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双鬼/环太平洋paro】反击战13

全职高手同人,架空AU

以双鬼为主线,副cp包括喻黄、双花、周江、伞修,其他一些中意的西皮也会打打酱油,比如高乔高、方王、韩张、莫橙、肖戴等等。

总之是一个非常大的脑洞。

照例艾特阿夜太太 @书记官的羊皮卷轴 和小伙伴唱夜夜 @甘与子同梦 

本章刷周江和双花,双鬼背景板

感情线展开,从此就不能冒充友情向了呢

 

13

 

周泽楷在过去的七年里,一直都是一个人。

2015年12月伊始,他刚过自己的17岁生日,作为一名普通的走高考路线的高三生,正在备战的苦海里浮沉。讲台上的生物老师面无表情地讲解着枯燥的概念,同学们拼命活动着僵硬的手指抄着笔记,骤然响起的广播将昏昏沉沉的意识都拉了回来,年级组长一反常态慌张的声音让周泽楷心里一凉。

那一年他们已经听说青岛、香港、杭州、厦门相继遇袭,而上海终究还是未能幸免。巨兽从吴淞口进来,沿着黄浦江一路摧毁到了徐家汇,被赶来支援的第一代猎人机甲和军方的高密度联动导弹放倒。后续的清理工作相当庞杂,周泽楷赶到家附近的时候,这一大块片区已经被封锁,他在边上徘徊了一个多小时,才瞅准了时机,得以偷偷越过警戒线来到他一直记挂着的地方。

那一天上海格外地冷,寒风刮得人脸颊发疼鼻子发酸,周泽楷手套和围巾都忘在了学校,冻得快要麻木,他僵立在废墟中央,眼前是连成片的瓦砾碎石,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来自同一栋房屋。

救援人员围上来拉他拉不动,最后半拖半抱地把他带到一边的石堆上按下来坐着,一个戴着安全帽的大叔看着他,不断地说着安慰的话,他什么都没听进去,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那些人撬开石板,把一具具尸体运出来,手里攥着的随行杯冰得像铁。

好冷。他不停地打着哆嗦。

仿佛再也不会暖和起来了。

 

从始至终周泽楷都没有亲眼看见那只巨兽的样子。

但它像风暴席卷而过,带走了他最亲密的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留他孑然一身。

 

他其实并不是个冷漠的人。

话少倒是真的,他从小就不太擅长和人交流,父母离世以后就越发变得内向。最能理解他要表达的东西的人已经不在了,其他人总是催促他说得再清楚一点,弄得他又着急又尴尬。后来他干脆就学会了能少说就少说,实际行动更能说明问题。

他再没有碰上过能读懂他的人,所以在学院里就一直是一个人,成为游侠的时候,连搭档都没有。渐渐地有传言说他是个高冷孤傲的人,虽然顾虑着他是PPDC重点关照的单独驾驶天才,只敢在私下里指指点点。

没人知道,单独驾驶机甲这件事,他一点也不自豪。

他一点儿也不愿意单独驾驶。独自连接上庞斯系统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站在空旷的雪地里,睁大了眼睛也找不到身边的其他人。

总是让他回忆起坐在寒冷的废墟里的那一天。

 

一切的转变始于一周前。

Drift连接上的时候,周泽楷还是孤零零地站在雪地里,像每一次一样茫然地望着无边无际的刺目白色。他安静地呆了一会儿,直到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转过头,看见江波涛站在那里,水蓝色的眼睛笑意融融,。

然后阳光铺天盖地地洒下来,将暖意照进了心里,白雪迅速淡化消散,一片通透的海代替了雪地,从天际线蔓延过来,碧蓝的海浪领着头翻卷过来,最终拍打在两人所在的金色沙滩上,浪花舔舐过周泽楷脚尖的沙粒。

他的视野突然变得非常开阔,无限宽敞的空间令他忍不住闭上双眼深吸了口气。耳边只能听到海浪一遍遍拥抱着沙滩的声音,但他仿佛得到了最大的安慰。

江波涛还是微笑着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周泽楷却知道他什么都懂得。

他还知道,这就是他一直都在等的人了。

 

骤雨来临之际的南海海域,轮回机甲银灰色的涂装闪着寒光,在离巨兽还有百米远的时候就抬起左手,一连串小型炮弹从手腕飞出,接连击中巨兽的胸腹部,将其押着倒退了几十米。然后手臂送上前,装着深红色和冰蓝色的两个炮口的转换炮对准了巨兽的心脏,反坦克炮和冷冻炮相继发射,将巨兽的胸口击穿一个巨大的窟窿。

本来就已经奄奄一息的巨兽在这一击之后彻底没了生气,直挺挺地倒在了海里,轮回的出手如此干净利落,扼杀了巨兽放出第二次电磁波攻击的可能。

指挥室的人员都被这一波攻击惊艳得半天没回过味来,轮回操作舱里周泽楷吐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去找自己的搭档,果然看到江波涛也在望着他,冲他眨了眨眼。

“初次合作愉快,小周。”

 

这一次风暴席卷的时候,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心情轻快得都要升上天了,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盔,嗯了半天也没嗯出个所以然来。江波涛耐心地等着,就看到对方正了正姿势,郑重地对他说。

“谢谢。”

 

战斗结束后虚空机甲和轮回机甲架着百花机甲紧急撤退到了香港基地躲避风暴,张佳乐和孙哲平在基地病房躺了整整两天才苏醒过来。

这之后两人都被扣在单独病房里不准随意走动,理由是还在观察期,愣是没让张佳乐见到孙哲平,烦躁得他想拔针管。后来是张新杰一个电话打过来警告他再不安分就放他两个月的病假,才终于妥协,气呼呼地躺在病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小山包装死。

“正好台风差不多过去了,你们过两天就可以回上海了。”小护士举着手机努力凑到那团被子里张佳乐的耳朵边,让张新杰的声音清楚地传过去,“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医疗室来,我要给你们做一个彻底的身体检查。”

“大孙的手怎么样了?”张佳乐把头猛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急切地冲着手机问。

“嗯……”张佳乐感觉电话那边的张新杰停顿了一下,可能是推了推眼镜,“实话说……”

“我知道你向来都是说实话的。”

“实话说,情况还不明晰。但是不乐观。孙哲平上校的左手是受过伤的,这一点你肯定清楚。”张新杰一板一眼地回答。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儿。“你直接告诉我,他还能上机甲吗?”

“我说过了,具体情况还不明晰,一切要等你们回来做过检查才能有结论。”张新杰一点也不客气地反驳,“张上校,您要是再这么焦虑,我也要担心您的身体状况了。好好休息吧。”

说完医疗室主任就挂了电话。张佳乐对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发了好一会儿愣,再次把自己蒙进被子里。动作太大扯着了输液管,他强忍着把痛呼吞进了肚子里,牙关咬得死紧。

 

两天后张佳乐在军用机场见到孙哲平,左手的手背还留有一块淤青。

孙哲平对着这块痕迹皱了皱眉头,扯了扯嘴角半开玩笑地说:“怎么,想不开就自残啊。何必弄得和我一样,又没什么安慰的作用。”

张佳乐瘪了瘪嘴,啧了一声。

“要只是块淤青就好了。”

孙哲平听见他这闹脾气一样的语气,手一捞抓着人胳膊,把张佳乐拉到近前认真打量着。

“你有什么不满?”

“我有什么不满?”张佳乐躲闪着要挣脱,一看孙哲平用的是左手,就泄了劲,“我特么担心你担心得三天没睡好觉,气压低不行啊?”

“好好好。”孙哲平哭笑不得,“怪我咯,怪我咯。”

“谁怪你了!”张佳乐听到孙哲平像往常一样给他顺毛,更生一股烦躁,明明受伤的是对方,不知怎的自己竟成了被安抚的那一个,“快放手,两个军官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像什么样。”

孙哲平仔细盯着张佳乐的眼睛,心里也憋着火气,灼热的目光一下子就让张佳乐安分了。过了一会儿他开口:“张佳乐,有件事情我本来不想说,觉得你肯定明白。但现在看你这状态,我真怕你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了,必须得提醒你一句。”

他深吸一口气,吐字清楚地说:“如果检查的结果不好,你一定要向PPDC要求更换搭档,不要在意我,知道吗?”

“孙哲平你大爷!”张佳乐瞬间就炸了毛,这一句骂音量十足,正在做登机前最后安全检查的工作人员都朝他们看过来。

“听话。”孙哲平不为所动。

“听你妹!”张佳乐气得脸都红了,退开几步直面孙哲平,语调越拔越高,“我们做了多少年的搭档了?我根本就没有和其他人合作过!只有你!你特么告诉我我要怎么不在意!”

“张……”

“不要喊我的名字!”

 

甩完这句话两个人都安静了,围观的工作人员纷纷把头转了回去,留张佳乐在那里喘着气瞪着孙哲平。后者眼里的怒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宽容和温柔却让张佳乐一阵心痛。他平息了一下心情,然后羞愧地用手背捂住了眼睛。

“对不起。”再开口的语气里都是愧疚,“我急糊涂了。其实你应该更不好受。”

孙哲平笑了笑,手臂一用力把张佳乐拖进怀里,让对方的头埋在自己肩窝里,一下下拍着他的背:“会没事的。都会没事的。”

“我真是最糟糕的男朋友。”张佳乐声音闷闷的,立马又补上一句,“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

 

他没看到孙哲平的表情,只感觉到对方结实宽厚的身躯动了动,然后温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耳廓。

“但你是最好的搭档。”

TBC

花絮:

“咳,两位长官,可以上飞机了吗?预定出发的时间快到了。”

前来护送两位游侠返回上海基地的唐昊飞行员,觉得今天的阳光真是太刺眼了。

(本来是在正文里的,但感觉太破坏气氛了就拎出来了(给小糖糕递矿泉水瓶)

 

一点废话:嘛嘛,我还是有在码更新的,真的,你看我的眼睛。

已经决定A一段时间的J3了,号已经丢给代练所以请放心,不过今天不会有第二更啦,因为还有一篇文献综述要赶,明天再码下一章~

这两周DDL和重要考试都有不少,所以可能会经常跳票,谢谢大家的理解,更谢谢一直还在追更新的小伙伴mua~

终于开始写谈恋爱了,不过手好生哦,原来我是一个只会看狗血爱情剧八点档但是不会写的人

能感觉到他们是在谈恋爱的话就太好了!能感受到我对大孙男友力的执念就太好了!(啥

那么下次再见!

评论 ( 6 )
热度 ( 70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