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双鬼/环太平洋paro】反击战27

全职高手同人,架空AU

以双鬼为主线,副cp包括喻黄、双花、周江、伞修,其他一些中意的西皮也会打打酱油,比如高乔高、方王、韩张、莫橙、肖戴等等。

总之是一个非常大的脑洞。 

前排艾特软鸡太太 @书记官的小甜饼 (饿!)和好机油唱夜 @甘与子同梦 

本章双鬼小宇宙爆发,请尽情享用。

(小心结尾有毒)

建议配合BGM-Fall Out Boy的The Phoenix

以及,重磅推荐,电影原声Pacific Rim

 

27

 

李轩和吴羽策还没反应过来,战场上便只剩下虚空一台机甲了。

把正在对付的这只四级巨兽“岩之浪人”一个过肩摔摔出去,两人回头一看,轮回机甲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已经垂下炮口,灯光熄灭,一动不动,远处边缘坍塌的悬崖似乎还陆续有石块滚落,通讯器里一片寂静,而巨兽“赤蝎刺客”和“鬼王”正缓缓从海里站起来,对虚空机甲虎视眈眈。

喂喂,教练,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李轩腹诽道。

 

吴羽策调了调通讯器的频道说:“指挥室,虚空请求支援。”

通讯器里一片嘈杂的声音,间或有黄少天的几句突出的咆哮。过了好一会儿,喻文州才终于开口:“抱歉,虚空。支援……暂时不能提供。”

“什么?”

“方才霸图机甲和悬崖的相撞导致了山体滑坡,堵住了四五六三个机位的舱门,直接封死了呼啸、蓝雨、微草三台机甲的路。”喻文州的额头上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眼下确实没有能够出动的机甲。

“我们正在想办法尽快解救霸图机甲并且挪开挡住舱门的山石,但这个需时很难估计。现在的情况就是,只能拜托你们尽量多拖延一点时间了。”

“虚空,能行吗?”

 

“没~问~题。”意料之外的,喻文州听到了李轩信心满满的回答。

虚空操作舱内,这位游侠驾驶员微微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搭档:“你也有点跃跃欲试了吧?”

吴羽策没说话,但是脸上毫无惧色,周身散发出一种格外强烈的斗志。李轩骄傲地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来大干一场吧,阿策。”

 

喻文州食指敲着指挥台的桌面思考着对策,但此刻确实面临一个很大的难题。他想着如果派拾荒者机甲前去搬动那些山石,再让游侠提前就位,兴许来得及给虚空解围。那么只需要几位技术人员负责指引,然而这项工作实在是太艰巨了,计算必须非常缜密,稍有差池都可能会引发更大的灾难。

不过,指挥室里有的是个顶个的理科人才,喻文州犹豫是因为一下子不知道把这个任务派给谁好。

这时候坐在黄少天正前方、刚刚还被他吓了一跳的青年站了起来。

“喻指挥官,我来吧。”

喻文州打量打量他,对这位极少冒头的小个子、戴眼镜的年轻人印象模糊:“你是……罗辑?”

“是的。”罗辑端正地敬了个礼,“我已经制定好方案了,我能给拾荒者做指引。”

“就交给他吧。”叶修的声音冷不丁插入进来,“罗辑有这个本事。”

“叶修前辈……”

“我以前就注意过他了。”叶修挑了挑眉,不知为何有点得意,“你就相信哥的眼光吧。”

“行。那就马上开始吧。”喻文州对罗辑点了点头,“解放一个机位大概需要多久?”

“最快也要半个小时吧。”罗辑老老实实地说。

“半个小时?恐怕虚空撑不了那么长时间啊!就目前三只巨兽围攻的状况看,能有十五分钟都是极限了……”

一直冷静观察事态的叶修却突然笑了两声。

“慌什么。”他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还有我呢。”

 

这边海面上,虚空机甲一边对“鬼王”和“赤蝎刺客”发射六联动导弹一边后退,打算先和它们拉开点距离,再引诱它们逐渐远离死亡冲刺线。退到被摔在海里的“岩之浪人”附近,虚空转身就是一拳,没给它奋起反击的机会就再次将其送出了几十米。

李轩目不转睛地盯着五级巨兽身上的伤口,一边打开手边的面板。他估算着霸图机甲对巨兽造成的创伤的深度,准备看准时机用四轮天舞给它补一刀。

吴羽策将视角转一百八十度想着再把“岩之浪人”推远点,却发现这只巨兽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对。

黑色的巨兽蜷成一个球,呼哧呼哧地发出声音,看上去很辛苦。一对突起从它的肩胛骨部位慢慢凸显,越胀越大,然后毫无预警地“嘭”地一声,一对巨型的黑色肉翼舒展开来,扇动了两下,对着虚空耀武扬威。

“卧——了个大——槽?!”李轩惊讶得嘴都合不拢。

“不好,小心——!”吴羽策大吼。

“岩之浪人”尖利地叫着,摇摇摆摆地向虚空冲过来,然后在极近的距离呼地一下起飞。虚空连忙蹲下身,才让它贴着脸蹭了过去。心有余悸地站直,两人抬起头,就看到那只飞行巨兽在空中盘旋了两圈,对着自己就俯冲下来。

跑已经来不及了,巨兽瞬间下降到虚空头顶,两只后爪猛地向前一捉,卡住虚空的上臂关节,轻而易举地就把机甲带了起来。

大家眼睁睁地看着虚空机甲就这么被一只“大鸟”拖上了天。

 

“这这这这这搞什么飞机?”黄少天不淡定了,所见实在是太匪夷所思,“怎么这家伙还能飞的啊!以前可没听说过这种案例啊?”

“按照我们对巨兽的生理分析,这是有可能的。”方士谦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基地指挥室,“这个族群的组成和恐龙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喻文州哭笑不得地说,“先想办法把虚空从空中救下来吧。”

“还好,那只翼龙带着虚空不能飞太高,从那个高度掉下来,有海水的缓冲,应该不会遭受很大的损害。”黄少天手托着下巴合上,“但是得靠虚空自己找时机摆脱它……”

话音未落,一道刺目的红光从“岩之浪人”和机甲的中间闪过,连接着虚空的通讯器里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巨兽的后爪松开,机甲自由落体,而“岩之浪人”像一堆毫无生气的骨架,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一头栽进了海里。

“哎——”

指挥室的人们都睁大了眼睛盯着传送过来的虚空视角的战斗实况,机甲入海扬起一阵水花,视线晃动,随即稳定下来。虚空活动了一下关节,右手一抬,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柄耀眼的鲜红的太刀。

红莲天舞。

 

“有两下子啊!”指挥室里炸开了锅,虚空一个起落就解决了一只巨兽,精神紧绷的人们又振奋起来。

虚空机甲将刀尖下指,转过身来面对着剩下的两只巨兽。方才那个当机立断的攻击,不是出于两人中任何一人的独立意志,而是出于这对搭档不约而同的判断。这说明他们已经形神俱合,达到了精神连接的最高境界——同一体。

就算是相处多年的老搭档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但李轩和吴羽策做到了。喻文州出神地望着电子屏,即使隔着几公里的距离,他也能感觉到两人迸发的战斗灵魂。

“双鬼”就气势上而言,已经所向披靡、无人可挡;而带着黑红鬼面的深紫色机甲,对巨兽来说,称作“阎罗”也不为过。

此刻虚空已然超神。

 

“赤蝎刺客”咆哮着冲了上来,虚空原地站着,侧身一躲,太刀在巨兽腹部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巨兽在海里翻滚了一下,又反身扑了过去,虚空身体后仰九十度,堪堪让过巨兽的躯体,然后抬脚狠狠一踹,将其推进了正前方“鬼王”的怀抱。

两只巨兽叠在一起,“鬼王”虽然体积庞大,受了这一冲击也重心不稳,直直地向后倒下去。它们还在水里纠缠不清站不起身的时候,虚空已经提着太刀走近,一刀插在两只巨兽中间,然后刀刃一抬,左臂一个大力挥动,竟然将压在上面的四级巨兽“赤蝎刺客”掀开来。

五级巨兽“鬼王”刚才被压在下面,还没辨清情况便被虚空一脚踩在肚子上,黑红的操作舱冷漠地反射着光线,压迫感十足。虚空左臂翻转了一下,一柄银色的太刀被游刃有余地抽出,刃身流动着能量,预示着这件武器惊人的爆发力。

然后,二话不说,四轮天舞被深深插入了“鬼王”右肩上的伤口。

炸裂,巨响,嚎叫。

“鬼王”重重摊在水里,四轮天舞的能量爆炸使得它半边瘫痪,一时半会起不来,像死了一样无声无息地躺着。虚空收回脚转过身,准备去收拾另一只巨兽,就被“赤蝎刺客”一把扑到了背上。

巨兽“赤蝎刺客”的特点是一条分叉的尾巴,此时四肢都死死缠在虚空身上的它,那一条尾巴也不安宁,重叠着勒住了虚空操作舱和机体连接的部位,想把一体化吊舱拔下来。虚空举起红莲天舞,反手在“赤蝎刺客”背上划了一刀,又穿过左肩在它背上再划一刀,滚烫的刀口烧伤了巨兽的皮肤,把它从背上甩下来,然后拉住绕在脖子上的巨兽尾巴的两根分叉,微侧过身太刀一挥,便轻巧地斩断了。

短短几个回合,虚空已经给予两只巨兽以重创。

不得不说到目前为止几乎一边倒的形势,令人心生期待,也许虚空能够就这样一鼓作气干掉敌人,笑到最后。

但事实总是收到诸多限制,不能如人意。

就像此时,李轩和吴羽策清楚地意识到,虚空的能量不足了。

 

四轮天舞的发动需要抽取虚空机甲本身的能量,新加装的红莲天舞,因为机动性高和持续加温,也要耗费不少的能量。虽然在组装双刀的时候肖时钦已经预见到了这个问题,同时更新了虚空的驱动内核,但像现在这种同时和几只高级巨兽战斗的情况,还是大大超出其能承受的强度了。

李轩扫视了一下四周的动静,四级巨兽“赤蝎刺客”虽然伤痕累累,但始终没有遭到毁灭性打击,所以依然活蹦乱跳;五级巨兽“鬼王”正缓缓从海里站立起来,仅仅一次四轮天舞的伤害终究还是不足以让它失去行动能力,半边瘫痪的五级巨兽,战斗力还是高于一只普通的四级的。

支援还没有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把崩塌的山体清理掉,还是过于异想天开了,他们本来也不抱太多希望。

操作舱内的能量指示灯在不停地闪动,虚空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

但还不想放弃。还不能放弃。

 

“最后再赌一把?”李轩调侃道。

“有何不可。”吴羽策大大方方地应道。

我们可是“双鬼”呀。

 

虚空迈步主动向“鬼王”靠近,对方警惕地高昂起了头,黄绿色的眼睛里喷出怒火。不用转头看也知道,身后“赤蝎刺客”正在鬼鬼祟祟地接近,打算和“鬼王”来个前后夹击。

李轩和吴羽策嘴角同步地扬起笑容,从外部看,虚空机甲黑红色的操作舱上似乎也浮现出一个令人胆寒的笑容,而两块色彩不一的机舱玻璃反射着傍晚的阳光,看不清神色,倒像是呈现一种捉摸不透的深意。

虚空两把太刀在手,左手银光闪烁的四轮天舞,隐隐燃烧着蓝色的火苗;右手赤色妖艳的红莲天舞,像是一把浸满了鲜血的鬼刀。“在这两件神器面前,没有什么是斩不断的吧。”肖时钦第一次看到红莲天舞实装的时候这样对吴羽策感叹着,虽然多少觉得这是技术宅夸张的浪漫,但吴羽策心里却想着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现在他们也要用这两把刀做一个了断了。

“鬼王”以泰山之势压过来的时候,“赤蝎刺客”也张开血盆大口朝虚空咬了下去。毫无新意的攻击,虚空上的两位游侠想,真是容易看透,也容易上当,不过好歹方便我们下手。

两把太刀同时挥动,四轮天舞刀尖对前,红莲天舞刀尖对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进了前后两只巨兽的身体。

即使是五级巨兽坚硬的皮肤,也不能抵挡四轮天舞无坚不摧的利刃,刀身深深埋入“鬼王”的胸口,又是一次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烟花炸裂,捣毁了巨兽大部分的内脏。而红莲天舞将“赤蝎刺客”的腹部捅了个对穿,伤口灼烧,逼出一声破天的啸叫。

指挥室里的人都屏气凝神,想着虚空这一下攻击,大概可以确定胜局了吧。

于是他们看着虚空勉强拔出红莲天舞,手肘将“赤蝎刺客”顶开,然后毫无抵抗能力地,被“鬼王”百吨重的身躯硬生生压进了海水里。

 

所有的仪器都停止了运转,光致变色显像系统关闭,四周漆黑一片。头顶的钢化玻璃发出了一声脆响,吴羽策估摸着是被压出裂痕了。他抠住机舱地面,松开安全带,任自己滑至机舱低端。听到一些细微的汩汩的水流声,他踩了踩机舱底,有啪叽的声响和湿滑的触感,看来操作舱已经进水了。

“李轩?”他唤道,他们必须得赶紧离开这里。他摸索着向逃生舱的方向挪动过去,还未走几步,就被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

“阿策。”是李轩的声音。吴羽策感到了欣慰,刚想开口,就听到对方用一种严肃而又沉重的语气继续说了下去。

“逃生舱已经不能用了。

“我们走不掉了。”

TBC

向着大结局加速前进!

评论 ( 9 )
热度 ( 44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