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凹凸/雷王星骨科】四月蔷薇

*不知道太子叫什么名字所以就第一人称了(

*私设成山,ooc

*万万没想到从来不吃骨科的我……


“雷王星的太子和三皇子,看起来不太对付啊。”观战凹凸大赛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这么议论道。

我和我家的三弟,关系本该比现在好上许多倍的。

在雷王星为数众多的皇子中,只有三弟和我是同父同母的亲手足。从小母亲就经常带着我们两个出门散歩,去王宫的瞭望台看飞船,或者在花园里打盹。雷狮那时候还是个会黏人的小毛孩,不是牵着母亲的手,就是扯着我的衣角,睁大了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听母亲给我们讲故事。

我记得花园里的风总是和煦又温暖,母亲坐在草地上,我和雷狮一人一边依偎在她怀里,看着母亲抚过薄薄的书页,柔声细语道:“再过一周就是雷狮的生日了啊。”

“嗯!”雷狮猛地直起上身,两手搭在母亲的腿上,仿佛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母亲记得真清楚啊。”我撇了撇嘴笑道,“父亲就完——全——不在意这种事的,连我的生日都不——”

“大哥!”雷狮兴奋得都没注意到打断了我的话,“只要母亲记得就好了!”


“好伤人啊,明明我也记得的。”

我故意作出不高兴的样子,雷狮愣了一秒,手脚并用地越过母亲的腿爬到我跟前。
“大哥,”他抓住我的袖子,抬起紫色的眸子来看我,“给我准备了礼物吗?”

我抱着手臂别过头,在雷狮长达一分钟的软磨硬泡下才终于“原谅”了他,面带神秘的微笑回过头,虚握着的右手在他面前张开,手心里躺着一朵沾了露水的、新鲜的白色蔷薇。

“啊——?”


“这可是刚刚从花圃里摘下来的,今年新开的蔷薇哦?”我自动过滤了雷狮拖长了的失望叫声,“而且是这一批里开得最——好的一朵。”

“但是这种礼物是送给女孩子的吧?”雷狮毫不掩饰自己嫌弃的神色。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是美丽的东西都值得喜爱不是吗。”

母亲在一旁掩嘴笑了起来,我看着雷狮不情不愿地收下那朵花,叹了口气,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真是不懂欣赏的小鬼。”我弹了记雷狮的额头,“好啦好啦,等你长大了,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一颗戴在头上,行吧?”


那年雷狮过生日的那天,母亲送了他一艘海盗船模型,雷狮喜欢得不行,把船用玻璃瓶装起来摆在房间书架上最显眼的位置,当成宝贝一样不许任何人去碰,连我也不行,只能站在两米远的地方“瞻仰”一下。

他甚至煞有介事地跑到父亲跟前,说他以后要当一名海盗船船长,当然父亲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在这一点上,说实话,我挺羡慕三弟的,毕竟还能有所谓的“梦想”;而我生来就被认定为皇位的第一继承人,这辈子都不可能逃离这个枷锁。

不过那时候的我还以为王是可以一手遮天的人,就像父亲。我想用自己的力量来保护母亲和三弟,我估计雷狮痴迷于成为一名海盗船长,他理想的未来蓝图,大概也与我没有太大差别。


直到后来父亲没能留住母亲。

而我也留不住自己的亲弟弟。


母亲去世之后,雷狮变得沉默寡言。正巧这个时候我已经成年,父亲为了培养我渐渐把一些公务交给我来做,我们兄弟平时都难得见上一面。尽管如此,凭借血亲的直觉,我还是能感觉到雷狮的心气变了。他情绪阴晴不定,不再遵守王宫内的礼节,对长辈出言不逊,而且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加想要离开这个我们自出生起一直生活着的星球。

一开始我只当他是叛逆期到了,这状态不会持续太久。

然后父亲就毫无征兆地病倒了,我挑起了治理雷王星的大梁。

又是蔷薇爬满王宫的外墙,芬芳的香气从敞开的窗户渗透进了屋内,充盈了整个议事厅的四月,雷狮站在我的面前,说:“我要参加凹凸大赛。”


我拿着文件的手不易察觉地抖了抖,头也不抬地回复道:“不行。”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雷狮的声音没有起伏,冷静得不像是他,“这是我决定好了的事。”

我终于放下手里的东西认真地望向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恶作剧的痕迹,但没有,我宠了十几年的至亲至爱的弟弟,眼神笃定地站在那里,完全不畏惧我审视的目光。

“你最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我好声好气地劝说道,“也许我们可以谈谈……”

“没有,只不过我也成年了,有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房间内暂时安静了几秒,我用眼神示意四周的守卫都退下。

“你以为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放你走吗?”我双手交握撑住下巴,“父亲病重,母亲也不在了,仔细想想,我是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不要拿这个来胁迫我!”

雷狮吼道,我眯起了眼睛。

“那你难道就不是在胁迫我?凹凸大赛的规则你不知道?如果你认为母亲的死是我和父亲的错,大可不必以性命为筹码……”


“你觉得我是在赌气?”

“雷狮!”我提高了音量,“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


“当然。”

我的威压没有起到半点作用,雷狮扬起头,嘴角浮现出一丝轻蔑。

“雷王星的太子殿下。”


我揪着雷狮的衣领拖着他穿过大半个王宫,把剧烈挣扎的弟弟扔进他自己的房间,在身后锁上房门。“既然你这么看不惯我太子的身份,那我现在就以大哥的身份来给你点教育吧。”

“我艹你大爷!!”雷狮一骨碌爬起来,被我一掌推得摔回地上,在体术方面他从来就没赢过我。

“想好了再骂,我大爷也是你大爷。”

我们在他房间里互不相让地干了一架,虽然准确来讲是雷狮单方面被揍,但无论被击倒多少次,雷狮总是抓住机会就还手。我一把将人从地上拎起来,卡着脖子按到墙上,雷狮的后背撞上水泥墙面,震得悬挂的相框和挨着墙的书架都晃动了两下。

“我辅佐政务这么多年见过多少高手,你这小打小闹还不够我看的。你以为你没了雷王星三皇子的身份,还能是个什么玩意?”我凑近他的脸,声音清晰地灌进雷狮的耳朵里,“还有什么人能承认你?”


“我会……找到……同伴……”雷狮右手扯着我背后的布料试图将我拉开,“朋友……”

“别做梦了,雷狮。”我俯在他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你只有我。”

雷狮抬起腿朝我踢过来,被轻易躲过。他抓着我手腕的左手颤抖得厉害,以前我从未舍得这样严厉地对付他,眼下也只不过稍微认真了点,我们之间实力的真正差距令雷狮感到无措。他的眼里露出了惊慌,但又倔强地不肯示弱。

“我本来也不想这样的,雷狮。”
如果放在以前,被雷狮这眼神一望我十有八九就心软了,但我当时被弟弟离开我身边的可能刺激得失去了理智。我将左手撑在雷狮右侧的墙面上,膝盖顶进他双腿的中间,将他彻底禁锢在我的笼罩之下,掰过他的脸使他直视着我盛着怒火的眼睛。

“现在告诉我,好孩子,你该叫我什么?”


“唔……雷……”
我捏住他脖子的手指收紧了几分。

“嘘——再想想。”

我们之间的距离近到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紊乱的呼吸,我用大拇指摩挲着他颈部的皮肤,耐心地、温柔地循循善诱道,一点一点剥开他的盔甲,碾碎他的自尊。

雷狮紧咬着下唇,眼角冒出了泪花,不知是被窒息感呛得还是被形势压迫得,大概两者皆有。

“大哥……”

他最终还是妥协了,揪着我衣服的手变成攀附在我背上。我松开右手,雷狮就将脸埋进我的左肩,忍着不让自己呜咽出声。这大概是他从小到大被人做过的最过分的事情,但他再找不到别人倾诉他的委屈,这就是为何我有把握能控制他。

但这还不够。

这还不够。

我站在他房间的中央,看着雷狮抱着膝盖蜷缩在墙角,心头的焦躁挥之不去。我知道方才发生的事情对我三弟的震慑力是有限的,他和我一样继承了父亲争强好胜的个性,不达成自己的目的决不会罢休。我需要再下一记猛药,能彻底摧垮雷狮的野心,让他只能死心塌地留在我身边。

然后我的视线落在了书架上。

“雷狮,你刚才说什么?说你出去能找到朋友?”

雷狮把脸从手臂中抬起来,被目睹的场景震惊得僵硬在了原地。

“大哥……大哥,不要,求求你……”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他如此低声下气。我轻笑一声,举高手里那只装了雷狮心爱的海盗船模型的、从未让我碰过的玻璃瓶,看到扑过来的弟弟瞳孔里映出我不屑的神情。

“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朋友嘛。”

随着话音落下,玻璃瓶连带着里面的模型,在光洁的实木地板上摔了个粉碎。


我把雷狮和一地的碎片抛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现场。接下来的两周在我的命令下雷狮被隔离在他的房间,让他有足够的空间反省。我想他一开始大概会恨我,但回心转意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从真正意义上来说,他只剩下我这位大哥了。我重新埋头于工作之中,同时关照父亲的病情,就在我以为一切回到正轨的时候,一名守卫慌慌张张地闯进议事厅,报告说雷狮爬上了窗沿。

雷狮的卧室处于王宫的最高层,我赶到的时候,看到我的亲弟弟站在窗沿上,双手垂在身侧,阖着眼睛。我不敢惊动他,蹑手蹑脚地靠近过去,走到一半雷狮听到响动,回头向我望来,嘴角上扬,眼里的笑意若有似无。他指了指身前几十米的高空。

“我从这里跳下去,就当我死了吧,哥。”

然后他纵身一跃。


我一个箭步迈上前,伸出的指尖擦过雷狮的衣角,眼睁睁地看着布料从手中滑走,什么都没能抓住。雷狮下落的时候闭着眼睛,像是在感受久违的自由的空气。他跳下去之后我才发现雷狮的腰上系了一根绳索,不知道在这两周内他用了什么方法、和什么人一起策划了这场出逃。

说到底还是我低估了他。

安全绳在一个适当的高度阻止了他的坠落,雷狮睁开眼睛,对从窗台探出头的我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坐上一架等待在那里的小型飞船。没等我反应过来派人去截,飞船在我的注视下开足了马力,朝着夕阳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驶离了雷王星,抵达我的势力触及不到的地方。


即使我承认我这弟弟比我想象得要精明,他仍有算不到的东西,比如他绝对不会预料到我会成为凹凸大赛的观战者。

我对这意外的“惊喜”还是相当满意的。雷狮离家后搞出不少大新闻,按他所设想的,成为了“船长”,交到了“朋友”,主导权却还是在我手上。

这说明,不管我们的关系在旁人眼中扭曲成了什么样,他迟早还是要回来的。


THE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502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