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双鬼/环太平洋paro】反击战22

全职高手同人,架空AU

以双鬼为主线,副cp包括喻黄、双花、周江、伞修,其他一些中意的西皮也会打打酱油,比如高乔高、方王、韩张、莫橙、肖戴等等。

总之是一个非常大的脑洞。

前排艾特软鸡大大 @书记官的小龙虾 和唱夜夜  @甘与子同梦 

本章刷伞修、双鬼,糖里有玻璃渣,做好心理准备。

 

22

 

“胡闹!”

三天后,上海基地战略会议室,喻文州笔直地站着,垂下目光,对指向他的责备照单全收,旁边是一脸看不下去的叶修,虽然目视前方,但还是时不时用余光瞟他一眼。

他们面前背着手站立,头发已经秃成了地中海,一脸怒气的男人,正是上海Shatterdome基地总负责人、猎人学院中国大陆分院院长,PPDC中国大陆分部最能说上话的几人之一,冯宪君将军。冯宪君将军虽然个头不高,但很有气场,此时往这里一站,眼神犀利地一扫,立马像叶修这种素来不顾军阶尊卑的人都不敢出声儿。

冯宪君踱着步子,来回打量着毕恭毕敬站在这里的这两位除他之外掌握着上海基地最高决策权的指挥官,沉着声说:“我今天为什么来基地,原因你们都很清楚。

“喻文州。”他停在了喻文州身前,发问道,“你来说说。上海事件的决策,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上海近海领域受到两只四级巨兽的袭击,先发的百花机甲和虚空机甲遭到夹击,增援的轮回机甲突发意外,呼啸机甲不敌,基地里停放的其余机甲中,状态良好、装备先进、有可能与之一战的,只有君莫笑机甲和蓝雨机甲。”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回答,“权衡单人驾驶和让曾经只有过一次Drift连接成功记录的两位游侠驾驶的风险程度,派蓝雨机甲出击显然是更好的选择。而且少天熟悉蓝雨机甲,叶修前辈又有丰富的经验,先前的战斗也已经给敌方的两只巨兽造成不少消耗……”

“够了!”冯宪君怒喝一声,喻文州和叶修都被震得一缩脖子。

“我是让你反省,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冯宪君把手上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摔,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这次不经请示就动用蓝雨,我费了多大的功夫才说服了上级,算你将功补过!在你的眼里,还有没有PPDC的高层,还有没有军令和纪律!”

“将军,喻指挥官的分析句句在理……”

“你也是!”冯宪君瞬间将炮口转移,“身为基地的战术顾问,为什么不拦着他!”

为什么不能动用蓝雨,在场的三人都心知肚明。这么可笑的缘由,居然抵消了蓝雨机甲在上海事件中所做的突出贡献,并因此要向喻文州问责,叶修张了张口还想打抱不平,被喻文州用眼神制止了。

“在我眼里,防线高于一切。”喻文州直视着冯宪君,不卑不亢地说,“不论一台机甲是否有历史遗留问题,不论上级对它是否存在什么不可明示的芥蒂,只要拥有上战场的价值,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派它出击。至于之后产生的所有责罚,都由我来承担,责无旁贷。”

冯宪君严厉地看着他,他毫不退缩地迎着对方目光,直到冯宪君表情放松下来,重重叹了口气。

“你们呀。”冯宪君无奈地摇了摇头,踱到了桌子后边,“就是这么较真。文州我原先还觉得你是个八面玲珑的人,怎么这次也明目张胆地和上面对着干。”

“因为我也有不能让步的东西。无论如何,我恳请上级,不要处罚蓝雨和少天。”喻文州向前一步,目光炯炯。

冯宪君摆摆手:“就这样下去,我总有一天会保不了你们的。”

“这场战争本来是很纯粹的东西。”叶修接话说,“还希望领导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战斗成果上,给所有在前线拼上一切浴血奋战的人们,他们应得的支持和嘉奖。”

 

会议室里的三人沉默了几秒,室内的空气仿佛变得有些凝固。冯宪君拉开一张黑色的软椅坐了下来,双手交握放在桌上,眼中意味不明。

“可惜,这个基地不会再持续运作多长时间了。”

“什么?!”喻文州和叶修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们听说过‘建墙派’吗?”冯宪君慢悠悠地问。

“听说过。是一群主张沿着环太平洋修建‘反怪兽墙’以抵御巨兽袭击的防守派,2020年的时候就兴起过,但是由于没有实践支持,又和猎人计划意见相左,他们的提议一直没有得到重视过。”喻文州说,叶修在一边点头表示认同。

“这半年来,猎人计划遭受重创,各个战区都有机甲被毁,各国政府既对前线战况忧心忡忡,又对机甲建造和基地维持的巨大开销颇有微词,‘建墙派’死灰复燃了。”

“这……”

“他们的工程师称,反怪兽墙能够抵挡四级巨兽的冲击。政府已经接纳了他们的方案,准备以此取代猎人计划。”

冯宪君把他刚刚摔在桌子上的文件拿过来,拍了拍递给喻文州:“这是最新下达的红头文件。上面要求我们,在半年之内撤出上海基地,老三代的猎人机甲全部抛弃,比较新的几台转移至香港,那里将会是唯一留存的Shatterdome基地。”

喻文州取出文件,来来回回、逐字逐句地阅读着,一脸的不敢置信。

叶修则是捏紧了拳头,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意思?”他瞪着冯宪君,“放弃正面对抗?”

“就是这个意思。”

“愚蠢至极!这他妈谁做的决定!”叶修怒不可遏,“难道是要我们像蝼蚁一样,畏缩在所谓的可靠盾牌后吗?”

“叶修,注意你的措辞!”

“这是懦夫才会做的事!那些高官养尊处优,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我们的敌人!他们以为糊了一面纸墙,就能阻挡巨兽入侵的脚步了吗?”

“那你要抗命吗!”冯宪君拍案而起。

 

抗命?

无异于一个笑话。既然红头文件已下,半年之后所有基地人员都必须撤离。任叶修再怎么反对,他也改变不了上海基地被遗弃的命运。

当他看到这份白纸黑字的文件时,他就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叶修自在上海Shatterdome基地里挑大梁起就很少失态,今天这么反常,是因为他心里有太多的不甘心。他15岁加入猎人计划,16岁入驻上海基地,开始驾驶猎人机甲,经历了苏沐秋的死,吴雪峰的退役,嘉世的转让,也辉煌过也沉寂过,与巨兽的抗争早已成为了他生命的最大意义,上海基地对于他则相当于归宿,于情于理他都难以舍弃。

中国方面猎人计划的结束,不仅仅对他,对喻文州,对冯宪君,对每一位中国游侠,对上海基地的所有工作人员而言,都是巨大的打击。因为只有他们才懂得,唯独这一身钢筋铁骨、全副武装才能和巨兽相抗衡,正是猎人机甲的价值所在;而毫不畏惧地迎击入侵领海的巨兽,正是人类的尊严所在。

 

叶修冷静下来。

 “我只感到痛心。”他对冯宪君说,又好像是在对不在场的某些人说,“掌控着我们的命的人,从来没把我们的战斗当一回事。”

喻文州把文件放回到冯宪君面前的桌子上,薄薄的一张纸已经被他捏得有点皱。“将军,您能不能请上级再仔细考虑考虑,慎重决定。”

“你觉得我没做过努力吗?能说服的话早就说服了,也不等到现在直接拿命令给你们看了。”冯宪君揉了揉眉心,疲惫地说。

“只有半年了,好好安排一下吧。”

 

叶修靠在自己房间门外的墙上,点燃了一支烟。基地里应该是全面禁烟的,就算是在游侠宿舍区,想抽烟也得到专门的吸烟室去,但叶修今天就不想管那么多。他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中间,看着烟头明明灭灭的火光出了神。

很久以前,苏沐秋还在的时候,总是会趁他不注意把他的烟夺走,然后毫不留情地掐灭,附带一脸嫌弃的神情。

 

“哎哎哎,你干嘛啊。”叶修心痛地看着被掐灭的烟头,“你就让我抽着呗,难得这里又没人看见。”

“不行,这是为了沐橙好。”苏沐秋扬了扬下巴,示意站在不远处眺望海景的小姑娘。

“啧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惹谁都不能惹一个妹控。”叶修摇了摇头,“人家都说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你这妹妹倒好,帮着哥哥压榨他的男朋友。”

“你怎么说话的,我平时压榨你了?难道不是你压榨我?”

“哥都被你占够便宜了,压榨一下怎么啦?”

他们两人坐在一个水泥台边缘,下一层是一个延伸出去的小平台,苏沐橙正站在那里吹着海风。叶修放松身体,仰躺在水泥台上,注视着蓝天白云。

这是苏沐橙第一次获准来基地看望苏沐秋。叶修和苏沐秋几乎是同时加入的猎人计划,都是在杭州遇袭之后,叶修是趁举家内迁的时候离家出走,苏沐秋和苏沐橙这对兄妹则是所在的孤儿院被毁,苏沐秋以照顾好他妹妹为条件自荐进计划里来的。来到基地以后,两人的工作和训练变得非常忙碌和机密,因此难有和家人见面的机会。这次兄妹团聚,是一年以来唯一的一次。

“这地方还真是挺适合谈恋爱的,安静,人少,风景好,能坐上一整天。”叶修懒洋洋地说,“也亏得张佳乐能发现这风水宝地,他就不怕以后我们来打搅他和孙哲平……”

“等战争结束了,我就在海边买一栋房子。”苏沐秋摸索着握住了叶修的手,“每天都能观赏海景,晚上还能听着海浪的声音入睡。”

“我才不要呢。”叶修坐起来,把下巴垫在苏沐秋的肩膀上,“每次都和巨兽在海上战斗,哥现在对大海有恐惧症,到时候做天天噩梦,你负责啊?”

“谁说要和你一起住了?”苏沐秋瞥他一眼,“我就带沐橙过去住,我看沐橙挺喜欢海的……”

“嘿你小子敢不带我!”叶修对着苏沐秋腰上的痒痒肉下手了。

苏沐秋不甘示弱地反击,两个少年滚作一团,打闹了半天,直到苏沐橙疑惑地回头张望,才气喘吁吁地爬起来坐好。

叶修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你先别想那么多,战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是啊,不过,”苏沐秋微笑着望着他,笑容那么灿烂,灿烂到他想流泪,“不管什么时候结束,我都陪你到最后。”

 

沐秋。

现在我不仅失去了你。

也要失去这个家了吗。

 

“教官?”

叶修猛地抬起头来,恍然发觉吴羽策正在他面前,手里的烟烧到了最后一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烫到手了。

他惊呼一声松开手,顺便抖掉落了一身的烟灰。叶修的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对劲,吴羽策敏锐地观察到了,他小心翼翼地问。

“出了什么事吗?”

 

李轩缓慢地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吴羽策坐在他的床边,侧过身看着别处。他躺在那里喉咙发干,说不出话,遂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吴羽策感觉到他的动作,向他望过来。

“醒啦?”他语调轻快地说,“你先别动,我给你倒杯水。”

李轩不记得自己躺了多久,在虚空上昏倒之后,他断断续续醒来过几次,每次都是不同的场景,四周围着不同的人,但现在才是真正恢复清醒的意识。

吴羽策回来重新坐在他床的边缘,把水杯递给他。

接过水杯的一刹那,昏迷之前的那些画面,那个撕心裂肺的噩梦的回忆,统统都涌上了心头,李轩感到了眩晕和恶心,他捂住嘴干呕起来。

吴羽策急忙拍着他的背。

“我暂时还不会问你到底怎么了。”他说,“你还没完全休息好……”

“阿策。”李轩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吴羽策没想到李轩自己提起来了,愣在了那里。

“战斗中我们每时每刻都冒着生命危险,随时都可能殉职,一旦面临险境,也许得像百花一样做出自爆的选择。我不能想象……不能想象你有可能会离开。”李轩把额头靠在吴羽策的手臂上,闷闷地说。

“我不能看着你去死。”

 

一阵死寂。李轩有点心慌,他不安地抬头,看到吴羽策满脸的震惊。

“你是不信任我吗。”吴羽策轻声说,“你是不信任我们俩搭档吗。”

这回轮到李轩愣在了那里,呆呆地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明明跟你说了要并肩战斗。”吴羽策甩开他的手,“而你现在却不信任我!”

“不是,阿策。”李轩急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吴羽策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你是想让我从前线退下来吗!”

“我……”

吴羽策不客气地打断了李轩的回答。

“我就没有感情吗!”他对着李轩吼道,“我们搭档了多少年,你对我来说早就不仅仅是挚友了!早就超越了友情、亲情,甚至是那之上的什么东西,生命的另一半也好,灵魂伴侣也好……

“你觉得我能看着你去死吗!我能忍受你的离开吗!

“那又怎么样!难道我们都不战斗吗!难道我们不是肩负着身为游侠的荣耀和责任吗!”

李轩咬着牙别过脸。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你凶我也没用。”

“混账!”

吴羽策看着他这个样子,又想到了方才叶修告诉他的上海基地即将关闭的消息,气急败坏,一个拳头就挥过去,挥到半路想起来李轩还算是半个病号,堪堪停在了半空。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僵持了许久,大口喘着气,直到吴羽策面色一冷,收回拳头,将李轩扔回了床铺,几步冲出了宿舍,把门“砰”地一声带上。

李轩自暴自弃般倒进了被褥中,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

TBC

一点废话:相当粗长的一章,写得也是心惊胆战的。

每次写伞修的时候就会觉得,再深刻的虐,也敌不过生离死别。虽然是副cp,但总是不忍心多写,太难过了。

双鬼就不用担心了,这俩孩子肯定能圆满回来的→_→发糖之前先得喂点中药嘛,不然心病怎么好呢

敬请期待后续的展开w

那么我们周四再见啦~群么一个mua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