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ACCA/尼吉】100封情书

*复健小甜饼,萝塔第一人称
*最近官糖太多了不能输啊!(x

1.
我的名字是萝塔·欧塔斯。
托外祖父的福,现在以管理员的身份居住在巴登富人区一座高档公寓的最顶层。
家里只有两个人,我和在ACCA监察部总部工作的哥哥吉恩。哥哥的好友,名叫尼诺的男人,目前隶属于ACCA内务调查课,自父辈起就和我们一家有挺深的渊源,姑且算是我的另一位哥哥吧。
闲来无事的周末,尼诺经常会到我们的公寓来,三个人一起共进晚餐,像一家人一样聊一些琐碎的事情,正如今天一样。其实因为时局动荡的影响,距离尼诺上次造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据我的猜测,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尼诺和哥哥之间产生了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虽然哥哥从来没同我说明,但那会儿他总是喜欢盯着我们家墙上挂着的那些相框发呆,我也大致能领会了。
今晚餐桌上的气氛倒是非常愉快,尼诺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哥哥实诚得像只被逗得团团转的兔子,我在一旁捂嘴偷笑,这情形和往日并无二致,仿佛刚刚过去的政变并未能在我们的关系中激起波澜,一切一如既往,这让我感到欣慰。
不管怎么说,哥哥还是哥哥,尼诺还是尼诺,只要他俩还在,这200平米的地方就能称之为家。

2.
饭后哥哥说要抽支烟,裹着条毯子就去了阳台,尼诺过来帮我收拾餐具,凑到正在洗碗的我旁边,谨慎地望了一眼在外边吹风的哥哥的背影,偷偷塞了一个米黄色的信封在码起来的盘子下面。
我瞥了眼那信封微微皱起的边角,又抬头看了看尼诺的表情,呼出一口气:“真是久违了啊,我都怕你放弃了。”
尼诺弯了弯嘴角,笑容里藏着一丝无可奈何:“本来是想放弃了的。但是最终还是忍不住写了。”
我把洗好的盘子放进水池里,擦干手,从盘子下抽出那封信。“没记错的话,这是第98封了吧?”
“居然已经这么多了吗?”尼诺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自嘲地笑了声,“我都没意识到啊。”
“约定期限快到了哦。”
“说实话,我还是没什么把握。”尼诺神情复杂地望了望窗外,收回闪烁的目光,右手食指局促地敲击着料理台面,“最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更是认清了自己本质上是个胆小鬼啊。”
“我不会催你的。如果你不想清楚的话,那就什么意义也没有了。”我把信封藏进了自己的口袋,“不过我还是会帮你看的。”
“这么久以来麻烦你了,萝塔。”
尼诺像小时候一样用那种饱含歉意的眼神看着我,那种只一眼就能让我明白,这个男人背负着的感情是我不能替他分担的的眼神。这是他生活的重量,是他的回忆和将来,是组成尼诺这个人本身的血和肉——而这些感情指向一个我们共同爱着的男人。
“尼诺。”在尼诺转身朝阳台走去的时候我喊住了他,微笑着直视着他湛蓝色的眼睛。
“你没放弃真是太好了。”

3.
从5年前开始,我就代替哥哥阅读尼诺写给他的情书。
这是我和尼诺之间的秘密。
我还记得尼诺当年拿着第一封过来找我的时候,紧张得字都咬不清楚,耳根红得滴血,一只拳头放在嘴前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说一句话中途还清了好几下嗓子。我费了好大劲才弄明白这米黄色的信封里是一封情书,而且还不是给我的,信的开头白纸黑字地写着“亲爱的吉恩”几个字。还在上初中的我眨巴着眼睛,不知该如何消化这个惊天大委屈,以及自己的哥哥变成了自己的情敌这个事实——虽然那时候我已经基本上弃置长大后要嫁给尼诺的想法了。
“所以,是要我帮忙把这个交给哥哥吗?”话头在喉咙里转了好几个弯,我拈起那个还挺别致的信封,终于吐出这么一句。
“不是!”尼诺连忙摆手,“我不敢现在交给他,也不知道自己写得是不是一团糟,只是……想请萝塔帮我看看。”
我凝视着尼诺镜片后的湛蓝色眼睛,很想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但对方的表情又一反常态地,可说是过于认真了,让我问不出口。
“我可是不会白帮忙的哦。”
“每一封请一次你最喜欢的那家面包店的甜品。”尼诺了然,立即提出价码。
“成交。”人都是容易被收买的。
尼诺第五次揣着信封,间谍似的悄悄交接给我的时候,我用力叹了口气,把信封收进书包。“你打算就这样一直请我代看吗?什么时候递到真正的收件人手上?”
“这个,我没想好。”尼诺把两只手握在一起,垂下眸子,“吉恩一直以来收到的情书就很多,但也没见他接受过什么人。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有这个勇气。”
“那可不行,我可不能瞒我哥一辈子。”我斩钉截铁地道,“这样吧,我们做个约定,我只帮你看99封,第100封你必须直接给我哥。”
尼诺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沉吟了片刻,他头答应了。

4.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尼诺写情书的频率还是挺高的,比他想象的要高,我敢说他当初压根没料到自己真的能写到100封,而且只用了五年。平均是半个月一封,有那么几个时间段里是两三天一封,也有一两个月才一封的时候。
我和哥哥道了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口袋里取出尼诺刚写的那封情书,拆开信封。
“亲爱的吉恩:
自上一封信以来,已经过去了很多日子,不论是这个国家还是我们的关系,都在跌宕起伏后重归安定,我一直在思量该如何下笔……”
尼诺在这几年内文笔提升了不少,刚开始写得不长,用词比较贫乏,甚至还有涂改,到现在简直可以说是情话高手了。我看过他描述醉酒的哥哥有多么直率和可爱,看过他回忆高中时期两个人形影不离的时光和做过的那些傻事,看过他欣喜哥哥在职场上得到认可和重用,看过他抱怨哥哥对烟的喜爱大大超过了他自身,看他把点点滴滴不能口头表达的爱意铺陈在“亲爱的吉恩”这几个字后面,看那遒劲的字迹像海面的波浪在米白色的信纸上一层层荡漾开来。我时常一边读一边纳闷他到底为何没有自信直接把情书交给哥哥,我敢说没有那个给哥哥递过情书的姑娘能比尼诺写得更好了。
尼诺说是让我给他提提意见,但我没觉得自己九十八封情书读下来,除了对于他们深层次的关系更加笃定之外,在质量的跃进方面做了多少贡献。也许尼诺就是想找个人接住他快要满溢出来的心情,而这个人不能是哥哥。
然而他居然不顾及我的心情。
所以每次吃甜品的时候,我倒也心安理得。
“虽然我不敢确定平静的表面下是否一切如旧,但我殷切地希望如此,甚至还妄想借此机会再往前进一步。”
尼诺的情书就像是写日记,不过每次都以同样的一句话结尾。
“不过在我确定自己能给你幸福之前,暂时就这样吧。 尼诺”
我长出了一口气,与过去每次读完一封情书时一样,抚平信纸,仔细地折叠起来保存。关掉卧室的台灯,我凝望着满室的黑暗久不能眠,不禁期盼着第100封情书快点到来,承载着前面99封无处安放的情意,一同栖息于它们真正的归宿。

5.
早上一睁眼发现自己睡过头的时候,我就有不好的预感。
匆忙套上外套奔到客厅一看,哥哥正站在餐桌边,低头盯着手里的什么东西发愣。我试探着走到近前,看见那是一个熟悉的、米黄色的信封。
尼诺一般都是把情书当面交给我的,在极少他来不及或者不方便过来的时候会选择邮寄的方式,不过因为通常都是由我下楼去取信,还从没被哥哥发觉过。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还是在第99封的这个节骨眼上。
我喊了哥哥一声,他有些恍惚地抬起头,心不在焉地向我看过来。
“萝塔。”他喃喃地念着我的名字,举起手上的信封,“这是尼诺寄给你的?”
我对着其上工整的“萝塔收”几个字说不出话,几步上前夺下那封信。
“哥哥……”
“什么时候开始的事?”
“有一段时间了。”
“这样啊。”哥哥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一阵,最终颓然地垂下去,“我还以为你和分部的那个孩子……”
我曾经设想过有朝一日面临眼下这个境地,斟酌了半天,还是决定在尼诺写完第100封之前不对哥哥透露多余的信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一定有不必要的误会产生。我看着哥哥的神色黯淡下去,目光移向一旁,在心里说了一万个对不起。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以一种非常低落的语气开口了。
“萝塔,尼诺是个不错的家伙。”哥哥皱着眉,吞吞吐吐地嘱咐道,“但是他比你大太多了。你……自己多留心。”
“我知道的。”我把手背到身后,乖巧地点头,“别担心,哥哥。”
哥哥没有接什么话,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叼着,拖着步子径直往阳台上去了。他的肩膀耷拉着,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似的。他刚踏出通往阳台的门槛,我就抓起客厅的电话,飞快地拨了尼诺的号码。
“这里是萝塔。”电话甫一接通我就迫不及待地知会道,“不得了了,尼诺。”

6.
其实哥哥对尼诺是什么感情,我也早就知道了。
不是因为他只有和尼诺出去喝酒才会醉得不省人事地回来,不是因为他只会和尼诺孩子气地拌嘴而且永远都说不过对方,不是因为他珍藏了每一张尼诺拍摄的他的照片。
是更早的时候。
哥哥读高中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收拾他的房间,从床下摸出一沓别的女孩子写给尼诺的情书,大约有十来封。
后来哥哥高中毕业典礼的时候,我提着一篮子的点心,替哥哥给每个被他扣押了情书的女孩子赔礼道歉——当然没说明原因。为我介绍同学的尼诺一脸掩饰不住的讶异:“你还认识挺多人的嘛?”
这件事哥哥当然做的不对,但我没有指责他什么,也没有告诉他我发现了什么。
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里,我也不希望尼诺离开我们。

7.
“尼诺今天晚饭后会过来。”
吃完早餐我这样对哥哥说道,他系领带的手顿了顿,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这几天里哥哥过得都有些魂不守舍的,穿着家居裤就要去上班,倒咖啡的时候打翻了杯子,点烟烫到手,我还注意到昨晚他卧室的灯很晚都没有熄灭——原因简直不能更明显。他这样好懂,我都不知道该觉得愧疚还是好笑了,只能祈祷他工作的时候精神能集中一点,虽然我觉得那也是强人所难,因为内务调查课正好就在监察课的隔壁。
“等等哥哥,领带歪了。”
我目送他出了门,又急忙喊他回来带上落在餐桌上的烟盒,总算将他完完整整地送去上班并将门关上后,我松了一口气。我将额头抵在防盗门上,安慰着自己这样的日子只会持续到今晚了。
那天电话里尼诺问我,他现在有资格给吉恩幸福吗?
除了你以外,我回答道,不会有人更有这个资格了。
哥哥的幸福,尼诺的幸福,这世上我最深爱的两个人的幸福,直接牵系着我的幸福。
一切都将在这个夏末的夜晚尘埃落定。

8.
尼诺到访的时候,哥哥正在阳台上眺望着巴登的夜景。
他从我这里拿了哥哥常用的那条毯子,深吸一口气,蹑手蹑脚地靠近去,把毯子披在哥哥的肩上。
今晚的月色不是很明亮,尼诺去了很久都没回来,阳台的边缘只有哥哥烟头的火光明明灭灭,飘忽不定。我猜他们会有很多话要说,在客厅里开着电视机随便翻着频道,暗暗观察他们的背影,胡思乱想了好一阵,最终熬不住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隐约感觉到通往阳台的玻璃门边传来响动,一阵窸窸窣窣之后有人轻手轻脚地走到沙发旁边,有人压低了声音说话,有人小心翼翼地把我抱起来,很快我的背就接触到了熟悉的柔软的床铺。
我很想挣扎着起来问问情况,但实在是困得睁不开眼。一个身影在我床边俯下身来,然后我听见哥哥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晚安,萝塔。”
听到这句话,我就像彻底放下心来一样,沉沉地坠入了梦乡。

9.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哥哥卧室的门还是紧闭的。我换好衣服来到客厅,果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哥哥的毯子掉在走廊中央,我把它捡起来,整齐地叠好搭在椅背上。
趁着做早餐的间隙,我把收藏在自己床底下的木盒子搬出来,里面有九十九封情书,每一封的抬头都是“亲爱的吉恩”。我把这一盒子情书寄到ACCA总部哥哥的收件箱,写地址的时候想到我们兄妹俩真是私藏别人情书的一把好手,忍俊不禁。
快件寄出去的时候尼诺刚起,正好从哥哥房间里出来。我把烤好的面包放进盘子里,和他打了声招呼,一边倒咖啡一边心情舒畅地问道:“所以第100封顺利送达了?”
“嗯,很顺利。”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尼诺这样坦诚地笑出来了,“谢谢你,萝塔。”
“这都是为了哥哥哦。”
尼诺咬着一片面包,看着我从餐桌转到厨房再转回来,终于不好意思地提出来:“昨晚你没听到什么吧?”
“啊?没有啊。”我耸了耸肩,往面包上涂着果酱,“你们吵架了?”
“不是,不是。”尼诺欲盖弥彰地干笑了两声,“没吵到你就好。”
我的视线追随着尼诺慢吞吞踱回哥哥卧室的慵懒的背影,思索着要不要提醒他穿的是哥哥的睡裤,最后摇了摇头作罢。
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啊。

10.
我的名字是萝塔·欧塔斯。
托外祖父的福,现在以管理员的身份居住在巴登富人区一座高档公寓的最顶层。
家里现在,一共有三个人。
我和两个至亲至爱的哥哥。

THE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351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