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血界/扎雷】On My Own 01

*警匪paro,同事变宿敌,私设成山

*中篇,预计七章完结

*不是很甜

*有轻微上司组元素


You and I Have Made This Far


赫尔沙雷姆兹·罗特最气派的五星级酒店宴会厅,人声鼎沸,觥筹交错,枝形吊灯透过六角玻璃折射出来的暖黄光线、餐具闪烁的银光和女士们争奇斗妍的礼服颜色交织在一起,轻易就能迷惑人们的眼睛。舞台上高价聘请的乐队演奏着舒缓的爵士乐,褐色皮肤的男人端着一杯香槟倚靠在角落里,脚尖漫不经心地跟着乐曲打着节拍。他穿了套白色的西装,额前的银色刘海撩起来用发胶固定在一侧,即使只是安静地站在场地边缘也相当吸引人的眼球,碰上宾客们有意无意投过来的视线,半阖的眼帘抬起,嘴角上挑,恰到好处地放个电——引得对方总是捂着心口转过身去,迫不及待地向同行的好友打听他的身份。

然而没人知道他是谁。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握着酒杯想上前去搭讪的时候,一位穿着黑色西装、发色红棕的小个子青年走到男人身前,轻巧地转了个身,非常自来熟地靠在男人左侧的墙上。被人抢先的搭讪者停下了脚步,棕发青年抬起头,双眼眯成两道浓密的曲线,自然上扬的唇线也显得没什么威胁性,整个表情却透出不太友好的信号。来人愣了愣,讪讪地退了回去。

白色西装的男人笑了笑,下垂的眼角弯起来。

“谢谢你帮我拒客。”他轻快地说道,晃了晃酒杯里琉璃般的液体,“不然今晚可有的忙了。”

“是吗,我可一点都不觉得你低调。”青年抱怨道。

“忙也不是什么坏事嘛,如果是和可爱的小姐一起的话。”他举起酒杯向青年示意了下,“当然和你也不错,我们有多久没见了,雷欧?”

“如果你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了,就会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揍你一顿。”雷欧纳多·沃奇不客气地回应道,“前警官扎普·伦弗洛先生。”

扎普抿了口酒,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哎呀,怎么能这么和前辈说话呢。”离职半年的男人喉结滚动了一下,“我以为以我俩的交情,一点点误会也不能阻碍我们叙旧……”

雷欧皱了皱眉:“别开玩笑了,现盗贼扎普先生,在你解释清楚为什么背叛警署之前我都不可能心平气和地和你坐下来谈。

“而且,你来这里的目的我们都很清楚……”


舞台上乐队的演奏忽然停了下来,主持人热情磁性的声音传递到宴会厅的每个角落,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了过去:“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我代表帕尔默斯集团向出席今晚宴会的各位表示由衷的欢迎。正如邀请函上所言,今晚的主题就是展出一件总裁先生最近收入囊中的珍宝,被誉为‘阿尔忒弥斯的礼物’的——”

“星辰之石。”雷欧低声念道。

“在大崩落中诞生的奇迹之石!世界身价最高的珠宝之一!赫尔沙雷姆兹·罗特的骄傲!传说佩戴这枚宝石的人就能获得一双星辰一般璀璨的眼眸!”主持人继续情绪激昂地介绍着,“那么现在让我们揭开展示柜上的绒布——”

围观的人群波动起来,像张收紧的网一样纷纷向舞台靠拢。

“你不过去看看吗?毕竟是你今晚的目标。”

雷欧仰起头,观察着扎普的表情,后者不动声色,只是耸了耸肩。

“有你看着我怎么好轻举妄动啊……”

“你还挺自觉的嘛?”

雷欧的表情缓和下来,甚至还露出了笑容,扎普不由得晃了下神,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那我也不必绕弯子了。”

他听见笑眯眯的对方这样说,紧接着“咔锵”一声,一只手铐铐上了他的左手腕。

然后在扎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雷欧将另一只拷在了自己右手上。


“听说帕尔默斯集团要开星辰之石发布会的时候我们就猜到你会出现了,扎普先生。”雷欧按住隐藏在左耳中的警用耳机,神色恢复了严肃,“我的同事们都在会场四周待命了,在被逮捕之前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扎普叹了口气,侧身向他靠近过来,看着那张忽然放大的脸雷欧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将两人拷在一起的手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你这么着急,不怕我真的有话要说,但是来不及说完吗?”

直视着他的烟灰蓝眸中划过一道红影,没等雷欧看清楚,周遭的光线蓦地一暗,所有的灯光聚焦在了宴会厅的中央舞池上。雷欧心下一惊,一把揪住扎普的衣领,但对方已经一步上前卡住了他的膝盖,借着手铐的力量将雷欧的右手背到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摘掉了对方的耳机。

“扎普·伦弗洛!”

“嘘,宝贝儿,先放在这里。”扎普不慌不忙地将耳机关掉并塞进了雷欧的西装口袋,轻轻拍了拍。

他非常有风度地将雷欧扶起来,松开他的手,替他整理了被弄乱的袖口和衣角。没有人注意到昏暗的角落发生的短暂冲突。舞台上的乐队重新开始演奏,一位歌手走到台中握住了话筒,闭了闭眼睛,灵动的、熟悉的歌声流淌进舞池,牵动着听众的心灵也一同摇曳起来。

扎普愉快地吹了个口哨。

“这家老板的品味还不错。”他对着雷欧眨了眨眼,“你还记得吧?去年圣诞节的时候。”
扎普满以为雷欧会否认,青年的回答竟然出乎他的意料。“我才不像某个健忘的混蛋一样。”

银发的男人挑起了眉毛,没有反驳。他抚摩着雷欧的指骨,温柔地掰开对方拽着他衣领的手指。肌肤温吞的触感激起了一阵颤栗,雷欧触电般将手缩了回去,随即扎普用没被铐住的那只手勾住他的腰,不由分说地带着人往舞池走去。

雷欧在慌乱中左脚绊到右脚,差点扑一跤的时候扎普将他捞起来按在胸口,站在被聚焦的舞池中间,交握的两只手抻起。手铐被仔细地藏在两人的西装衣袖里。尽管两个男人跳舞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扎普的光环还是为他们吸引了不少注目,红棕发色青年的脸颊迅速发烫;但扎普一手虚托在他的蝴蝶骨上,黑皮鞋贴着他的右脚内侧滑出去,熟捻地领着他转起方步。

雷欧一句骂娘梗在喉咙口,为了不出丑只好跟上扎普的节奏。


You and I have made a perfect pair to live along

Trying too hard not to realize

We can't live for long

Only now it's clear enough for us to

Imagine how much pain we've hidden till now

深情而忧伤的曲调缓慢地将他们包围起来,雷欧抬起下颌,扎普那张特意打理过的、比以往要帅气几倍的面庞近在眼前,过去他看腻了的那双没精打彩的死鱼眼精神了不少,在这么近的距离甚至还能闻到一丝特别的香味,将终日萦绕在扎普身上的那股烟味完全遮掩了过去,这人今天居然还喷了男士香水——雷欧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说不清具体是因为什么。

这家伙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最让他觉得不对劲的是,扎普到目前为止还没说过一句脏话,也没叫过他总是极力反对的那个绰号。从两人见面开始的攻防战中,他的所有攻击都如同打在了棉花上,被扎普包成一团再完整地丢回来,这让雷欧非常泄气。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折磨了他半年的梦魇不合时宜地浮现在脑海,引起了剧烈的耳鸣。

这人不说一句话就抛下了所有,擅自脱胎换骨,大摇大摆地在这里充绅士,却还要和他谈交情。

什么交情,有个屁的交情。

“有话就快说,”定了定神,雷欧咬着牙说道,“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

“喂雷欧,我们搭档了几年?”

雷欧被他的手臂一个用力拖着避开了对面差点撞上来的宾客,晕头转向地答道:“三年,怎么?”

“原来有三年那么久啊。”

银发男人嘴角一咧,露出这晚第一个扎普式无赖表情,雷欧的心脏狠狠缩紧了一下。

“我都掐断你的通讯十来分钟了,你的队友还没冲进宴会厅来。”扎普附在他耳边悄声说,“我说……你该不是没经过克劳斯先生和斯蒂芬先生的允许私自行动吧?”

雷欧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眼睛睁大了。

作为引导方的扎普·伦弗洛脚步一顿,不失时机地松开托在他背后的手,青年的上半身猝不及防仰倒下去。他的身体配合着前倾几分,手指插进无意识张开的指缝扣住,目光始终停留在雷欧脸上,用只有对方才能听到的音量,好整以暇地问道:

“雷欧,你是不是戴了颗星辰之石?”


不然你的眼睛怎么能如此美丽?


在雷欧听懂扎普潜台词的瞬间,会场陷入一片黑暗。


雷欧没能够依照警察的职责做出及时的反应,因为下一秒他就被一记手刀击昏了过去。在仅存的意识里挣扎的时候他感觉手铐被打开了,再熟悉不过的轻佻声音漂浮在上方,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你果然还是习惯把钥匙放在右侧的裤口袋里,鸡毛头。”那人好笑又无奈地揶揄道,“太好懂了,真拿你没办法。”

等雷欧再次醒来的时候,宴会厅已经恢复了照明,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自己正衣衫整齐地靠坐在舞台展示柜底部,价值连城的“星辰之石”安然躺在他的手心里。

附带的还有一张纸条。


“很抱歉,这颗宝石是假的,所以归还给原主。

不过请放心,真正的‘星辰之石’我已经收下了。”


TBC


扎普性情大变的原因以及叛变的原因后面会讲。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懂最后那张纸条的涵义,写出这种剧情我真是服了我自己了(捂脸

评论 ( 4 )
热度 ( 80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