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ACCA/尼吉】Breath

*过呼吸梗,重温韩国太太的《呼吸过度》后想出的小短篇

*私设有,篡改原作剧情有,bug可能有,不能接受的话还是谨慎点开


吉恩·欧塔斯患有轻度的过呼吸症,天生的。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因为他从小到大发病的次数寥寥可数。高中那会儿正值青春期,印象比较深刻的几次过呼吸都集中在这段时间里,所以他的高中同班同学基本上都知道,其中当然包括和他走得最近的尼诺。

只是把尼诺和自己的这个老毛病联系起来,吉恩的面颊就有些发烫。

高一下半学期某个炎热下午的体育课上,正在老师的指导下绕着操场跑的学生们突然停下步伐,渐渐地围成了一个圈,中间是蹲在地上咳个不停的吉恩。他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喉咙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使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本能地汲取着空气,如同一条被曝晒在沙滩上的鱼。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学生们手足无措,体育老师拨开人群靠近来检查他的情况,立即看出了问题。

然而还没等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开口,身侧传来一个令人安心的声音:“我带他去保健室吧,老师。”

“啊——”老师犹豫了一下,“你知道该怎么办吗?”

“嗯,我正好了解过,放心吧。”

一双有力的手掌扶起吉恩的胳膊,温柔地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吉恩,你还能走吗?”

吉恩被呛得眼泪都往外冒,透过朦胧的泪眼他看了看站在面前一脸关切的好友,勉强点了点头。于是尼诺揽过他的肩膀,让他半靠在自己怀里,穿过同学们自动让出的通道,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可是走到一半吉恩就撑不住了。

他扶着教学楼门口那颗梧桐树的树干,抽搐着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腿软到站都站不稳,只能跪在草地上。在濒临休克的边缘中他仿佛听见尼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隔着一堵厚实的墙壁,然后肩膀被大力扳过,捂在嘴上的那只手被掰开,他无法抑制的过度呼吸突然就被暂停了。

强制憋气是缓解过呼吸症状的有效方法之一,吉恩的反抗都被轻易化解,脊背挨上粗糙的树干表面。意识逐渐回到大脑后,他最先感受到的是唇上柔软潮湿的触感,努力睁开眼睛,正对上的是尼诺放大的脸,吉恩甚至能清楚地描绘出对方眼镜腿上银色标志的细节。

他受到了惊吓,慌张地推了一把,尼诺顺势放开了他。两人像是刚跑完三千米一样争先恐后地大喘气,尼诺后退两步,视线躲闪着,把拳头放在嘴边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

“没事吧?”他不自然地扶了扶眼镜,瘫坐在梧桐树下的吉恩还没理清现状,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满脸被急症逼出来的汗水滴落进土壤。

梧桐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树下相对的少年们沉默着,两人的耳根都红透了。或是因为呼吸过度,或是因为某种才刚刚冒头的、难以言明的冲动。


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吉恩已经懒得去追究自己的初吻居然被那个男人以这种方式夺走的责任了,因为在这之后,在学校里发作的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过呼吸症,都是以尼诺的一个吻作为紧急处理手段的。他从来没问过对方为何不采用更加简便的用手蒙住口鼻的方法,一开始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问,到后来日子久了,他觉得也没有必要再问了。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过呼吸症再没有发作过,就连监察课的同事都不知道吉恩有这个病,更何况他还染上了抽烟的习惯。吉恩自己本来也忘得差不多了,直到今天来到斯维茨区。被人当作窃听者关在阴冷闭塞的小屋长达几个小时,出来时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为了躲避纷争又在街巷中奔跑,吉恩觉得嗓子里直发痒,入气变得不太顺畅。他停下来扶着墙壁稍作休息,尽力平稳着呼吸,忽然身后响起一阵骚动。

“喂,这里有个ACCA的人——!“

吉恩下意识地抬起手臂保护自己,正要转身就听到两声闷响,一个低哑的嗓音斥责道:“你们在干吗?可别搞错了,敌人在那边!”

他从手臂下瞥见穿黑衣的熟悉背影,那人身形一闪,带着两个政变党离开了。吉恩一边艰难地呼吸着一边慢慢挪到拐角处,探出头去张望,那几个人早已失去踪迹,他猛地弯下腰去剧烈地咳嗽起来,急促地喘着气,双手撑着不断颤抖的膝盖,身体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会昏倒在马路上。

十万火急之时他被一把捞了起来,一只温度和力度与记忆中分毫不差的手抬起他的脸,吉恩感觉到炽热的唇瓣紧紧压上他的,挤掉缝隙中的空气,舌尖撬开齿缝,强硬地占据了他的口腔。

吉恩握住贴在自己面颊上的手,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回去,对方明显愣了愣,接着认输一般捧住了吉恩的后脑。他们藏在巷子黑暗的角落里吻得不分彼此,直到双方都在真正意义上感到窒息,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尼诺抵上金发监察官的额头,望进吉恩闪烁着狡黠光芒的蓝色眼睛。

“被摆了一道。”尼诺懊恼地道,吉恩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就知道这样一定能钓你上钩。”

“你这病也差不多该好了吧,最后一次发作都是多久之前了?”

“谁知道呢。”

吉恩·欧塔斯环住蓝发男人的腰,凑到对方耳边轻轻吐气。

“也是时候彻底治愈我了,尼诺。”


THE END

也是时候让你们习惯我的急刹车了(。

像我这样纯情的小清新作者,明明开车才是喝了假酒,做不得数的。


过呼吸我也经历过,心理上的原因,真的很难受。

所以这只是一个设定,不要太在意,他俩一定是健健康康的。

评论 ( 7 )
热度 ( 270 )
  1. 苜刎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转载了此文字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