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双鬼/环太平洋paro】反击战17

全职高手同人,架空AU

以双鬼为主线,副cp包括喻黄、双花、周江、伞修,其他一些中意的西皮也会打打酱油,比如高乔高、方王、韩张、莫橙、肖戴等等。

总之是一个非常大的脑洞。

前排艾特软鸡大大 @书记官的小龙虾 和阿夜 @甘与子同梦 

粗长的一章。

本来计划是双鬼主场,结果大部分写成了老同志扯淡叙旧(你

叶神和魏琛飙戏写得很爽。

不过双鬼还是发糖了,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17

 

北京,中央电视台某演播室,央视一套的访谈节目,主持人潘林和李艺博有些心情复杂地看着对面坐着赫赫有名的两位游侠,目前最炙手可热的猎人机甲驾驶员,刚刚又立下战功一件的“轮回”英雄周泽楷和江波涛。虽说这么具有话题性的人物应该是极受访谈节目的欢迎的,但是周泽楷在业内实属主持人最不想采访的对象前三位,因为他的发言实在是太难引导了。

然而今天这档节目相当重要,此时正是前线战斗紧要之时,广大群众迫切需要得知战况,国家也必须通过各种方式尽力安抚,既要及时传捷报,又要让周泽楷这种形象担当在央视一套多多露脸。以两位经验丰富的主持人的专业素养,访谈大体上还是会顺利进行,何况还有江波涛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两位的信心。

“那么,我们开始吧。”潘林摆出一个职业性的微笑。

 

武汉,猎人学院某办公室,电视机上正播放着央视对周泽楷和江波涛的访谈节目。灰白色的办公桌边靠着的叶修嫌弃地扫视了一圈:“你这儿也太寒碜了,怎么连个烟灰缸都没有。”

“拉倒吧你,这室内都是禁烟的,你摆烟灰缸插花啊。”魏琛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几分钟前这位猎人学院教务处副主任悠哉地坐在太师椅上看着电视,准备偷偷地在自己办公室里抽根烟放松放松,哪知道手还没摸到桌子上的烟盒,门上就传来草草的一声叩响,半秒钟后叶修毫不客气地开门闯了进来,吓得他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这下烟没抽成,心脏还受了刺激,魏琛跟叶修赌起气来。

“这规定都是象征性的,我以前就拿一白瓷的笔筒,沐橙送的,做烟灰缸就是发挥了它的最大效用。”叶修拿起桌子上的烟盒抖了抖,示意魏琛,“不来一根?”

“不来。”魏琛嘴硬。

“哟你这老烟枪,居然真能忍住?”叶修自己叼了一根,一脸惊讶,“不是戒了吧?”

“怎么着,我守规矩不成吗。”魏琛眼睁睁看着叶修摸出打火机点上,咽了口口水质问道,“前线那么紧张,你干嘛来了。”

“替你们主任接一个人。”

“高英杰?”

“嗯。王杰希花了老大工夫才挑中的这个学生,看来是要把微草开出来了。”叶修慢悠悠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他这两天和方士谦成天泡在实验室,喻文州又不好走开,我就主动请缨了。有段日子没回来了,我也想顺便看看。”

“少天怎么样?”魏琛问。

“老样子,巨兽一来其他人都可以保持沉默了,听他说单口相声都够。”

魏琛得意地一笑:“哎嘿,毕竟是我相中的小子。”

“就是可惜了。”叶修意味不明地感叹了句。

气氛冷了一点,两个人暂时都没接话,自然而然地把目光移到还在发出说话声的电视上,那里面潘林和李艺博正在绞尽脑汁试图让周泽楷多说一点,然而这个英俊的小伙子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依然惜字如金。

看着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魏琛突然也有点感慨。“少天没能走到他想走的道路上去,也许算是我的过错吧。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俩孩子知道蓝雨突然没落的真相了吗?”

“喻文州肯定早知道了。他做了这么久指挥官,没几个人像他心思那么重的,这事一定是他心里的一个结。至于黄少天,你觉得文州会告诉他吗?”

“不会吧。”魏琛不确定地说。

“呵。”叶修咬着烟轻笑了一下,“你后悔吗,当时插手那件事?”

“后悔有用吗?我从前线退下来了,方世镜出国了,被波及到的蓝雨相关人员退役的退役、调走的调走,剩下的你们几个知情人,还有谁敢多说一句话吗?”魏琛的情绪激动了起来,“不,我不后悔。就算我当年没有出手阻止,少天的发展也不一定比现在要好到哪里去。”

他顿了顿。“改造人的伦理太沉重了,不是他这么积极向上的孩子应该背负的东西。我要是当年放任不管,不仅没法对自己交待,也没法对少天和文州交待。”

“我懂。”叶修说。

魏琛瞧了一眼他,前指挥官脸上是与年龄不相称的老成,往事的回忆使他徒增一种与平时散漫的姿态不同的稳重气场,气不由得平了一点:“你那时候肯定懂,不然也不会帮我。后来事情闹大之前是你想办法打圆场的,给我们留了不少余地,我现在还能回到学院来教学生,还是多亏了你啊。”

“你别说,你欠我挺大一人情咧。”叶修斜眼瞅着魏琛,“哥光明正大地护着你们,上面可记仇了,没那么容易放过我,找个理由就把我流放到学院来了。”

魏琛“嘁”了一声,叶修在猎人学院那两年也没闲着,不是还挺如鱼得水的嘛。

叶修没反驳啥,又深深吸了一口烟,淡淡地说:“这个计划的成品现在还是做出来了。”

两人再次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电视,周泽楷刚刚回答了李艺博的一个关于机甲操作体验的问题,字数少得十根手指都数得过来,公关助手江波涛正在勤恳地进行解释和补充。镜头拉进了一点,焦点落在青年朝气蓬勃的脸庞,尤其是那双温和的水色眼眸上。

“上面还是有本事啊。”魏琛哼了一声,“所以成果怎么样?”

“目前运作完美,至于有什么缺陷,还在观察之中。”

眼见着魏琛又消沉了下去,叶修把嘴里的烟取下来。

“黄少天还有没有登上蓝雨机甲的机会,说不一定呐。这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变数是时常发生的。”抽了半截的烟捏在手里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叶修有点不耐烦了,“你到底有没有烟灰缸?别告诉我你平时在大腿上掐烟啊。赶紧的拿出来,你也是的要抽就抽呗,回头憋坏了。”

魏琛走着神,只听到烟灰缸几个字,身体不由自主地活动起来,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小盘子,摆在桌上了才反应过来。

“得,你这家伙,肯定一进门就察觉到我未竟的意图了,合着装模作样这么久,是在等着看我笑话吗?”魏琛怒不可遏,“卑鄙,小人!待爷爷我抽完这支烟收拾你!”

 

上海,Shatterdome基地,游侠队员宿舍。房间内的电视机上同样在播放着央视的访谈节目,坐在床上的李轩却完全没有在意,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上的平板。近几次袭击的巨兽展露出和以往不同的生理变化,游侠大队已经就此事开过会,喻文州和方士谦向他们详细讲解了这些变化说明的问题。尽管如此,游侠们私下里还会自行研究,争取把这些变化摸透,以思考出完美的应对方法。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巨兽攻势的压迫性前所未有,而吴羽策自从南海一役以后就状态不好,自己作为搭档和前辈,一方面要帮助他开导他,另一方面更要挑起重担,在巨兽研究上多下点工夫,好让阿策的压力小一点。

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什么时候对吴羽策养成了这种,可以说是“宠”的习惯。

他太过于认真地读着平板上的资料,以至于吴羽策回宿舍来也压根没感觉到,被对方突然伸到眼前的手惊到了,平板掉落,砸在了一个要命的地方。吴羽策挑眉看着他过度的反应和之后弯腰疼得脸煞白的样子,差点以为李轩在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刹那间有点犹豫要不要把本来想说的事情说出口。

不过这件事情表明的是他的决心,多少也是为了李轩做的,无论如何,他想让李轩尽早知道。

“我请肖时钦中校给虚空右臂也安了一把太刀。”吴羽策说,“和四轮天舞不太一样,是红色的,而且主要是施展格斗技巧的。”

“我想给它起名叫红莲天舞。”

吴羽策热切地和李轩对视,后者被这个消息炸得有点懵,愣愣地回望着他。

“抱歉之前没和你打过商量,我是想说……”吴羽策深吸了一口气,“我能在今后的战斗中承担更多的行动,我希望以更强的姿态和你站在一起。”

“以前不是说好了吗,要一直一起并肩同行。”

“然后关于这次巨兽变化的应对方法,我有一些想法,能和你探讨一下吗?”

在吴羽策真诚的发问下,李轩终于脑子转过弯来,突然感动得无以复加。

“我愿意!”他大声说。

“……”

“不是,阿策,我很高兴。”李轩跳下床来一把抱住了吴羽策,“真的。谢谢你。”

“二货。”吴羽策开心地笑了,伸出手回抱住了李轩。

 

吴羽策也把他紧紧抱住的这个瞬间,李轩觉得心里有块大石头被挪开了,又有什么迅速地滋长了起来。也许是早就生根的一些东西,这几年里一直被沉重的兄长似的感情压制着,在吴羽策对他敞开怀抱、决意与他站在同样的高度共进退的这一瞬间,完全无法抑制地蔓延开来。

这一刻吴羽策满心都是与李轩达成最理想的搭档关系的欢喜,他们如此相互信任相互依赖,双鬼或许能成为超越任何以往组合的存在。他这样坦荡,但是对自己最隐秘的私心还无察觉。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步迈出去之后该往哪里走,对更深一步关系的纠结和犹疑,却悄然构成了隐患。

 

猎人学院这边,过完瘾的魏琛已然把教训叶修这回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哎,你说你是干嘛的来着?”魏琛低头沉吟了一下,一拍大腿,“对了!”

他拿起办公室里电话座机的话筒拨了内线:“喂小柳,叫高英杰到我办公室来。”

叶修则大大方方地翻起魏琛桌上的档案册来。

“你们这儿最近有什么好苗子没有?”

“除了王杰希钦点的高英杰之外,韩文清带的宋奇英,张佳乐带的邹远,以前也是我的学生、后来被孙哲平接手的于锋,都是个顶个的新人。”自从叶修三年前离开学院回到了前线,魏琛就顶替了他教官的位置,介于王杰希只是个挂名教务处主任,鲜少有时间管理这边的事务,魏琛对学院学员的情况是最了解的,“喔,还有个刚冒头的叫唐柔的姑娘,以前不显山不露水,近期的这几次测试,各项成绩都挺拔尖,身体素质也不错,值得关注。”

“嗯……”叶修找到唐柔的档案扫了两眼。

“还有个叫包荣兴的,主修怪兽生理科学,表现倒是差强人意,就是思维太跳脱了,不跟常人一个脑回路,总是整些幺蛾子出来。唉算了别提了,陈果都快给他气疯了。”魏琛摆了摆手。陈果是教务处的另一个副主任,在学院工作了有些年头了,人长得还算清纯可人,却是女汉子的个性,对学员有爱心,就是个急性子,还特别讲规矩。为了禁烟的事,魏琛和叶修没少被她骂过。

“有点意思。”叶修显得很感兴趣,又翻了几页档案,“那这个孩子呢?”他指着其中一页问魏琛。

“乔一帆?”魏琛有点意外,“他啊……怎么说呢,各项指标都算是中上,也不是说他不好,只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差了点儿。王杰希以前也注意过他,后来就放弃了,学院这边也暂时没什么意向培养他。挺努力的孩子,但是那一道鸿沟怎么都越不过去。”

魏琛摇了摇头。“乔一帆和高英杰关系好像还蛮铁,可惜啊,他俩的差别大概就在天分上吧。”

叶修不置可否,仔细地读着乔一帆的那一页档案。这时候传来敲门声和一句礼貌的“魏教官”,是高英杰到了。

魏琛高声叫他进来,桌子上充当烟灰缸的小盘子瞬间收了下去。叶修放下档案,小声对魏琛叮嘱:“刚刚说到的那几个学员,你帮我留意一下。”

“哪几个?唐柔,包荣兴?还有乔一帆?”虽然对后两个名额有点疑惑,魏琛还是答应了下来。

“没问题吧?退役这么久了,你还有能力开开小灶不?”叶修一脸的怀疑,用力拍拍魏琛的肩。

“废话,老夫当年可是神一样的少年。”

“成了,兄弟,哥相信你。”叶修满意地点点头,撇下魏琛那张眉飞色舞的脸,转过头来看到已经站在面前的、带着点惶恐等待着两位长官把话说完的高英杰,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那就再当个神一样的老少年吧。”

TBC

一点废话:妥妥爆字数了(梅长苏式吐血. gif

其实挺喜欢写对话,也挺喜欢写叶神的台词的,写的时候很爽,回头来看的时候也会很爽。

这一章算是解了一点前面设的谜,也挖了一点后面填的坑(。

好久没怎么写的双鬼发了一块糖,算是策策主动走出的第一步,挺重要的一个点。当然,发糖多少是为了后面喂药的时候不那么苦……

大家请一定要相信,虐虐更健康这句话,这个设定本身就不可能全程傻白甜,我家不收快递也没装水表,嗯

下一章开始新剧情高潮,会写好几章,我自己也特别期待的部分2333

没什么意外的话,大概是下周二再见咯,群么一个w

评论 ( 3 )
热度 ( 44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