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双鬼/环太平洋paro】反击战30(完结)

全职高手同人,架空AU

 以双鬼为主线,副cp包括喻黄、双花、周江、伞修,其他一些中意的西皮也会打打酱油,比如高乔高、方王、韩张、莫橙、肖戴等等。

 总之是一个非常大的脑洞。

 前排艾特阿夜太太 @书记官的小甜饼 和好唱夜  @甘与子同梦 

 完结撒花!!!

BGM-Tonight I Wanna Cry+从前的我

 

30

 

“那么今年就这样。”

叶修手撑着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四月的上海还是有些春寒,天气阴沉,凉风阵阵,叶修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再加上方才直接在潮湿的地上坐了足足个把小时,纵使平日里锻炼得再好,此时也感到些许寒意。

他把手往口袋里伸了伸,凝视了一会儿眼前墓碑上的字。近处传来“沙沙”的脚步声,苏沐橙轻手轻脚地向这边走来,披了一身厚实的卡其色风衣,手里捧着一束天堂鸟。她走到近前,弯下腰仔细把花摆放在墓碑前,清风滑过地面,卷起靠在墓碑上的那束天堂鸟的花瓣,刚刚独处的时间里倾吐的话语,并一缕略显沉重的情绪,随之飘散在空气里。

叶修和苏沐橙对视了一眼,后者安慰性地捏了捏他的手臂,叶修掏出右手轻轻地放在墓碑上,像是握着一位老朋友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

“明年再来看你。”

仿佛这样就确定把想要传达的都传达给了那个人,叶修低头笑了笑,心满意足地收回手,转身沿着杂草丛生的小路往外走,把空间留给那一对至亲的兄妹。没走几步他就遇上了等候在一边的莫凡,小伙子穿得尤其少,但看起来很精神,两人互相点头致意,也没有说什么话。

叶修散步似的顺着墓园的路一直走。这块墓园离上海基地很是有些距离,原先是2015年巨兽入侵上海事件遇难者的公墓,后来在前线牺牲的人们也都被安排葬在这里。堆砌起来的山包上遍布着黑白两色的墓碑,有的墓碑下确实安葬着墓主人,其他的则是因为骨灰被运送回家或者根本就没有找到遗骸,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衣冠冢。

 

由于这里鲜有人造访,疏于打理的墓地将气氛衬托得愈加凄凉,将要到出口的时候叶修转了个弯,拐进了一条岔路口。在新的方向上又走了没多远,他就看到孙哲平蹲在一块看起来比较新的黑色大理石墓碑前,几支新鲜的白菊躺在身前的地上。这位前游侠沉默地皱着眉,好像在发呆,丝毫没意识到右手捏着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

叶修慢悠悠地走过去,瞥了眼落了一地的烟头,用膝盖推了推孙哲平的后背。

“哎,肺不要了你。”

“哦,你来了。”孙哲平回过神来,把烟丢到地上踩灭了,刚想站起来,却发现腿脚有些发麻。叶修眼明手快拉了他一把,两人并肩站着,一致望着墓碑上的名字。

“骨灰已经送走了吧?”叶修问。

“嗯。我想他应该是希望回到云南的。”孙哲平揉了揉鼻子,“其他留下的衣物什么的,就都在这里了。”

“后勤部办事真简陋,也不嵌张照片。”叶修抱怨着,“我都快忘了张佳乐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了。”

孙哲平把头别过去,看向远处的小山坡。“他走的时候是在战场上,一定挺高兴的。”他嗓音低沉,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这就足够了。”

两个一米八左右的大男人立在墓地里,突然觉得眼睛有点发酸,大概是被风吹的吧。

“我听说君莫笑明天就要退役了。”平静了一会儿孙哲平问,“你接下来怎么打算的?”

“啊,那个。”叶修耸了耸肩,“魏琛不是给基地送来几个学生吗?唐柔和乔一帆两个是我负责的,他们将要驾驶的‘兴欣’机甲会入驻君莫笑挪出来的一号位。我以后就不怎么开机甲了,继续当战术顾问,偶尔指点一下新人吧。”

“君莫笑服役这么多年,你真舍得啊?”

“新的百花机甲不也交给于锋和邹远两个年轻人了吗,要说我舍不得,你呢?”叶修大力拍了拍孙哲平的背揶揄道,“在身体承受极限方面,我和你差不多,大孙。总该有换代的时候,这种事情我们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只有目标是从未改变的,那就是胜利。”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思索了一下端端正正地摆在墓碑正前方,又把那几支白菊放在中间挨着墓碑。回到站立的位置,他轻咳了一声,对着墓碑说:“条件有限,以烟代香,你别介意。”

“你别说,他挺讨厌烟的。”孙哲平毫不留情地说。

“那你还抽那么多,不怕他做鬼也不放过你。”叶修回敬一句。

“那有什么好怕的。”孙哲平满不在乎。

“我只好帮你赎罪了。”叶修没理他,自顾自地说,“张佳乐你看好了,这家伙以后就由我替你盯着啊……哎你别怼我,不服憋着……

“战况在逐渐转好,基地也补充了不少新鲜血液,你在下边也别操那么多心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黄少天敲开喻文州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后者正低头在几份文件上签字。听到他的脚步声,喻文州抬起头来,嘴角扬起。“走了吗?”

“刚送他们上直升机出发了,大概下午就能到学院。”黄少天把外套脱下来随手往沙发背上一搭,“他们这次轮换周期是多久,李轩和吴羽策两个人?”

“半年。”喻文州端起手边的白瓷杯放在办公桌边缘,“新泡的茶,你最喜欢的那种,喝一口吧。”

“谢了。”黄少天大大咧咧地拿起来就啜一大口。

“小心烫……唉。”喻文州哭笑不得地看着黄少天捂着嘴“砰”地一声把杯子放回桌上,起身到饮水机给他倒了一杯凉水过来。

“之前小周通过巨兽超声波共鸣获得的情报交给美国方面进行分析,研究结果下来了,要听吗?”

“唔唔唔唔唔!”黄少天含着满口的凉水只能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们所谓的巨兽是从关岛附近挑战者深渊一条海底裂缝中钻出来的,这个几年前我们就已经知道了。”喻文州摊开一张地图,在上面点了点,“但是我们一直不能确定这些巨兽的具体来源。PPDC的科学家们怀疑这道裂缝是一个‘虫洞’,通俗来讲就是一个穿越口,由原子能构成,其原理就是通过折叠时空使两个空间点重合。

“小周这次的情报,使我们确定了巨兽是经由虫洞,从它们本来的星球入侵到地球进行攻击。根据他的回忆,虫洞里还发现一种四只手臂、外表酷似水生昆虫的生物,科学家猜测这些就是制造了巨兽这种大型剧毒生物武器的高智商外星人,我们姑且叫它们‘先驱’。

“‘先驱’掌握着极高的制毒化学和超空间技术,可以通过建立‘虫洞’的方式将其他星球与本地进行桥接,从敌人内部渗透攻击。虫洞的能量来自于印度洋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活动,地球物理所产生的能量使其处于长期、稳定的开启状态。

“不过虫洞本身是非常脆弱的。多年来其物理结构和所发出的电磁波显示,只要外界能量超过板块活动给它提供的能量,虫洞就会被摧毁。”

“那也就是说,我们找到端掉巨兽窝点的办法了?”黄少天终于缓过劲来,“直接在虫洞附近炸一个核弹?”

“恐怕没那么容易。”喻文州摇摇头,“单纯袭击地球入口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必须经过虫洞穿越到巨兽的星球,在终端系统进行瞬间的能量爆发。然而先不提在挑战者深渊,马里亚纳海沟的最深处,压力是海平面的1000倍,怎么样穿越这个洞口仍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就目前而言,我们还是只有用猎人机甲进行正面对抗这一个办法。”

 

黄少天用力“啧”了一声,愁眉苦脸地坐在沙发扶手上。喻文州端起被黄少天抛下的那杯热茶走到他跟前递到他手里:“少天别这么苦恼嘛。我听说上次你在学院看中的那孩子,过个半年也会来基地了?”

“啊对的,叫卢瀚文的那小子。”黄少天接过茶杯,心有余悸地吹了吹,“虽然咋咋呼呼的,和我意外地合拍。上次回学院真是捡到宝了……哎我跟你说,之前魏老大看到我们俩,还说挺像的……你说我跟那毛头小子能有哪点像啊?”

“哈哈。”大概就是咋咋呼呼这一点像吧,喻文州心想。

“那孩子当游侠倒挺是块料的,”黄少天没注意到喻文州微妙的心理活动,“就是年纪太小了,才16岁就要投身到保卫伟大祖国的事业中来,总觉得于心不忍啊。不过他要是来了,我就有搭档了,蓝雨也能成为主力了,对我来说当然是极好的,所以我也拜托李轩他们这次轮换多多照看一下……”

他抬起头看着喻文州。“文州你觉得呢,我这样想是不是太自私了?”

“当然不是,因为你是以战略为出发点作考虑。”喻文州温和地回答,“不过这最终取决于那个孩子自己,他是否想要成为一名游侠,他是否想要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既然他已经是猎人学院的高级学员,答案就是显而易见的了。从这个基础出发,我们所作的一切安排都无可指摘,实际上我们也是顺应了卢瀚文本人的意愿。”

“你想的肯定没错,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不,其实我也很狡猾的。”喻文州做了个鬼脸,“既然是关乎蓝雨,也不能说我一点私心都没有。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我也需要靠这个维护一丝最后的自我了。”

“不是为了我。是为了我们。”黄少天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喻文州笑了。“对对,多亏了少天,总是能在关键的时候拉我一把。我真是不能没有少天啊。”

 

黄少天没法接这个直球,只好埋头小心地啜了一口茶,清香氤氲,充盈肺腑,像喻文州一般令人感到舒心,这就是为什么他最钟爱这个味道。

“好茶。”又抿了一口,黄少天不经意地提起,“说起来,周泽楷也一个人好久了,江波涛还没养好病回来吗?”

“小江啊。”喻文州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将目光投向办公室窗外一片碧蓝的天空,几只海鸥悠然自得地滑翔而过,不留一丝痕迹。

“他这两天……应该就会归队了吧。”

 

周泽楷坐在宿舍楼外两面墙夹角的平台上,目送着几只海鸥展翅飞入宽广的海域,听到耳边传来呼啦一下打开窗户的声音。

“啊,找到啦。”一个活跃的、亲切的嗓音跳进耳朵,熟悉得让周泽楷心动,“真神奇啊,虽然没有来过,但就是知道你在这里呢。”

他转过头,与那双最善于安抚他情绪的水蓝色眸子视线相交,尽管对方的目光里除了友好还带着些许礼貌的距离感和陌生感,周泽楷也知道这背后的灵魂就是他,义无反顾地投入改造人计划的他,感情已经快要溢出来却隐藏得很深的他,给予自己无微不至的陪伴和源源不断的力量的他,自己决定这辈子都与之一起过的他。

就算他都忘记了,周泽楷也会一直、一直、一直都携带着两人份的回忆,这是保留在他心里的“一号”存在过的唯一证据,也是他与“二号”,甚至是将来的三号、四号、五号……一并踏入新的人生旅途的信心来源。

 

“哈罗,小周。”那人毫无自觉地笑着说,“我是你新来的搭档,我叫江波涛。”

出乎他意料地,周泽楷在几十米高的悬空平台上直接站起来,面无惧色反而还有些泛红,眼睛明亮得像盏灯,然后微微探过身,一把握住了他搭在窗框上的手。

在孤独地思念着对方的时间里周泽楷早就想好了,不论这样的相遇还要重来多少次,他都会说出同样的话。

“等你好久了。小江。”

 

晚上九点,武汉猎人学院的格斗室里还传出声响,李轩好奇地推开门,看到两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正在认真地过招。他和吴羽策刚想在门边观察一会儿,就被里面的人发现了,男孩子们即刻停下动作,面向他们立正敬礼:“教官,晚上好。”

“晚上好。”李轩对他们点点头,“这都几点了还训练呢,这么刻苦啊?”

“报告教官,我们后天就要出发去上海基地了,想再好好磨练一下,为上前线做好准备。”个子稍高的男生回答道。

“哦?你是……”

“邱非,教官。”男生挺了挺胸膛。

“我知道了,你是马上要和孙翔一起接手新嘉世的那个学员。”吴羽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另一位是……”

“报告教官,我叫乔一帆。”旁边略显清秀的男生接话道,“唐柔学姐已经先一步过去基地那边了,我们俩没赶趟,就晚几天。”

“嗯,这名字也听说过。”李轩乐呵呵地说,“你们好像都是叶修亲自指导过的学生?这么说来也算是我们的师弟了。”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们过两招?”吴羽策突然来了兴趣。

“额阿策……”

“如果可以的话,求之不得。”邱非抢着鞠了一躬,没给李轩阻止的机会,“请多指教。”

 

十分钟后。

邱非第三次从地上爬起来,气喘不匀,对着吴羽策又是深鞠一躬:“教官果真名不虚传,甘拜下风。”

“过奖,你身手也挺不错的。”吴羽策不是谦虚,这后辈真有两下子,方才的十分钟里几次险些被他撂倒。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另一边,李轩和乔一帆却好像一直在兜圈,一个在不停地出拳一个在不停地躲,然而出拳的那个是乔一帆,躲避的那个竟然是李轩。

乔一帆终于忍不住收手,疑惑地问:“教官,你为什么一直在防守,不进攻啊?”

“这个……”李轩扫了一眼吴羽策,后者扬起了眉毛,“抱歉,我好像想多了,再来。”

一分钟后乔一帆就被放倒在了地上。

“咳咳。”李轩拍了拍手,“刚才我是想让你来着,不过你的套路我已经琢磨得差不多了。”

“谢、谢谢教官。”乔一帆挫败地耷拉着头。

邱非伸出手把他拉起来。“等教官回到上海基地以后,还有机会再切磋。”

“嗯没问题,到时候再看看你们的长进。”李轩送出一个鼓励的微笑,“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是。”

 

邱非和乔一帆两人前后脚出了格斗室,李轩去检查一圈,吴羽策靠在门边慢悠悠地说:“刚才你是防着那孩子吧。”

“欸?!”李轩慌忙避开吴羽策的视线,“没有啊,没有!”

“还嘴硬。你是怕他像叶修一样不按常理出牌,万一输了就难看了吧?”

“我——”李轩转头刚要反驳,忽然脸色煞白,一声惊呼卡在喉咙里。

“怎么……”吴羽策顺着他的视线往门外看去。一个瘦削的身影半隐在昏暗的走廊,只有下半身被灯光照亮,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那里确实有些惊悚,吴羽策也吃了一惊,但很快冷静下来,定睛一看是一个比刚才那两位要小的男孩子,穿着一身整洁笔挺的学院制服,神情没有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孩子气,显得非常淡定和老成。

“啊,抱歉,吓到你们了。”那男孩反应过来,向前跨了一步,整个人站在灯光下,“我在旁边看了很久了,请问能赐教两场吗?”

“你是这里的学员?”吴羽策问。

“是的教官,不过我刚来没多久,还是新手呢。”男孩礼貌地回答。

“那好。”吴羽策撸袖子,“我来试试你。”

“不不,不好意思,但是我想和那位教官打一场,可以吗?”男孩毕恭毕敬地请求。

吴羽策投去同情的目光。“李轩,这孩子瞧不起你诶。”

“……”

 

十秒后男孩仰面躺在格斗室的地板上。

“等等你这样也太狠了……”

“再来。”男孩利索地爬起来。

半分钟后他趴在地上,又一跃而起。

“再来。”

一分钟后他从面朝下的姿势一个骨碌翻起身来。

“再来。”

这次是一分半。

男孩面无表情地瘫在地上。“好了我认输。”

“说实话。”李轩站直身,正了正衣领,“你挺有潜力的,能够迅速地从失败中学习,一点一点找到破解招数的办法。你叫什么名字?”

“盖才捷,教官。”男孩麻利地站起身,整理了一下着装,鞠了个躬。

“很好,以后你就跟着我们混了。”李轩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现好的话,可以考虑培养你作为我们的接班人……你知道我们驾驶的机甲吗?”

“知道的。”盖才捷点头,“‘虚空’机甲,现役猎人机甲中杀敌数第二的机甲。”

“你蛮清楚的嘛。”

“是的,因为前辈……教官是我的榜样。”盖才捷冰山般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点松动,“在我还小的时候,还没进学院的时候就是了。想要和教官过招并不是因为看不起您。

“我想要成为像教官这样优秀的游侠。”盖才捷诚恳地说,“在您轮换到猎人学院的这六个月,请您告诉我成为一名真正的游侠所需要具备的一切素质。”

“这个嘛……”李轩回头看了一眼吴羽策,后者狡黠地眨了眨眼。

“看来是有得教你了,盖才捷同学。”

 

于是,在故事的结尾,我们又回到了开始的地方。

“要去哪儿啊?”吴羽策被李轩拉着在学院里穿梭,完全摸不着头脑。

“你跟着来就知道了。”李轩上了个台阶,来到一处比较开阔的走廊,“在这里。”

他拧开一个手电筒,照着走廊栏杆外面的那颗树,层层叠叠的枝桠上竟是开满了樱花。摇曳的花瓣仿若自然添加了特效,梦境中才见过的画面铺展到现实,美得令人目不转睛。

“我下午在直升机上就看到了。以前武汉大学每年三月份都能看樱花海,没想到学院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种了一棵,而且还在开花呢。”

“真漂亮。”吴羽策赞叹道。

两人肩并着肩,欣赏着眼前的景色。“我说,阿策。”李轩轻声提议道,“等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就去旅游吧。

“就我们两个人,手拉着手,把前半辈子没看完的风景,一次性地全看个够。”

“你有没有这么少女啊。”吴羽策简直不能想象李轩平时都在想些什么。

“很浪漫啊不是吗!”李轩兴奋地说。

“是是是。”吴羽策望着樱花树附和道,“我愿意跟你去。可是谁也不能确定未来会怎么样啊。”

“嗯,战争还没有结束,人类的反击战也才刚刚打响。但是。”

李轩嘴角浮起一个温暖的笑容,他牵住吴羽策的手,十指相扣。

“有你陪着,我总觉得,黎明就在不远处了。”

 

Be through my lips to unawaken'd earth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巴

The trumpet of a prophecy! Oh Wind,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哦,西风啊,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The End

*出自雪莱《西风颂》

 

完结感言:

百感交集,舍不得啊啊啊啊啊!!!(痛哭x

大概明后天会写一个长长的Free Talk出来。

谢谢一直以来支持这篇文的小伙伴,谢谢每一位点赞点推评论的小伙伴,不胜感激,爱你们w

可以的话打滚求长评(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评论 ( 20 )
热度 ( 163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