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血界/扎雷】On My Own 02

*警匪paro,同事变宿敌,私设成山

*中篇,预计七章完结

*不是很甜

*有轻微上司组元素


We’ve Been Rowing Boat


“所以,雷欧纳多警员,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处置?”

赫尔沙雷姆兹·罗特警署特别行动队副队长史蒂芬·A·斯塔菲斯悠闲地靠在扶手椅中,用手指敲了敲雷欧刚刚交上去的报告,后者被他笑盈盈的棕色眼睛盯得有些发毛,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回避申请,独自行动,违规与嫌疑犯进行接触,还被人直接投诉到了总部。”史蒂芬慢条斯理地数了数,“暂时停职一段时间都不算冤呢,雷欧。”

“对不起,史蒂芬先生。”雷欧的声音压在嗓子里,“下次不会再犯了。”

“道歉有用的话你也不需要在这里工作了。”

“好了好了,史蒂芬。”窝在史蒂芬背后一台电脑后面的高大红发男人开口劝道,“也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你就是太心软了,克劳斯,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以后天天出去惹事。”史蒂芬挑起眉毛,“我就问你知道钱和K·K去哪里了吗?”

特别行动队队长克劳斯·V·莱因赫兹将脑袋从显示器后挪出来,看了垂头丧气的雷欧一眼,两颗瓷白的犬牙点缀在扬起的嘴角。“这两天工作也不是很多,给他们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也无可厚非,钱还那么年轻,K·K还有两个孩子要照看。你最近精神太紧绷了,放松点吧。”

史蒂芬叹了口气,向雷欧摆了摆手。

“你的警员证上交保管一周,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你得庆幸扎普把你丢在了会场最显眼的地方,不然集团肯定要找你麻烦,说不定还会怀疑你和他联手把真宝石调包了。”

雷欧神情微动,但这种举手之劳的体贴并不能挽回这半年来扎普在他心目中一落千丈的声誉。倒是克劳斯提起了兴趣,接着问道:“星辰之石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吗?确实是假的?”

“这一颗确实是假的,不过帕尔默斯的老总称之前购买的时候,鉴定结果是真的。”史蒂芬抽出一本档案,“之前的鉴定人已经跑路了,现在别的组在追,基本上没我们什么事了。

“不过我挺在意的,纸条上说的真正的星辰之石,是什么意思?”

史蒂芬若有所思,视线不经意落在雷欧警员身上,看到青年的耳朵有些泛红,突然明白了什么。

啊,眼睛有点痛。

“其实这次的案子要不是牵扯到扎普·伦弗洛,本来我们就不该干涉的。”

雷欧低下头,睫毛微颤,眉间拧成一个疙瘩。

“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不追查他。”他攥紧制服的下摆,“对克劳斯先生和史蒂芬先生来说,队员的叛变就那么不值一提吗?”

话音未落他的头顶就挨了一记敲打,史蒂芬举着卷成筒状的档案,严肃地纠正他:“当然不可能不在意,但是行动是需要规划的,不能拿着逮捕令就单枪匹马上去堵人,会打草惊蛇,明白吗?这就是你这一周需要好好反省的东西。”

“是……”

“去吧。”

眯眯眼的青年心事重重地转身,又被上司叫住。

“做好你该做的事,别一时冲动去找他了。”史蒂芬望着他的背影,不确定雷欧能听进去多少,只好又补上一句,“时机到了的时候自然会让他说清楚的。”

“我没事,史蒂芬先生。”

雷欧转过身,露出一个令人宽慰的笑容,柔软的红棕色卷发垂在鬓角,将年轻警员的轮廓修饰得更加青涩,仿佛三年来从未变过。

“真的。”


赫尔沙雷姆兹·罗特,三年前纽约“大崩落”之后形成的现世与异界交汇的异形都市,可称作是魑魅魍魉的狂欢舞台。这里的治安聊胜于无,除了特别行动队,警察们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寻找丢失的猫咪、给老太太们指路以及清理各种斗殴现场之类,不过雷欧丝毫也不羡慕他们。每天在街上发生的抢劫霸凌事件不可胜数,只消随便逛逛就能体会到深切的无力感,所以雷欧大多数时候干脆视而不见。他背着单肩包,浸泡在落日的余晖中,拖着步子路过一道斑驳的小巷,颤抖的、尖细的求饶声从里面传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

“光说原谅有什么用啊,这件衣服你赔得起吗?!少废话,把钱包交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瘦弱的男人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请您放我一马,我家里还有三个孩子,还要交房租……我可以帮您洗干净……”

“啊?!你也想得太美了吧!”

“不论如何请您宽宏大量……求求您……啊啊啊啊啊——”


体格大约是男人五倍的壮汉啧了一声,挥起锤子般的拳头就朝地上抖成一团的男人砸去,只听咣当一声,拳头撞上的不是骨头,而是金属。

壮汉抬起眼,一个稚嫩得像是高中生的眯眯眼青年手臂保持着抛掷的动作,抿起的嘴角带着怒气。

“他不是已经道歉了吗?”青年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哈?道歉?你知道这件衣服值什么价吗?”

“其实就是普通的涤纶外套而已,你要敲诈别人可以,没那么容易忽悠我。”

壮汉将被拳头砸出一个坑的垃圾桶盖丢在一边,用鼻子出气。“你可真是不自量力啊,小鬼。”他活动了一下筋骨,“你知道以前那些见义勇为的人都怎么样了吗?这片区有一种鸟,最喜欢吃你们这种脂肪少的废物的皮肉……”

雷欧将腿软得站不住的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向巷子外推了一把:“快走。”

“哟,还挺有气概的嘛,小毛头。”

“我今天心情不太好。”雷欧把背包往身后一抛,“正好可以拿你出出气。”

“难道是条丧家犬?”壮汉哈哈大笑起来,“让我猜猜,你死了会有多少人注意到呢——”

一块撞击在腹部的红砖打断了他的大放厥词。

“别随便叫别人丧家犬,败类。”

另外两块砖随着话音落下准确地击中了壮汉的膝盖和额头,迫使他一个趔趄。雷欧侧身躲过对方向他抓来的手,个头小的最大好处就是灵活,他一勾脚带翻了垃圾桶,圆桶咕噜噜地滚到狭窄巷子的正中央。壮汉挥来的拳头擦过他的左脸,雷欧借机踩着坑坑洼洼的墙壁跃到对手背后,抬起一脚将其踹得向前倒去,恰好绊在垃圾桶上,摔了个狗啃泥。

臃肿的体型倒在地上可不是那么容易起来,何况是脸部着地,壮汉挣扎的手终于找到了支撑点,但还没等他使力,额外的重量压在了他的背上,紧接着一根绳索牢牢套上了他的脖子。

“给你三秒时间认输。”雷欧压制住男人的反抗,命令道,“三,二……”

就在此时一直从背后伸来的手扼住他的咽喉,阻断了他的倒数,轻松地把他从壮汉身上拎下来。

居然还有一个人??

雷欧被掐得喘不上气,看着壮汉从地上爬起来,一脚踹开垃圾桶并扯掉绳索,得意地笑着向自己走过来。

“连个同伴都没有,到底谁是败类呢。”男人转动了两下手腕,“让我来帮你了结了吧。”

糟糕,又要给史蒂芬先生添麻烦了。雷欧闭上眼,心想。

但预想中的重击却迟迟没有落下。

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壮汉肥硕的拳头停在离自己的脸只有十个厘米的半空,一只褐色皮肤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竟轻易就遏止了壮汉的动作。

“喂,”手的主人冷冷地说,“适可而止吧。”


即使被人卡着喉咙,雷欧也抑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扎普、扎普·伦弗洛先生?”令人意外的是壮汉立马泄了劲,磕磕巴巴起来,“您怎么在这里?”


“到附近买点东西。”银发男人举了举手里的牛皮纸袋,“你们打完了没有?事情解决了吗?你这外套……”他斜眼看了看壮汉沾上番茄酱的棒球衫,“要我给你重新买一件吗?”

“不不不不不劳您费心。”壮汉出了满头汗。

“那这家伙可以放走了吗?”扎普指了指像只青蛙一样疯狂动弹的雷欧。

“没问题,没问题。”

雷欧趴在地上喘着气,眼睁睁看着扎普挺拔地站在巷口,又叮嘱了几句什么,两个歹徒点头哈腰地走了。今天穿了以往那套最常见便装的男人回过身,拽着雷欧的衣领将人提起来,一脸嫌弃的表情:“怎么被整得这么惨,还是那么没用啊,鸡毛头。”

雷欧一口气没回过来,又差点噎着。他不可思议地望向对方,扎普脸上挂着熟悉的嘲讽的笑意,狡黠的眼神,还有说话的方式,都与前几天宴会上见到的判若两人,仿佛又回到了他熟识的那个扎普的躯壳里。雷欧盯着他的脸默默地看了好几秒,直盯到扎普戒备地后退两步,缓缓地吐出一句:“我警员证上交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扎普大笑起来,“一见面就想着抓我吗,你这小子!”

就连笑声都还是这么爽朗。

扎普在雷欧后脑上重重拍了一下。“下次不要逞英雄了,知道吗?万一我今天没赶到,你免不了又要进医院了。”


“你和那些人是什么关系?”雷欧捂着后脑勺,不失时机地问。扎普顿了顿,眼色一沉。

“没有义务告诉你。”他转过脸去避开雷欧审视的视线,刀削般的下颌线条被阴影烘托得愈发冷硬,“收拾好你的东西,走了。”

雷欧一言不发地拾起背包,将被扔在一旁的、沾满灰尘的红色绳索捡起来塞进包里,扎普瞥了一眼,似乎有些诧异。

“那根绳子,难道是……”

“没有义务告诉你。”雷欧不客气地回敬道,扎普只好举起右手表示投降。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到巷口,雷欧停下脚步,不甘心地回头。“你住在这附近,是吗?”他分析道,“下次就不会放过你了。”

他站在沿着墙壁投射进来的一片橙黄色的阳光中,连发尖都跃动着金色的光点。扎普上前一步,刚好停在这座城市无数个阳光无法触及的阴暗角落其中一个的边缘,鞋尖堪堪踩在分界线上。


“还能有下次?”他眼里的笑意褪去了,方才的亲切感似乎只是错觉,消失得无影无踪,“你看见我和他们混在一起了,就不怕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我更怕……”

然而扎普打断了他,银色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语气中充满了警告。

“不要再来了,雷欧。”


TBC

评论 ( 1 )
热度 ( 61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