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ACCA/尼吉】Raindrop

*给Tifa太太 @德牧革 的生贺!抱歉擅自偷偷摸摸地准备了,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惊喜(xia),总之生日快乐!超——喜欢太太的图,今后还请多多产粮,拜托了!

呜呜呜还是写得太慢了没赶上国内时间,不过按照太太的时区应该还没过?

*翼年代记paro,脑洞来源于之前太太画的声优梗,吉恩cos东京默示录ver.昴流;有点点玻璃渣


(一)

吱噶,吱噶。

皮鞋踩在碎石上发出连续的挤压声,在废墟瓦砾堆砌的城市中心,破败不堪的路面上只有一位穿着黑色礼服和斗篷的金发青年行走的身影。吉恩·欧塔斯姑且停下脚步,从他所处的位置向四面张望,举目所及之处皆是一片了无生机的暗灰色,这里寸草不生,建筑物或歪斜或倒塌,暴露在空气中的钢筋水泥上也有腐蚀的痕迹,几缕黑烟从地表的裂缝中升起,就连天空都是阴云密布,没有哪怕一丝阳光从这厚实的门帘边缘渗透下来。要说末日的景象也不过如此。

吉恩轻轻叹了口气,开始怀疑在这个刚刚落脚的空间点,能否找到一只老鼠作伴都是个问题。然而在下次转移之前他必须设法在这个鬼地方生存下去,好在他是个吸血鬼,需求本就与人类有异,个把月不进食还是没什么大碍的,关键是要找到可靠的水源。这么想着他正欲迈开步子,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身脆响,转过头去,恰好看见那座断裂石桥下的阴影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那翻飞的衣角上的花纹如此眼熟,即使只有一眼,他也立即认了出来。

“又是你吗。”

吉恩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待着,直到一个身着风衣的男人从石板后跃出,轻巧地落在他面前不远处。蓝发男人将护目镜推到额头上,对着吉恩温和地笑了笑。

“哟,吉恩。”他大方地打着招呼,像是一个老朋友,丝毫不介意自己满身的灰尘,“又见面了。”


(二)

一年前。

吉恩·欧塔斯不知所措地站在繁华的小镇街道中央,茫然地望着往来的人群。从时空魔女那里离开之后他被直接传送到了这里,既不清楚自己身处何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只有这场旅行的目的牢牢地记在了心里。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穿着这身奇装异服凭空出现的自己已经引起了当地人民的注意,不少人站在远处一边观察着他一边窃窃私语,令他慌张得想要转身逃离,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喊住了他。

“喂,你是新手吗?”

蓝色头发、戴着护目镜的男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吉恩眨了眨碧蓝色的眼睛,半天没搞清楚状况。“新、新手?”他磕磕巴巴地问道,“请问您是?”

“你是从壹原侑子那里来的,没错吧?”

男人上前两步,端详着吉恩的脸庞,然后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

“这里人太多了,跟我来。”


“第一次时空旅行肯定会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就好了。”

吉恩坐在半山腰一栋小木屋外的草坡上,眺望着山脚下的城镇,接过男人递给他的瓷杯,半是紧张半是感激地点了点头。

“尼诺……先生?”他不确定地开口试探道。

“叫我尼诺就好。”
“您也是时空旅行者吗?”

“我跟你不太一样,我是一名宝物猎人。”尼诺摘掉了护目镜,在吉恩身边蹲下身,再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半躺下来,“我的工作就是在各个时空搜寻有价值的东西。要喝酒吗?”
他向吉恩晃了晃一个铁质的小壶,后者摇了摇头。

“我的酒量不太好。”吉恩捧着自己的瓷杯低声解释道。

“那真是可惜了。”尼诺耸了耸肩,自己呷了一口后就把酒壶放到一边的草地上,若有所思地盯着小镇的灯光,“吉恩呢?你的目的是什么?要成为时空旅行者的话,你也是向时空魔女付了代价的吧?”

吉恩垂下眼帘,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我……完全不记得自己付了什么代价。”他的声音中透出一丝犹豫,“目的还是记得的。我跟侑子小姐说我要找回一颗心,然而到底是谁的心,要怎样找回,眼下完全没有头绪。不过我清楚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尽管连自己付出的代价都忘却了,我也依然要完成。”

“哦——”尼诺拍了拍吉恩的肩膀,一副理解的神情,“没关系,只要目的记得就好。代价嘛……你是吸血鬼吧?说不定就是你的一半寿命之类的。”
“您怎么知道我是吸血鬼?”吉恩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
“我可是宝物猎人喔。”尼诺抬起了眉毛,“没什么是我没见过的。”

吉恩不禁向尼诺投去一个崇拜的眼神,随即收回来,凝视着杯中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一阵微风卷过草坡。“那你接下来去哪里,想好了吗?”

“唔……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吧,纯粹是碰运气了。”

尼诺的目光不易察觉地暗淡了一秒。

“找回一颗心啊……不是个轻而易举的任务呢,祝你好运吧。”蓝发男人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没有露出一丝痕迹,“希望今后还能经常相遇呢,吉恩。”
“嗯。”吉恩用力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三)

“从第一次见面算起已经游历了十三个空间点了,基本上每次都能遇见你啊,尼诺。”

吉恩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好整以暇地站着的男人。“你该不会是在跟踪我吧?”
“你知道的,就算是刻意跟踪也没可能每回都落在同一个空间点上。”尼诺神色自若,“大概这就是缘分吧。”

“说得跟真的似的。”

吉恩也似乎并不非常介意这件事,整理了下自己的袖口,作势要继续往前走:“正好跟我搭档吧,先去找找哪里有可饮用的水源,地面上这些坑里的水酸度都极高。”

“要坐我的机车吗,方便一点?”尼诺扬了扬下巴示意。
“行吧。”吉恩只犹豫了一秒。

他坐上尼诺那辆改良机车的后座,双臂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放,最终还是环绕在了对方的腰际。尼诺拉下护目镜,熟练地在复杂的面板上操作着,发动机发出轰隆一声响,车体流畅地向前滑去。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吉恩靠在尼诺的后背上,顶着呼啸的风大声问道。

“嗯,在这个地区还没有完全变成废墟之前!”尼诺也大声回答着他。

“这就是工业化恶果的最好范例吧!”改良机车的性能相当不错,甚至能够在断壁残垣中飞驰,过快的车速使吉恩不由得抓紧了尼诺的衣服以防自己被甩下去,“所以我们家一直都是魔法派的!”
“因为你们是吸血鬼啊!”机车飞过一段四分五裂的桥体,稳稳地落在平地上,尼诺头也不回地接话道,“而且还是始祖的直系!我记得萝塔十岁的时候就能凭空盖一座城堡……”

他猛地停住了话头,但吉恩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什么,你见过萝塔……?!”


还没等他问出个所以然来,机车上的罗盘突然疯狂地转动起来,红色的警示灯不停地闪烁。尼诺踩了一脚油门,在转瞬之间调转了车头,忽然地面崩裂,碎石四溅,一个庞大的黑影从身侧腾起,吉恩睁大了眼睛向右望去,眼前是一截油腻的发绿的躯体,一只巨大的变异虫俯下身来,污浊的黄色眼珠死死地盯着地面上如蚂蚁般微小的机车以及机车上的两个人。

“吉恩!!!”

他听见尼诺的一声大吼,一只手臂伸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他被撞下机车摔倒在地,有人重重地压在了他身上。吉恩挣扎着翻过身,抬起头来,一阵过于刺激的味道霎那间充斥了他的鼻腔。

是血。

是他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吸过的新鲜的人类的血液,虽然时间长到他快要忘了这个本能,但在闻到这个甜美味道的那一刻,他几乎控制不住狂躁的冲动。

不行,不行,不行。

吉恩大口呼吸着,攥着尼诺风衣的手颤抖得不像话,尼诺面色苍白,无意识地靠在他胸口,他搂紧对方的肩膀,捂住由于嗅到血腥味而变红的眼睛,终于低吼一声咬住了自己的手腕。

“呃啊——!!!”

变异虫在不远处应声倒下,一时间地动山摇、尘土飞扬。前额滑落的汗水迷糊了吉恩的眼睛,朦胧中他看见高矮不一的影子向他们靠近,十来个披着红色斗篷的人类将他们包围,警惕地举着枪,为首的男人迈前一步,高声质问道:“什么人?”

吉恩松开被咬出两道深及骨头的伤口的手腕,左侧的人见此惊呼一声,倒退了两步。

“让我做什么都行,”吉恩有气无力地恳求道,“请你们救救他。”


(四)

尼诺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灰黑色的、水渍斑驳的天花板。他在硬板床上艰难地动了动,从胸口到腰部似乎被缠上了绷带,他眯起眼睛环视着四周,发现吉恩倚在窗边,斗篷脱掉了,礼服的外套也敞开着,视线落在房间的另一头,手里捻着一根烟。

“吉恩。”他的嗓子沙哑得几乎发不出声音,但吉恩还是听到了,向他望过来。

“你感觉怎么样?”金发青年走到他的床边,像是刻意保持着距离似的,在床脚坐下来,“这里是这片区域最后的人类居留地,地下有仅剩的干净水源,但他们的药品并不多,只能给你简单处理一下。”

“不用担心,我的恢复能力还是挺强的。”尼诺摆出一个惊讶的神情,“我以前不知道你还抽烟的?”

“因为吸烟可以……缓解一下。”吉恩心不在焉地看了看手里的烟头,“就是用这个跟他们换了药品。”

尼诺勉强坐起身,注意到吉恩右手腕上厚厚的绷带,想要伸手去碰,但对方侧了侧身躲开了。他愣了愣,青年清秀的侧脸露出难得的凝重的神情。

“不论是否故意,今后请你都不要再跟着我了。”吉恩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为什么?出了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太危险了。”

“什么叫太危险了?我们认识这么久了,难道你觉得我还不能保护好自己?”

尼诺完全抛却了平日的冷静,顾不得身上的伤,一把拖过吉恩,扳过他的肩膀面对着自己,“吉恩,为什么不看着我说话?”

一阵沉默。“我差点就咬你了。”开口的时候吉恩的声音都在发抖,但他还是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如果我真的做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咬了就咬了呗。”尼诺却像是松了口气,“又不会掉块肉。”
“开什么玩笑。”吉恩抬起血红色还未褪尽的眼睛,“始祖的刻印比一般的吸血鬼更强力,你不会再是个正常人了,而且吸血鬼的索取是无止尽的……”
“那也无所谓。”
“对我来说有所谓!”

吉恩拍掉尼诺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闭上眼睛。“我最不愿意的就是以这种方式把你捆在我身边,况且我们的道路并不相同,和侑子小姐约定好的那颗心还没找回,我绝不能允许自己成为你的绊脚石。

“你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一直陪着我进行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终点的旅行,我没有权利剥夺你的自由……”

吉恩的话音未落,忽然一股力量拽过他的小臂,回过神来时自己已被尼诺抱在了怀里。
“傻瓜,你还不明白吗?”

尼诺吻着他的发顶,低沉的声线像是一壶温水,将心脏整个浸泡在了里面。
“你要找的心,就在这里啊。”


吉恩的背贴在坚硬的床板上,尼诺托着他的后脑,舌尖勾着他的舌头,一只手不慌不忙地解开他复杂的衬衫扣子。他微微抬起身方便尼诺的动作,下装褪去的时候抬起腿盘上尼诺的腰,手臂搂住对方的脖子,将脸埋在尼诺的颈窝里深吸一口气。

“真好闻。”他喃喃地道,听到尼诺的一声轻笑。

“再等会儿,会让你吃饱的。”
作为一只吸血鬼,吉恩不是很习惯让别人碰他的脖子,但尼诺是个例外。他感觉到对方的牙齿刮蹭到颈部的皮肤,手指顺着尼诺蓝色的发丝,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惬意的轻哼。快要进入的时候尼诺捧起他的脸,额头抵上他的额头,湛蓝色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直视着他的眼睛。

“吉恩,听好了。”尼诺的语调非常严肃,但在这种情形下也称得上是蛊惑人心。

“你给壹原侑子付出的代价,现在全部还给你。”


(五)

尼诺!欢迎回来。

这次又去了什么地方啊?

真好啊,我基本上就没出过家门。

下次再给我讲讲外面的事吧?

等我再长大一点,我也要出去旅行。

哎,没关系啦。只要是跟着你,去哪里都行。

说好了喔!一定要一起旅行喔!


这样啊……今后不会再来了么……

行吧,你不愿意带我走的话,我就自己想办法。


尼诺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而被子的另一侧却是空的。

他从床上一跃而下,来不及换外出的衣服,匆忙抓过吉恩搭在床沿的斗篷就冲出了门。顺着楼梯飞奔到最下一层的时候,他看到吉恩孤零零地站在破落的大楼门口,仰头注视着从空中泼洒下来的致密的雨帘,正要迈出一步。

“吉恩,不要出去!那是酸雨!”

尼诺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制止,但吉恩像是没听到一样,抬脚就迈进了雨中。走了两步他停下来,站在一地的瓦砾和碎石中回过头,金发被打湿后贴在脸侧,洁白的衬衫也洇开一团团暗色的痕迹。

他就那样站在雨里,一眨不眨地望着向他走来的尼诺。后者来到他跟前,小心翼翼地抖开斗篷将吉恩整个人罩在里面,凑近了才发现青年的面颊上泪水和雨水已经混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吉恩温顺地任由尼诺给他披上斗篷,明显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开口说话则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将记忆作为代价交给了侑子小姐。所有有关你的记忆。”

“是。”

“我把一切都忘了,但你什么都记得。”

“是。”
“一年的时间,十三个空间点,你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直跟着我。”

“是。”
“我对侑子小姐说要找回的那颗心,其实一直都在我身边。”
“……是。”
“对不起……”
“不要道歉,该道歉的是我。”尼诺把哽咽的金发青年揽进自己怀里,像哄一个孩子一样拍着他的背,“是我把你牵扯进来的,付出了代价,背负了这样的使命,度过了如此煎熬的一年。这是我的赎罪,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这么快认识到自己的内心,所以不要懊悔,不要难过,吉恩。”

吉恩伸出手,抚摸着尼诺英俊的面庞,不安地问:“我的目的是达到了,但你的呢?”

“这一年我过得很开心。”尼诺把吉恩脸侧沾湿的头发拨到耳后,“至少……和你一起去往那么多地方旅行,算是履行当年的约定了。”

他们的距离不断拉近,在彼此的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吉恩弯起嘴角。

“这时候是不是该说那句话?”他笑着抓住尼诺放在自己脸侧的手腕,在对方手心里蹭了蹭。

“我回来了,尼诺。”

“欢迎回来,吉恩。”

尼诺握着斗篷的布料俯下身,吉恩自然地凑上前去,接了一个真正心意相通的恋人之间的吻。尼诺替吉恩擦去面颊上的水滴,雨在这时渐渐停止了,天色明亮起来。

“还有一件事我很好奇。”唇瓣分开的时候吉恩眼角泛红,气喘吁吁地发问道,“我给侑子小姐付的代价,为何会在你……”


但他没能听到回答。

尼诺的身体摇晃了下,然后就在他面前,一声不吭地、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六)

“我有两个请求。请把吉恩的回忆交给我,请让我在时空转移的时候一直陪在他身边。”

穿风衣的男人毕恭毕敬地站着,拳头握得很紧,护目镜遮住半张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壹原侑子缓慢地吐出一个烟圈。“你准备用什么来赎回吉恩·欧塔斯的记忆?”

蓝发男人顿了顿,语气中却没有一丝迟疑。“未来。”

“你真的想好了?”黑发魔女像是也吃了一惊,“保留到什么时候?”

“直到吉恩达成他的心愿,足矣。”


“这就是当初的情形了。”

时空魔女敲了敲烟管,神情复杂地看着镜像里坐在地上的金发青年和他抱紧了不肯松手的、奄奄一息的生命。

“侑子小姐,一定还有办法的,无论什么代价都可以……”

吉恩的表情很悲伤,但从他的脸上还看不到绝望。

“人死了是不能复活的,这是铁则。”壹原侑子叹了口气,“不过现在还来得及。

“代价不用付给我了。你把尼诺变成吸血鬼,然后分一半寿命给他。”

“这……!”吉恩瞪大了眼睛。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魔女的眉头松开来,语气也放缓了。“不用考虑那么多,吉恩。这是你欠他的,也是他欠你的。”
吉恩跪坐在不平坦的地面上,低头望着尼诺逐渐失去血色的脸庞,手指描摹着他的眉眼。

“我只能祈祷这是他所希望的。”

几秒钟后他一咬牙,从旁边捡起一块尖利的石头,划破了自己小臂上的血管。


(七)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尼诺对上一双碧蓝色的、仿佛盛满了星光的眸子。

“怎么样,尼诺?有精力继续旅行吗?”发色如同阳光一般的青年撑着下巴,微笑着问他。

“当然。去什么地方?”
“只要是和你一起,去哪里都行。”


THE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01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