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双鬼/环太平洋paro】反击战18

全职高手同人,架空AU

 以双鬼为主线,副cp包括喻黄、双花、周江、伞修,其他一些中意的西皮也会打打酱油,比如高乔高、方王、韩张、莫橙、肖戴等等。

 总之是一个非常大的脑洞。

 前排艾特软鸡大大 @书记官的小龙虾 和阿夜  @甘与子同梦 

 本章开虐注意。

 

18

 

一条不知道通往何方,也不知道哪里是尽头的隧道。似曾相识的场景,无法辨识的感官,灰白的境界底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自己将去往何方。

这是李轩第二次经历这个场景,正如上次一样,不多时周围的景象便具象了起来。他在一瞬间的愰神里,以为自己又踏进了那个多年没有纠缠过吴羽策的噩梦,但是看清楚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后,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站在虚空机甲的操作舱里,身着厚重的操作服,后背上连接着精神接驳接头,戴着结实的头盔。操作舱里昏暗异常,光致变色显像系统不知为何没有启动,不能看到机甲外的景象。李轩下意识地转过了头,立即就看到吴羽策一如既往站在他右边,让他多少安心了一点。

吴羽策仿佛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也朝他这边望过来,两人视线交汇,还没等他开口说一句话,光致变色显像系统却突然运作起来。突然射入操作舱的光线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围在四周的各种机器突然间齐声警铃大作,一片混乱中,李轩受惊地望向前方,刚好目睹一只体型格外庞大的丑陋巨兽,和另一只稍显娇小却面目凶恶的巨兽一起,毫不留情的地把一台红色的猎人机甲撕成了两半。

这个画面实在是太有震慑力,李轩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也做不出什么行动,甚至没能反应过来,对转头逼近他们的巨兽发射一枚冷冻炮。眼睁睁地看着巨兽来到了跟前,颤巍巍地举起巨爪,深深卡进了虚空的关节处,把这台毫无抵抗的机甲右半边撕裂开来。

李轩骇然,但他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吴羽策因为机身的破坏被悬吊在操作舱裂口的边缘,整个人直接暴露在巨兽的攻击范围下。巨兽黏湿的皮肤擦过机甲参差的表面,李轩不能呼吸,不能移开目光,他徒然站在那里,看着吴羽策被巨兽一把拽出了操作舱,他的搭档挣扎,呼喊,求救或者诅咒,那一刹那他听不到声音,但他能感觉到痛,能感觉到绝望,能感觉到对方在他的注视下,被生生碾成了……

 

“吴羽策!——”

声嘶力竭的一声吼叫之后,像是坠落进了恐惧的无底深渊,李轩被吞噬进了无边无尽的黑暗。他不停下落,不停下落,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抓不住,再没有人能救赎他,再没有人能带给他光明,等待他的是日复一日走不出去的悲哀,和孤独。

这不是吴羽策的噩梦。

这是他的噩梦。

 

“李轩!”

吴羽策的呼喝把他拉回了现实,李轩猛地睁开眼睛,感觉脑门上爬满了冷汗。他定了定神,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还是站在操作舱里,全副武装,四下里围了不少穿着基地制服的工作人员,担忧地看着他,吴羽策更是一脸震惊夹杂着疑惑的表情望着他。

糟了,他立刻反应过来,Drift连接失败了。

这是在驱动器装配室,上海Shatterdome基地20分钟前监测到巨兽信号,喻文州指派百花和虚空出击。他和吴羽策穿戴好了两层作战服,精神接驳器插好,继电凝胶注入,Drift连接开始的时候,自己却不知怎的回想起了今早的那个噩梦,精神波动影响到了连接的频率,两人同步率过低,Drift自然是失败了。

 

凌晨的时候他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冲到盥洗室就是一阵呕吐,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因为恶心的感觉迟迟不能消退,他趴在洗手池边久久缓不过劲来。梦中的场景太过于真实,感受太过于刻骨铭心,差点使他不能分辨自己有没有从梦里走出来,以至于吴羽策因为担心他跟到盥洗室来查看情况的时候,他都不敢把头抬起来。

“我没事。”他摆摆手应付道,“让我静静就好了。”

吴羽策虽然隐约察觉他状态不对,但还是没说什么走开了,留给他独处的空间。李轩鞠了一捧水拍在脸上,盯着镜子里自己煞白的脸和泛红的眼睛,努力告诉自己别多想,不能因为这个影响了战斗。

但是现在看来这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吴羽策的脸上充满了诧异,也难怪,这是他们俩自三年前在学院测试的时候那一次,因为吴羽策陷入“追小兔”状态而失控以来,第一次Drift连接失败。他们俩的默契度,早就该无限接近于一心同体,尤其是在吴羽策对他说过要“并肩同行”这样的话之后,怎么反而出现差错呢。

李轩懊恼地摇了摇头。

 

“虚空机甲,虚空机甲。听到请回答。”黄少天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李轩上尉,吴羽策上尉,听到请回答。”

“听到请讲。”

“虚空驾驶员怎么还没有上机,游侠出了什么状况吗?”

“初次Drift连接失败。”吴羽策说,“原因大概是……”

“是我。”李轩接话,“我没调整好状态,抱歉。”

“不是吧,你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怎么Drift连接还有问题。”黄少天的语气也是带着惊诧,“马上进行第二次连接。如果再出现问题,就不要上机了,回来待命吧。”

“明白。”李轩咬牙,稳定了一下思绪,尽力排开无关的杂念。然后他对吴羽策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散开,精神接驳器重新亮了起来。Drift连接启动。

 

“四级巨兽‘炎女巫’和‘哥布林商人’来向东偏南60度,现在距离死亡冲刺线还有100海里。”

“收到。”已经等候在上海沿海死亡冲刺线之外的两台猎人机甲异口同声地回应。

吴羽策定定的注视着远处的海面,心里想着“终于来了”。

自方士谦主任预测到两只甚至两只以上巨兽同时袭击的可能之后,两周之内果然发生了一起双巨兽袭击事件,目标在宁波。但是当时来袭的两只巨兽都是三级,体型不大,发育也不完全,连王杰希上校发现的疑似交流用器官都没有长成,自然也就没有利用什么超声波进行联合攻击,最后居然只是渣一般的战斗力。上海基地派出的霸图机甲和呼啸机甲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摆平了两只入侵者,但这么明显的防水,令喻文州觉得敌方只是在放烟雾弹,真正的攻击必在那之后。然而又是半个月过去,西太平洋海域没有丝毫的动静,巨兽似乎是在修整,又似乎是在蓄力,整个基地都不敢有半点懈怠,每天都在高度戒备之下,游侠们精神过于紧绷,断一下线也是能理解的。李轩今天的失误,因为第二次Drift连接的顺利进行,最后也就没被众人放在心上。

吴羽策过于相信自己和李轩之间的思维同步,导致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今天对方有大量的情绪脱离了他们俩的精神搭桥。李轩虽然此刻站在吴羽策身边,但他始终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当他看着前方站立的那台暗红色的机甲,内心难以言喻的不安。

该死的。

让人心慌。

 

百花机甲里的游侠却好像兴致很高。

“哎大孙,你说。”张佳乐抓紧一切时机调侃他的损友,“黄少天最近是不是失恋了啊。”

“哦?”孙哲平乐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最近起名字越来越低龄化了啊,”张佳乐煞有介事地解释,“都跟童话故事里随手捡的似的……虽然以前也差不多吧,但是那一点仅存的浪漫气息都没有了,难道不是因为失恋了?”

“张佳乐你妹夫!”孙哲平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在通讯器里竖起耳朵听着的黄少天就嚷嚷开了,“你特么说谁失恋了?说谁没有浪漫气息了?我这俩名字的灵感来自最近很火的一个网游里的野外boss好吗……劳资的恋爱不需要你操心,谢谢张二少爷,您可真是劳动模范,就别在这种时候虐狗了,今天不是214也不是七夕也不是520,understand?”

“你小子少给我飙英文,我问你了吗?”张佳乐得意地昂起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跟搭档聊个天还开着连接本部的通讯器,明摆着是要说给某人听的,“等我回去了问文州,肯定是他把你给……甩……了……”

他忽然安静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孙哲平也“嘘”了一声。百花机甲上的空气突然粘稠了起来,通讯器那边也闭上了嘴,想必是注意到巨兽已经接近百花机甲所处的位置。战斗一触即发,张佳乐活动了一下右臂,打开了转换炮,炮口对准眼前的海面。

后方的虚空机甲见状,也打开了联动导弹口。

这片海域在短时间内竟呈现出一种绝对的平静,无声无息,剑拔弩张。不消片刻,一个巨大的畸形的身影从水中跃出,以翻天覆地的气势向百花机甲扑了过来。

炮响。

百花机甲一秒钟内发射出两枚冷冻炮,配合虚空机甲的六联动导弹,齐齐向巨兽发起攻击。冷冻炮被巨兽压低身形躲过,联动导弹虽然中了两发,却好像打在了铠甲上,没有造成有效伤害。张佳乐不慌不忙,控制着转换炮接连打出激光炮和离子炮,炮弹之密集,角度之刁钻,巨兽就算有在敏捷的身手也不可能全都躲过,连中两发,但似乎这个家伙特别皮糙肉厚,炮弹在它身上只留下了浅浅的痕迹,弹头留在皮肤里,好像没有伤及深层组织。

“这家伙,防御性太强了。”张佳乐呸了一声说,巨兽俯下身来四肢站在水里,抬起头虎视眈眈地望着百花,“要么只能对着一个点打穿,要么就得找到它的弱点。”

“正在进行分析。”黄少天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百花不要停止攻击,虚空加大辅助。”喻文州皱着眉说,“你们多多留心,别忘了,这次是两只……”

话音未落。

百花机甲和虚空机甲之间相隔的海域,另一只庞然大物拔身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攀上了百花机甲的后背。第二代机甲笨重的机身使得其敏捷度不高,难以应对如此突袭,孙哲平反应极快,操作着从机甲左手腕推出重剑,没想到才推到一半,正面的巨兽就迎头压了上来,前后两只巨兽死死把百花机甲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李轩心叫不好,虚空机甲飞速前去解围,但刚到趴在百花机甲背面的巨兽身后,它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长而粗壮的尾巴一甩,正打在虚空的胸口,把机甲摔出五百米。

巨兽的几只爪子全部搭在了百花机甲之上,其中一只卡在操作舱和机甲的连接处,另外有两只分别掐进百花机甲的左右臂。百花机甲上的游侠受到机甲的影响,也感觉像是被人狠狠勒住了脖子。张佳乐大口吸着气,苦笑了一下。

“看来今天不拼个你死我活是不行的了。”他看着孙哲平,“大孙。”

“嗯。”孙哲平知道他想怎么做,他也早已有了准备。

“我……”

张佳乐顿了顿。

“不到万不得已,真是不想冒这个风险啊。”

“抱歉。”

 

虚空机甲刚刚从海里站立起来,就目睹了一场盛大的烟火。

猎人机甲和两只巨兽所在之地升起浓烟,闪动着耀眼的火光。烟火的中央看不清楚,隐约看到是百花的各个部位爆炸开来,将周围的一切裹进了巨大的火球,一次华丽的自杀式攻击,以牺牲的手段,换取敌方的同归于尽。

真是像极了那两位前辈的作风。

吴羽策注视着这番景象,不禁有些动容,李轩的眼角也有点湿润。通讯器里完全沉默了,大家似乎都被百花的这一行为所震撼,无声地表达着自己的感动与敬佩。

 

但是李轩感觉,这还没完。

他操纵着虚空机甲向爆炸点靠近着,急切地想确认两只巨兽的死活。

然后,当两个庞大的躯体从爆炸附近的海域探出水面的时候,他最最担心的事情被证实了。

百花舍己身换两只巨兽的性命,现在游侠生死未卜,但它们还活着。

 

撕裂。被抓出操作舱的吴羽策。无能为力的自己。被捏碎的痛。失去。声嘶力竭的吼叫。

凌晨时分那个噩梦的点点滴滴,如潮水一般侵蚀了李轩。

他除了这份深刻的恐惧,再不能思考其他的东西。

 

Drift连接断开的那一刻,吴羽策感觉像是被迎面痛击了一拳,眼冒金星。他拔下自己的头盔呼吸着空气,随即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李轩,这一眼却让他的心整个揪起来了。

李轩双膝跪地,一手撑地一手按着胸口,身体微微发着抖,头盔滚落在一旁。

“李轩?!”

他什么都回答不了,眼前直发黑,喉咙口泛起甜腻的血腥味,然后“咳”一下,一口鲜血吐在操作舱的地上。

TBC

一点废话:总算写到这里了,重要的剧情转折,感觉还是写虐比较得心应手啊(bushi

大家不要给我寄刀片

因为还没虐完

这一场战斗要写个三章左右,会涉及到所有的主要cp,也是我构思了很久的部分。我能保证的是,从来都不会为了虐而虐,所谓甜是情之所至,虐也同样,希望我的文笔能好好地把剧情发展交代清楚,没让大家感觉那么突兀。

至于暂时下线的双花,我只能说……有些事情也还说不一定呢,不是嘛XD

那么这次话不多说了,下一更应该在周四,到时见啦~mua~

评论 ( 3 )
热度 ( 68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