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YOI/维勇】Love Never Fails

*微博主页维克托生日维勇24h贺文

*王牌特工paro,可当做If Only I Had the Words番外篇,轻微剧透注意

*新手司机初次上路,完整的车放微博链接

*代号设定:勇利——兰斯洛特 维克托——加拉哈德 奥塔别克——贝德维尔

*最亲爱的维克托,生日快乐,你一定能重临荣耀的巅峰,收获最美好的爱情

 

“兰斯洛特,汇报你的位置。”

“地下一层D3区,正在接近目标车辆。”

“加拉哈德呢?”

“二十五层F1区,马上进入目标房间,门口已经清扫完毕。”

“好,你们大概有半小时的时间,谨慎行事,随时汇报情况。”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将耳机藏得更深一点,面无表情地看了看面前金褐色地毯上躺着的两具昏迷的男性躯体。所谓的高级保镖说到底也还是不堪一击,酒店的监控系统已经被在室外待机的贝德维尔黑掉,这给予了他极大的行动方便。俄罗斯男人弯下腰,一手拉着一人的脚,将两个一米八的壮汉拖进了离房间不远的储藏室里。

拍了拍手上的灰,抚平西装上的皱褶,梳理了一下因为方才的打斗而稍显凌乱的银发,再把黑框眼镜端正戴好。维克托从储藏室里悠然地走出来,漫不经心地取过挂在走廊一边墙上的黑色长柄伞,踱回到房间门口。用眼角的余光确认了走廊的左右两边都没有人,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万能磁卡,“嘀”地一声绿灯亮起,他按下门把手。

 

“哇哦~”王牌特工刚顺利进到房间内就吹了个口哨。

 

这是这家酒店最高级的总统套房,虽然光线昏暗,但还是看得出房间内的摆设相当奢华。各式饮品一应俱全的吧台、足够容纳两个人横躺下去的沙发,月光从可以一览都市夜景的落地窗倾泻进来,照亮地毯上繁复艳丽的花纹。维克托慢慢往房间里走,目光扫过吧台上摆着的那瓶已经打开的92年拉菲,以及敞开的卧室门和里面那张雪白的大床,用伞尖戳了戳厚实的毛地毯。

“真是高调呢。”维克托眯起浅绿色的眼睛,从西装外套内侧口袋拿出一副黑色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布料从指尖滑到指根,完美贴合手指,“让人忍不住想做点坏事。”

 

耳机里传来胜生勇利的声音。

“我已经打开车门了。”

“我也进到房间里了。”维克托赶紧回复道,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那还剩下二十三分钟,一起加油喔。”

耳机那一头的勇利显然跟他做了同样的动作,恋人的声音带着他最熟悉的笑意,如同四月的春风轻易地安抚了他内心的焦躁。维克托手在吧台上抹了一把,克制着转身来到客厅的液晶电视机旁边推开一扇隐秘的柜门,银色的保险箱就藏在后面。

 

昨天接这任务时维克托心里真是一万个不情愿。

12月25日适逢圣诞佳节,又恰好是他的生日。身为Kingsman的特工实在是太忙了,一年下来都没什么机会好好休息放松一下,继勇利再次成为兰斯洛特回到他身边后已经过去大半年,他俩甚至都没有约过会;更别说因为勇利为了方便和家人联系,还住在和披集•朱拉暖共同租住的房子里,平时两人只有在学院里才能见面。维克托本来盘算好了要在这周休假,便提前带着勇利来到巴塞罗那想出门逛逛,随便去什么地方都好,电影院、游乐场、商业街,看看风景买点东西,最后再在酒店预定的高级套房里做些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该是多么完美的一个生日啊。

偏偏24号先是梅林一个电话打过来,紧接着奥塔别克•阿尔京开着一辆玛莎拉蒂出现在他们下榻的酒店门口,二话不说塞了一个紧急任务到他们手上,某国际案件核心人物来巴塞罗那度圣诞假期,要从他那里拿到关键性的材料,圣诞节当天的晚上就是他们下手的最好时机。

 

维克托那一刻的心情真是悲愤的。

一个国际罪犯都能逍遥地过圣诞节!

而我为了将他绳之以法,还得牺牲自己的假期?!

有没有天理啦——

 

悲愤归悲愤,任务还是要接下来的,谁让他们正好在这座城市休假呢。更何况自家恋人还是个对正义有些执着的青年,当即就答应了下来,维克托看着对方眼睛里灼灼地闪着光,也难以再说出什么反对的话。

也许勇利早把他的生日给忘了,他垂头丧气地想,毕竟来巴塞罗那之前没有明确说过理由,说不定还以为是圣诞度假呢。换个思路,就当是勇利陪他过节了,倒也不错。

在遇到勇利之前维克托从来没有庆祝过自己的生日或者圣诞节。他还记得勇利第一次问他生日怎么过时惊讶的表情;还记得两个人共同度过的第一个生日,勇利一大早就起来捣鼓厨房,然后有些腼腆地把他亲手做的一碗猪排饭放在自己面前;还记得他们共同度过的第二个生日,一起站在游乐园摩天轮的包厢顶上看烟花,被工作人员发现以后没命地跑,径直穿过园区,跑出大门,最后停在伦敦的大街上笑得喘不过气。

但是勇利失忆以后,这一切他都不记得了。

 

罢了,任务途中干嘛想那么多,集中精神集中精神。

维克托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手撑着墙壁,耳朵紧贴上保险箱的外壳,开始解密码锁。不消几分钟“咔哒”一声锁孔咬合,维克托呼出一口气,拉开箱门。保险箱里面堆放着几沓美钞、几根金条、一个老式的怀表,还有两个档案袋。维克托先将档案袋里的文件取出来,举着钢笔尖的手电筒照明,用眼镜一张张拍照记录下来,然后原样装回;又将怀表举起来仔细检查,发现侧面有一道几不可察的细缝。他用袖扣上的小刀轻轻把它撬开,从里面抽出一张折叠得很小的纸条,再塞进西装内侧口袋收好。所有的东西归位以后,维克托小心地关上保险箱门,推上柜门,再次看了一眼手表。还剩下十五分钟。

“我这边任务完成。”维克托一边脱下手套一边对着耳机说道,没有收到任何回应,估计勇利正专心致志地在目标的座驾里搜集证据。他环视了一圈总统套房,四周安静得只能听见时钟指针的滴答声,维克托突然玩心又起,思考着如何不留痕迹地报复一下这个破坏了他好事的男人。

他瞥了一眼吧台上的拉菲,瓶身圆润光洁,一丝酒香从瓶塞的空隙里逸出,萦绕在空气里。

真是太糟蹋了。

维克托这么想着,拿起了一个空酒杯。

 

维克托刚放下杯子,就听到耳机里传来梅林急切的声音。

“加拉哈德你还在二十五层吗?”

“是的,我还在目标房间里。”维克托还在回味着红酒芳醇的口感,他用手帕擦掉杯内残留的酒渍和杯上的指纹,“怎么了?”

“他们提前回来了,正准备坐电梯上楼来。”

“我马上离开。”维克托利落地把酒杯放回吧台,转身向门口走去,“兰斯洛特呢?”

“他还没有答复我,不知道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梅林顿了顿,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那么不安,“总之你先下到五层,509房间,东西已经提前放在那里了。贝德维尔的车就停在酒店那一侧。”

 

维克托几乎是飞一般奔下了二十层楼梯。

他抵达酒店第五层的时候勇利似乎还没到。他在楼梯间焦急地等待了一会儿,耳机那边也迟迟没有回应,考虑到勇利即使完成了任务,要从地下车库潜入酒店的五楼还是需要比较多的时间,他跺了跺脚,只好先去寻找用来紧急逃生的509房间。

维克托与住在五楼的几位房客擦肩而过,侧身的时候还笑了笑以示歉意,也就没人注意到这位俄罗斯绅士特殊的身份。维克托用万能磁卡刷开了509房间的门,耳机里终于传来一句“我到了”,他猛地回头,正好看到勇利从走廊另一头向这边跑过来。维克托张开双臂接住了几乎是扑进他怀里的搭档,搂住腰一把带进了房间,反手将门在他们身后锁上。

两人在没开灯的房间里拥抱在一起,勇利抬起头来,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几丝皎洁的月光,维克托看到他的脸因为剧烈运动而泛红,额头和脸颊都覆着一层薄汗,还在小口地喘气,简直性感得要命。维克托不受控制地低下头去,两个人的额头相抵,呼吸纠缠在一起,黑发青年微微偏了偏头凑得更近了些,就在维克托以为他要吻上来的时候,勇利皱了皱眉。

“维克托,你刚刚喝酒了?”

“……一点点而已。”

维克托捧住恋人的脸看了好一会儿,费了好大劲才把冲动压抑下去。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快离开这个酒店,他放开勇利,看到房间的窗户边上堆着一团皮带一样的东西,走近了发现是类似于蹦极用的强力安全带。勇利打开窗户向外瞄了一眼,奥塔别克的车正停在房间正对街道的另一边,坐在驾驶座上的人胳膊搭在车窗边,正朝五楼房间的方向望过来。

“应该是让我们把这个绑在腰上从五楼跳下去。”维克托撑着下巴沉思,“可是这安全带只能绑在一个人身上啊,另一个人怎么办?”

“那有什么关系,你绑着就好了,我抱着你。”勇利毫不犹豫地说。

“可是……”

“可是什么?你是怕你会松手?还是我会松手?”

短暂的沉默,然后维克托无奈地笑了。他揽过勇利的脖子,在对方额头上吻了一下。

“反正我是拗不过你。”银发男人轻声说,“一会儿一定要抱紧我啊。”

 

从窗口一跃而出的时候维克托还隐约担心安全带过长或者过短,事实证明Kingsman的人做事还是非常靠谱的。

额,大概算是靠谱的。

他们在离地大概一米的时候将安全带拉伸到了极限,然后回弹了几米,最终在离地三米的地方停稳。维克托死死抱住勇利的腰,而勇利搂紧维克托的肩膀和背,他们心有余悸地在三米的高度转着圈圈。

维克托感觉到勇利把脸埋在他肩膀上做着深呼吸,抓住他后背衣料的手还在颤抖。过往的某些沉痛的回忆涌上了维克托的心头,两年前的那次放手差点使他永远失去这个人,他仍然清楚地记得重伤的爱人虚弱的声音,透过通讯器一点一滴地传递到他耳中时那种冰冷的绝望,每说一个字都仿佛有一把小刀剜在他心口上。还好他找回来了,还好勇利现在还在这里,维克托把对方按进自己怀里,现在他手上抓着的就是他此生最重要的宝物。

“恭喜安全着陆。”奥塔别克面无表情地靠在车边,干巴巴地鼓着掌。维克托用袖刀割断了安全带,两个人落下最后三米,与地面实现亲密接触。落地的时候维克托用自己的身体做了个缓冲,勇利压在他身上,两人以一个不太雅观的姿势倒在路边。勇利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尤其是还有一个黑着脸的人在一旁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率先站起来并拉了维克托一把,拆掉绑在对方身上的小半截安全带,然后两人一起向玛莎拉蒂跑去。

“两把伞放在509的衣柜里了,”维克托一坐进车就说道,“目标房间门口那两人打过记忆消除针了。”

“之后会有人去收拾的。”勇利关上车门后奥塔别克点燃了发动机,“东西呢?”

“在这里。”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一个小晶体管和维克托在怀表里发现的纸条被同时扔在了副驾驶座上。

“那现在送你们去哪里?”奥塔别克向副驾驶瞥了一眼,“回酒店还是?”

勇利立马接话了:“不,有个地方我想带维克托去看看。”

他接住了维克托向他投来的惊异的目光,握住男人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脸似乎比之前更红了。

“后面的时间就交给我们自己吧,拜托了,奥塔别克。”

 

“勇利说要给我看的是这个吗?”

维克托跟着勇利来到巴塞罗那最高楼的天台,看着先他一步的恋人像只豹子一般矫健地踩上天台的围墙,侧过身来对着他伸出右手。天台上的夜风猎猎,勇利的发丝和衣角都飞扬起来,成为夜色中灵动跳跃的线条,他的脸因为背对着城市璀璨的灯光看不清表情,但维克托能感觉到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投射过来的充满期待的目光。维克托拉住这只向他伸出的手,借了点力也踩上围墙,如漫天星河一般的夜景就在下一刻铺进他的眼底。

城市地标上最耀眼华丽的彩色灯饰、四通八达川流不息的黄金街道、如繁星般点缀着每一寸角落的万家灯火,圣诞夜的巴塞罗那像一位用最瑰丽的想象装点自己的贵妇人。

维克托要穷尽毕生所知的词汇来赞美这个景色;但他认为穷尽世上的美好都无法确切地赞美身边的这个人。勇利的模样早就深深刻进了他的心里,但这个东方青年此刻仿佛周身都被罩在一层柔光里,眼里更是映照出流转的光辉,比平时还要明亮许多倍。维克托不愿让这个勇利从自己的视线里离开哪怕一秒,对方在看夜景而他在看着他,城市的夜生活充满了喧哗,但这个静谧的角落只属于他们彼此,这一幕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都位列于俄罗斯男人记忆中最无与伦比的瞬间之一。

 

“今晚的夜色真美啊,不愧是圣诞夜呢。”勇利感叹道。

啊,果然还以为是圣诞呢。维克托的心刚要往下一沉,勇利就转过头来,意味深长地望着他。

“今天是维克托的生日吧?”勇利仿佛能看出他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呢。”

维克托看着自己的恋人转过身向他走了两步,停在他面前仰头看着他,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从几周前开始我就在考虑要送什么给你做生日礼物了,听说你要休假来巴塞罗那之后也在网上查了攻略,做足了功课。”

勇利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把精致的掌心雷。“之前我过生日的时候维克托也送了礼物吧,我有一直带在身边哦。”

虽然天色昏暗有点看不太清楚,但维克托心里知道,那柄手枪的枪管上刻着“Victor Nikiforov”的英文,这是他送给勇利以代替自己随时陪伴在对方身边的护身符。

“自己的礼物能被这样重视,我觉得很满足了。”维克托的眼神柔和下来。

勇利对着他挑眉轻笑,使他不禁愣神了一秒。然后他就感觉到手枪枪口悄然顶在了他的心口。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勇利握着枪凑得更近了一点,直视着维克托惊讶地睁大了的眼睛,“你敢不敢发誓说你爱我。”

周遭的夜风突然停止了喧嚣,即使是轻声细语也能一字不落地传递到对方耳中。纵使维克托在特工学院练就了一身炉火纯青的社交技能,能让他以完美的姿态应付各种场合,他也绝料不到自家恋人会做出在百米高空用手枪威胁他发表爱的誓言这样的事。

讲道理过生日的可是他啊?难道不该是对方先说“我爱你”然后自己再说“谢谢宝贝儿我也爱你”吗?导演我们是不是拿错了剧本?

不过这大概算是个惊喜。维克托承认,这种意料之外的危险动作确实让他怦然心动。他左手覆上勇利持枪的右手背,右手把对方散落的鬓髮别在耳后便摘掉对方的眼镜,深深望进勇利酒红色的眸子里。从最初的相遇开始,这个日本青年一直在超越他的想象,在这一次次表白中不断累积起来的强烈心意,维克托心想,用他的一生去回应也不为过。

“我发誓,我爱你,”维克托开口,深情的低语就像琴弦上流淌出来的音符,“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爱胜生勇利。”

他托住勇利的后脑,微阖起浅绿的眼眸,在对方的嘴角落下轻吻。

“无论让我说多少次都行。”

 

点我上车

 

“差点忘记说了,维恰,生日快乐。”

勇利身上只披了一件维克托的西装外套,交叠着修长的双腿靠在墙边,刚经历了一场狂热性事的他懒洋洋的不想多动,维克托搂着他的肩膀,让他倚在自己身上。

维克托将两人的右手握在一起,举到眼前仔细端详,金色的对戒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芒,他觉得心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使他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这绝对是我度过最美好的一个生日。”维克托感叹道。

“不要这么早下定论啊。”勇利反驳道,口气很是不满,“今后还会有很多个一起度过的生日不是吗?”

维克托轻声笑了,将他的宝贝搂得更紧了一点。

“你之前失忆的时候,我没想过我们还会有今后。”他的声音难得的有些颤抖,“你把一切都忘了的时候……相遇、相识直到相爱的全过程,你都忘记了,我以为再也不会……”

“维克托你个傻瓜。”勇利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的话,“要对自己有点信心啊。”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转过头去,正好撞进恋人亮晶晶的酒红色眸子里。

“我可以向你保证。”胜生勇利笑起来的样子生动又内敛,像日本家乡三月盛开的樱花。

 

“无论这是第几次遇见,我都会再次爱上你。”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Love never fails.

——《圣经•新约》哥林多前书13:4-8

 

THE END

 

后记:

 

Happy Birthay to Victor!

最开始看YOI完全就是因为被维恰的魅力所吸引,那时候还说要在家里桃花运旺的方位挂一张维克托的海报,据说这样可以使今后的男朋友跟他有相似之处2333但是随着剧情的进展,维克托的内心想法也在一点点呈现出来,看到第十集的时候真的特别感动!维克托把勇利定义为教会了他“Life & Love”的人,这一辈子能够在最对的时间遇上最对的那个他,是一件何其幸运的事情,对勇利而言,对维克托而言,都是这样。

然后YOI第一季完结(泪目)我只能说除了结婚以外,我无法想到更加完美的结局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真的是很喜欢这个paro啊!新手司机初次上路,想要写出优雅又色气的感觉,怎么写都不太满意,如果能觉得好吃就太好了,不好吃也请多多包涵QAQ

还要感谢瑞拉画了一张这么美的图!!!看到定稿的时候简直激动得不能呼吸,我对西装维勇的执念终于圆满了,狂风暴雨哭泣,瑞拉真是天使,瑞拉真是世界的宝物!(语无伦次)Lofter的小伙伴们可以去瑞拉的p站(id=3852962)或者主页发布的微博看配图哦。

最后的最后,将我一颗热诚的心捧给维克托和勇利,愿他们拥有一个无与伦比的未来。

无论是在哪一个平行宇宙,Wish you forever happiness.

评论 ( 8 )
热度 ( 175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