毛孩,不是牵着母亲的手,就是扯着我的衣角,睁大了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听母亲给我们讲故事。

我记得花园里的风总是和煦又温暖,母亲坐在草地上,我和雷狮一人一边依偎在她怀里,看着母亲抚过薄薄的书页,柔...

2017-10-09

【凹凸/安雷】王的名义(1)

*关于落魄的王和叛逆骑士之间爱恨情仇的故事,一个月前突发奇想脑的,大概不是那么甜蜜的故事
*全程第三人视角
*不知道写几章,总之先开个头

我第一次见到雷狮陛下,是在自家酒馆昏暗又潮湿的角落里。
这时候正值深秋,边陲小村的生活可谓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统治了这片土地五年有余的国王陛下被自己身边最忠实的骑士推翻的消息在几个月前就传到了人们耳中,直到现在还时不时成为人们酒酣后的谈资。酒馆这种地方人多嘴杂,但也方便避人耳目,尤其是尊贵的骑士大人们都不屑于踏足,所以肆无忌惮的人特别多。我端着三大杯啤酒,绕过一桌划拳吹牛的壮汉,把杯子粗鲁地砸在酒馆角落的方桌上,暗黄色的酒液洒出了杯口,隔壁桌一个大嗓门的男人嚷嚷道:
“...

2017-09-08

【ACCA/尼吉】Reason

*xxxholic paro,吉恩视角,是刀子

*大量插叙倒叙,评论里可以讨论,怕太晦涩了有小伙伴看不懂Orz

*给小王子b萌应援,麻烦大家今天投票带上他!


我推开通往内庭的门,满园的春色就迷了我的眼睛。种在院墙边的那颗苹果树也挂满白色的花朵,风轻轻一吹,花瓣就纷纷扬扬地穿过庭院,洒落在树下、小径边、池塘里,甚至栖于长长的门廊之上。我屈膝捡起落在浴衣下摆边的一片花瓣,抬起头来,在这漫天飞舞的花雨之中,我看见一个人穿着白色的西装坐在门廊上,身旁是一面摆了酒壶和两只瓷酒杯的圆盘。尽管他背对着我,我却能轻易认出他的蓝发和身形的轮廓,不等他开口,我就能想象出他的声音。

他微微侧身,举起一只...

2017-08-04

【YOI/维勇】气味与标记

*给白面面的生贺,欠了超超超超超超超久真的很抱歉QAQ点的是abo标记梗,但是我非常任性地选择了ab而不是ao
*ooc,一夜qing,含有强迫情节,请避雷!

“勇利,你看那边。”
胜生勇利端着一杯香槟,身侧的披集·朱拉暖碰了碰他的胳膊,眼神向后示意了下。他回头往宴会厅的中央看去,拥有一头耀眼银发的年轻男人被人们簇拥着,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目前圣彼得堡最大的投行家族继承人。勇利来这里才两周吧,之前有见过他吗?”
“啊,嗯。”勇利把目光稍稍收回去,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因为和自家生意上有来往……上周就见到了。”
“这样啊!”
大约是因为宴会厅金碧辉煌的缘故,披集没有注意到...

2017-07-20

【ACCA/尼吉】100封情书

*复健小甜饼,萝塔第一人称
*最近官糖太多了不能输啊!(x

1.
我的名字是萝塔·欧塔斯。
托外祖父的福,现在以管理员的身份居住在巴登富人区一座高档公寓的最顶层。
家里只有两个人,我和在ACCA监察部总部工作的哥哥吉恩。哥哥的好友,名叫尼诺的男人,目前隶属于ACCA内务调查课,自父辈起就和我们一家有挺深的渊源,姑且算是我的另一位哥哥吧。
闲来无事的周末,尼诺经常会到我们的公寓来,三个人一起共进晚餐,像一家人一样聊一些琐碎的事情,正如今天一样。其实因为时局动荡的影响,距离尼诺上次造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据我的猜测,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尼诺和哥哥之间产生了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虽然哥哥从来没...

2017-07-06

【凹凸/安雷】Love or Kill(下)

*史密斯夫妇paro,练手,一小时极限速打

*又忍不住踩了一脚油门


出租车按照安迷修的要求停在离别墅大门一条街开外,安迷修从后腰摸出那把随身携带的手枪,掂在手里,打起十二分精神向他和雷狮同居的处所靠近。房子的窗户看上去全都一片漆黑,但雷狮显然已经回来了,因为安迷修在车库里发现了他们的车——无论如何走正门都是自投罗网的行为。安迷修蹑手蹑脚地钻进花园的篱笆,绕到别墅的侧面,这里有一扇通往厨房的暗窗,是装修房子的时候他特意派人安上的,为了留个后手以防万一。

这扇窗的存在连雷狮都不知道,谢天谢地,安迷修在爬窗的时候庆幸地想,虽然自己当初绝没有设想过终有一日用到这扇窗户是被对方逼的。

他跨过...

2017-06-18

【凹凸/安雷】Love or Kill(上)

*史密斯夫妇paro,练手,一小时极限速打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失败了qaq


安迷修从出租车上下来,雷狮正在酒店门口等他。男人两手插在黑色西装裤的口袋里,见他向自己的方向走来,低头看了眼手表,扬起一边眉毛。安迷修正了正自己的袖口,掩盖住手腕上的伤痕,若无其事地踱到雷狮身边,听见对方漫不经心的一声抱怨。

“迟到了一分钟。”黑发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带,“路上塞车了?”
“公司有些事耽搁了。”安迷修面不改色地道,“遇上了点……麻烦。一个竞争对手来找茬。”

雷狮耸了耸肩:“跟我解释也没什么用。赶紧进去吧。”


他们并排踏入酒店的大门,向门口的接待人员出示了邀请函。今天是...

2017-06-18
1 / 12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