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凹凸/安雷】Love or Kill(上)

*史密斯夫妇paro,练手,一小时极限速打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失败了qaq


安迷修从出租车上下来,雷狮正在酒店门口等他。男人两手插在黑色西装裤的口袋里,见他向自己的方向走来,低头看了眼手表,扬起一边眉毛。安迷修正了正自己的袖口,掩盖住手腕上的伤痕,若无其事地踱到雷狮身边,听见对方漫不经心的一声抱怨。

“迟到了一分钟。”黑发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带,“路上塞车了?”
“公司有些事耽搁了。”安迷修面不改色地道,“遇上了点……麻烦。一个竞争对手来找茬。”

雷狮耸了耸肩:“跟我解释也没什么用。赶紧进去吧。”


他们并排踏入酒店的大门,向门口的接待人员出示了邀请函。今天是他们以前一个邻居嫁女儿办的婚宴,两人都穿了最正式的西装。走进会场的时候司仪正在主持开场,安迷修和雷狮在一张角落的圆桌边找到所属的位置坐下来,安迷修坐在雷狮的左边,余光不经意地朝旁边瞥了一眼,皱起了眉。

“你脖子这里怎么搞的?”安迷修指了指自己的左侧脖颈。

“没事,就是你出差这两天我在家炸鸡,被油溅到了。”雷狮摸了摸脖子上贴的纱布,平静地解释道。

“做饭水平不够就别一个人乱来了。”安迷修心疼道,雷狮只是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婚宴的进程非常顺利,新人看上去非常般配也非常恩爱,邻居的新晋女婿站在台上发表感言的时候眼眶都红了,安迷修眨了眨眼睛,有些想不起来当年他是否也如此真情实感。宾客们吃饭的时候他们的老邻居带着新人过来敬酒,轮到雷狮和安迷修的时候眼睛一亮,拍着他们的肩膀叙起旧来。

“你们俩当年结婚的时候我也在场啊!”邻居热情地握着雷狮的肩膀,“那是几年前了?”

“六年。”安迷修答道。

“七年了。”雷狮纠正道。

“有那么长时间了啊!”邻居酒喝多了,红光满面,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感情还是那么好,真不容易!”

雷狮干巴巴地笑了一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半年来两人的婚姻状况每况愈下,安迷修隔三差五地出差,雷狮又经常很晚才回家,他们连一起吃顿饭的机会都很少,上一次好好做爱是什么时候都记不清楚了。在仅有的共处的时间里他们又时常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起来,安迷修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经常会反思当年到底为何决定和这个性格水火不容的人在一起,要不是因为某些难以言说的原因,他可能早就提出离婚了。


终于应付完了邻居,两人重新坐回座位上,一阵铃声响了起来。雷狮摸出手机瞥了一眼,向安迷修打了个手势:“我去接个电话,一会回来。”

安迷修点了点头,雷狮就攥着手机向大厅外走去。

过了十分钟雷狮还没回来,安迷修开始觉得有些无聊,心神不宁地用筷子戳着自己碗里的菜,正准备出门去找一下人的时候,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

“之前你撞上的那个特工,身份查出来了。”

安迷修左右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注意自己这边,把手机藏到桌子下面,点开了助手发给他的文件。他在特工这行干了有十年了,在与雷狮结婚之前就是,只不过他一直骗对方自己是个修车行的老板。他从未让雷狮到他办公室去拜访过,每次出任务也宣称自己是出差,而雷狮似乎也从未起疑,就这点而言,雷狮于他确实是个非常理想的伴侣。

安迷修身手很好,本事很足,做任务基本上没有失手过,除了两天前的一个紧急任务。他和疑似抢生意的另一家雇佣公司的特工在任务中起了冲突,开枪击中了对方,却也被对方的炸药伤到,最后两边都没完成工作,各自狼狈地撤离了现场。在他们这种行业,竞争对手不是不可以存在,但是必须井水不犯河水,一旦妨碍到彼此的利益,那就是你死我活。

这两天安迷修一直敦促部下根据现场留下的痕迹查出对方的底细,现在终于有了结果,他迫不及待地把照片放大,定睛一看。

安迷修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两秒钟后他给助手回了个消息:“开什么玩笑!”
“什么,没开玩笑啊!”
“你确定你查的资料无误?”

“Boss,我跟了你多少年了,你还不相信我吗?”

“那就是材料出错了。不,这结果没可能的。”

安迷修对着那张雷狮的照片晃了晃脑袋,又拖回去扫了一眼基本信息,焦躁地走到宴会厅的窗边,打算透口气。他随意地倚着窗沿,窗口正对着酒店大门前的人行道,他往下望了一眼,猝不及防地,发现雷狮正站在路灯下,抬头看向自己。


视线交汇的那一瞬,安迷修的胃狠狠地痉挛了起来。

那是充满杀意的眼神。

“Holy shit.”

安迷修将目光收回来,咒骂了一声,用力踹了脚墙壁。


十分钟后安迷修坐在出租车里,脑中的思绪如一团乱麻。本来他们计划在婚宴过后一起坐自家的车回别墅的,但雷狮抢先一步把车开走了。他不禁琢磨起雷狮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瞒着他,是否也和自己一样,自认识之初就隐藏了身份。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起来,安迷修不用拿起来,光听铃声就知道是雷狮打来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到耳边。

“安迷修。”电话那头的雷狮声音中压着怒气,“你在哪。”
“在收拾你的路上。”安迷修把手机按在自己耳朵上,咬牙切齿地道。

“那我就备好大餐等着你了。”雷狮笑道,“刚才肯定还没吃饱吧?”

“就你那厨艺水平,我不如自己泡面了。”

安迷修顿了顿,瞟了一眼驾驶座的司机,压低了声音,“趁我现在还有心情和你聊两句,你实话告诉我,为什么和我结婚?”
电话那头几秒钟没有传来声音,半晌雷狮才慢悠悠地答道:“很简单。就是为了任务。”

“什么任务?”
“为了接近你的一个客户。”

“哦?哪一个?”
“我没义务告诉你。”雷狮很快说道,“现在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我们之间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结束吧,安迷修。”

安迷修简直气笑了,一时半会竟语塞。雷狮在把他弄得哑口无言这方面真是在七年如一日地在行。

“如果你想的话。”最终他这样放狠话道。
“我是这么想的。”

雷狮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安迷修把手机放下来,差点捏碎了屏幕。他也没什么立场批判雷狮,毕竟自己在欺骗婚姻对象这方面和那人是一丘之貉。安迷修这么想着,疲惫地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哎呀,小伙子,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啦?”出租车司机大叔好心地劝慰道,看这副驾驶座上的英俊青年棕色西装打理得一丝不苟,正经得仿佛要赴约会,脸色却快黑成碳了。

“不是您想的那样,不过我们确实需要好好谈一谈。”安迷修挤出一个微笑,“麻烦再开快一点,谢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34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