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ACCA/尼吉】一步之遥

*怎么吃阿卡的小伙伴这么少!饿得自割腿肉[泪]大家来吃我安利啊!!!
*时间点设置在第6话吉恩被莫芙总部长“甩”了之后,漫画没看,有OOC可能
*吃惯了维勇的糖转头看这对cp简直急得我捶墙,摸不清这两个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希望官方爸爸后续不要打脸打得太狠呜QAQ

“啊~啊。”
金发监察官有气无力地趴在酒吧的桌子上,歪着脑袋看着面前酒杯里琉璃色的液体,拖长了音抱怨着。
“真是心都要碎了。我可以大哭一场吗?”
他抬起眼看向坐在对面的蓝发摄影记者,后者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我是不介意的。但是你明天还有工作吧?万一顶着两只哭肿的眼睛被人看到了可不好吧?”
“那我不去上班了。”吉恩·欧塔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
“被莫芙总部长说了‘没想到你派不太上用场’这种话,还怎么提得起劲来啊。”他以下巴为支点将头撑起来,“所以说我早就递交了调职申请……”
一想起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幕,吉恩就感觉自己又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明明是个大美人,言语可真是残酷呢。”
“也许只是在鞭策你吧?”尼诺叹了口气,拿起酒瓶将吉恩的酒杯斟满,“总部长肯定也还是相信你的能力的。”
“谁知道呢,说来也奇怪,长官们对我的期望值也太高了吧?”吉恩举起酒杯摇晃了一下,对着反射着灯光的酒液自言自语,“一个两个的……总部长也是,利利乌姆长官,还有格罗苏拉长官……其实我也一头雾水啊。”他似乎完全不介意尼诺在旁边将这些话听了去,随即仰头一饮而尽。
尼诺随意地倚靠在沙发上,棕色的墨镜背后的眼神看不真切。“也许他们不是认为你真的做了什么,而是认定你有这个条件去做些什么。”
“是这样吗……”
吉恩仿佛是在思考尼诺说的这句话,又仿佛没有。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来什么,还是一如既往喝醉了以后迷迷糊糊的模样,吉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我好像又开始头晕了。”他皱了皱眉,“尼诺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想灌醉我啊?”
尼诺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不不,今天我只是看你心情不好在陪你啊。”
“那之前几次都是你策划好的?”
吉恩挑起了眉毛,看到自己三十年来的好友无奈地笑了笑,再次拿起了酒瓶。
“是不是都无所谓啦,不是吗?”尼诺斟酒的动作顿了顿,“只不过你喝醉的样子确实也很可爱罢了。”
“又在笑话我了。”
吉恩的反驳里糅进了一丝鼻音,尼诺知道这是对方被酒精攻破心门的标志,接下来平日里高冷的监察官就该进入孩子气模式了。同样被格罗苏拉寄予厚望的“克洛瓦”端起自己的酒杯,饶有兴致地期待着吉恩这次会说出些什么话来。
“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真的挺想灌醉你一次的。”
没想到金发公务员的下一句话就差点使他呛住。
“……什么?”
“想听你说一次真心话啊。”
吉恩的语调还是懒洋洋的,一双澄澈的碧眼却一眨不眨地直视着尼诺的眼睛。
“嗯?尼诺。”他审视着好友的脸色,“你这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时间寂静充斥了两人相隔不足一米的间隙,酒吧的爵士背景乐还在播放,却无法渗入此刻稠密的对视之中。从什么时候开始尼诺就不再在自己面前摘下那副墨镜了呢,吉恩心想,从什么时候开始尼诺在自己面前有所隐藏了呢?
我从来没有注意到你的视线,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对你来说这是值得骄傲的,甚至是值得利用的一件事吗?
“不行的吧。”尼诺率先打破了沉默,“就你那酒量,在把我灌醉之前你肯定已经倒下了。”
“说的也是。”
吉恩收回了视线,放任自己倒在沙发靠背上,抬头望着酒吧天花板上的吊灯。
“所以有生之年能不能听到呢——”
“喂吉恩,你已经喝得太多了。”
尼诺站起身,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太晚回去的话萝塔会担心的。”
“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也知道我跟你在一起。”
“太掉以轻心的话可不好哦?”蓝发青年的脸上恢复了往常游刃有余的笑容,“萝塔可不知道我会对她最重要的哥哥作出什么事情啊。”
“那你就试试看啊,监视官先生?”
吉恩·欧塔斯抛下这句话,看着对方的笑容瞬间僵硬在了嘴角,突然后悔了。
“抱歉抱歉,开玩笑的。”
他急忙低下头,心虚地在外套口袋里翻找了起来。“烟盒,烟盒……”银色的小盒子从衣服的某个角落掉了出来,“啊,在这里——”

一只手扣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当啷”一声烟盒落在地上,一片深色的阴影笼罩了他。尼诺一边膝盖跪上沙发,将金发青年按在了靠背上,俯下身吻住了吉恩的唇。
最初的几秒吉恩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浓郁的酒味和烟草味混杂在一起麻痹了他的思绪,他只能乖乖仰着头承受尼诺的吻,感受扑面而来的,从鼻尖到唇齿到喉咙口都是尼诺的气息和热度;然后他反应过来,吓得酒都醒了不少,手脚并用地进行反抗。
尼诺的力气比他大,但对方并没舍得过于强硬地束缚他,所以他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就被松开了。吉恩退到角落,气喘吁吁地瞪着还撑在沙发边缘的尼诺,后者侧过脸藏起了自己的表情,缓缓地开口:“既然你这么说了,别以为我不敢啊。”
“你——”吉恩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半天整理不出一句话。
“差不多了就回去吧。”尼诺向他伸出手,“萝塔真的该着急了。”
“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吉恩气呼呼地说,尼诺看了一眼他在方才的拉扯中敞开的衬衫领口,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
“你先自己站起来试试。”
吉恩赌气般地“呼”地一下子站立起来,紧接着脚下一个趔趄,被好友顺理成章地一把搂住了肩膀往怀里带。
尼诺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烟盒,拿过吉恩的制服外套给他披上,吉恩躲避着他的动作,又被人不客气地按住了肩膀,这次用了点力气。
“还不听话我就再来一次了。”
于是吉恩老实了。
两个人结过账来到酒吧外面,夜晚的温度有些低,尼诺去路边招手叫的士,吉恩望着路灯发呆,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因为那个吻,或者二者都有贡献。
“今天便宜你了。”尼诺喊来一辆的士,走回来扶他过去的时候吉恩嘟囔着,“下次一定得让我灌醉你。”
“好好。”男人捏了捏他的后颈,用大提琴般低沉磁性的嗓音哄着他,“其实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真心话你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什么时候?”
吉恩打了一个酒嗝站住不动了,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恶友”,毫不掩饰自己怀疑的目光。尼诺狡黠地笑了笑,凑到他耳边说:

“每次你喝醉的时候。”

THE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69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