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维勇/短篇完结】A Thousand Years

*YOI完结纪念,Lofter 600粉感谢

*勇利视角,自述体

*酝酿了很久的一个短篇,A Thousand Years这首歌听一次哭一次,基本上能代表我对维勇这对cp的初心和理解吧w希望大家喜欢w

*这篇将会收录在本子里

 

1. Heartbeats fast  Colors and promises

十一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见他。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学习滑冰,坐在IceCastle的长凳上换冰鞋,优子一声兴奋的呼喊吸引我抬起头来。他穿着黑色的演出服,银色的长发飘逸,旋转和跳跃轻盈得如同冰上的精灵,神采飞扬,使所有的目光都粘在他身上,但是没人能抓住那道灵活的身影。对小小的我而言,那就是生命力最美好的象征,虽然那个时候还不懂爱情的含义,但长大后的我坚信那就是一见钟情。

十三岁生日的时候家里人送给我一个八音盒,这是从俄罗斯带回来的限定纪念品,八音盒上的小人正是穿着那件黑色演出服的他,摆出一个四周跳落地姿势,面部、服装和冰刀的细节都制作得非常精致,栩栩如生,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他,拧紧发条以后音乐从八音盒里流淌出来,小人就会在上面优雅地旋转起来。

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摆在书桌上的八音盒看了一个下午,眼睛一眨也不眨,仿佛再也不想把视线从上面挪开,直到母亲在房间门口敲着我的房门喊着“勇利,下来吃饭啦”,我才依依不舍地收好这个宝贝,藏在最安全的位置。

这个属于我自己的,小小的维克托。

 

我叫胜生勇利,目前是日本花样滑冰男单特别强化选手,暗恋了俄罗斯的花滑界现世传奇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整整12年。

在这漫长的时光里我几乎视他为神明。房间里贴满了他的海报,摆放着相片,站姿、坐姿、滑冰时的姿势,艺术照、生活照、大头贴,甚至去外地训练的时候还随身带着几张;家里的周边更是多到足够摆阵。偶尔我也会在梦里梦见他——不是青春期男孩子会做的那种满足生理需求的梦,因为他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亵渎的——只是普通地在赛场上遇见,他对我展露出不同于公式化的笑容,也许可以像朋友一般亲切地交谈。但是在梦里维克托和我中间像是隔着透明的玻璃板一样,不管我如何努力地向他伸出手去,都永远触碰不到。

 

暗恋的过程当然是辛苦的,但我从来都甘之如饴。决定要走职业花样滑冰这条路以后,在长谷津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独来独往,这不是因为我天性孤僻。周围的家人和朋友很爱我,但是在花样滑冰这件事上我很难与他们找到共鸣。唯一能有共同话题的就是美奈子老师和优酱,这么一看我年轻的时候跟女性待在一起的时间还比较多。

当然更多的时候,我都是依赖住在我心里的维克托,在我滑冰的时候无形地陪伴着我,我在晨跑的时候面朝大海无声地喊出他的名字,在练舞的时候听他的曲目安定心神,在空闲的周末一遍遍看他的比赛视频打发别人用来出门聚会的时间。还有我最宝贵的那个八音盒、一整个房间的海报,在我苦闷的时候成为维克托的替代品,安静听我倾诉着自己的想法。

有多少次想要放弃的时候,最终都在卧室里找回了继续下去的勇气,我自己都数不清了。

 

2. How to be brave

How can I love when I'm afraid to fall

刚开始职业生涯的我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和维克托站在同一个赛场上。二十三岁那年的GPF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心愿,但现实一直都是那样的残酷。

我经历了相当惨痛的失败。对维克托而言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对手,他和别人亲切地交谈,对我展露出公式化的笑容,向我伸出手,和梦里的一切完全相反。我感觉自己的内心在那一瞬间出现了裂痕,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他,于是我拖着行李箱掉头就走。不要回头,我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抱有期待,不然只会更加痛苦。

这是我喜欢了12年的人,而我在他面前输得体无完肤。GPF的结果狠狠打了我一巴掌,将我从这么多年的幻想中拍醒,说到底我和他还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回到酒店的房间,把头埋进枕头里,眼泪渗进枕芯里去,浸湿了好大一片。有一刻我甚至想回去以后把八音盒和海报都丢掉,但冷静下来以后又万般不舍得,最后我决定要吃好多好多炸猪排盖饭补偿自己。我躺在床上整理着心情,感觉自己就像失恋,剩下这颗脆弱的心无处安放。

 

在机场等待回日本的航班的时候我有点惆怅,如果在这时候退役那就是永远的告别了。这个赛季的后半我状态一直不佳,虽然已经决定和意大利教练解约,但时日一长,我也意识到也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

我在底特律的滑冰场上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练习,突然耳机里播放到《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这首曲子。维克托这一赛季的自由滑我看了不下数十遍了,动作基本上都烂熟于心,我心血来潮,把手机放在场边,伴着音乐尝试着滑起来。

第一个四周跳我就摔倒了,我懊恼地摇着头爬起来,刚准备放弃,脑海里一个声音在急切地说不行,这样不行。我看着维克托的背影成长了12年,这绝对、绝对不能是终点。

于是我重新站到冰场中央,重新播放了曲子,重新滑出第一步。渐渐地我将自己的感情与音乐融合在一起,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我沉浸在不断高扬的曲调中,用尽全力去揭示自己,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对那个人倾吐着话语。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啊。

不要离开我身边啊,就算只是个背影也好。

让我继续远远地注视着你吧。

 

3. But watching you stand alone

All of my doubt suddenly goes away somehow

维克托来长谷津以后,有一段时间我和他刻意保持着距离。我知道他对此很困扰,但是GPF给我的内心留下的伤口也还没完全愈合,我生怕一旦和维克托过于接近,会发现那都是自己的幻觉。

有几天晚上,拒绝了维克托一起睡觉的邀请后,我躲进自己的卧室,把我珍藏了十年的八音盒拿出来,盯着上面的缩小版维克托,心里想着睡在客厅里的那个维克托,是不是盒子上的小人变出来的呢。

每天早上维克托会叫我和他一起遛狗,他骑着自行车,我在后面跟着跑,正反映了我们一直以来的关系。但我也不是只能看着他的背影了,维克托时不时还会停下来等我,回过头来笑着看我,不是公式化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温暖的、包容的微笑。只要有他在前方,我就拥有无穷的毅力和勇气。于是我奋力追赶,仿佛是在追赶我的全世界。

 

维克托的个性跟我印象中还是有挺大区别的。他在冰场上像个骄傲的王子,接受采访的时候彬彬有礼,对待粉丝的态度更是无懈可击,没想到这个男人私下里居然是个这么可爱的人。喜欢泡温泉,喜欢吃猪排饭,一言不合就自己跑出去喝酒,会卖萌会撒娇,会死缠烂打,偶尔还很毒舌,会做一些让我哭笑不得,但是又忍不住更加喜欢他的事情。

人们常说距离产生美,而我接触到自己暗恋了12年的偶像真实的一面,心里的感情却愈加生根,最终到了再也无法拔除的地步。

在我选择了最早看到维克托穿着参加比赛的那件黑色演出服作为我短节目服装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无药可治。

 

我尽力把自己的心情隐藏起来,但是维克托还是偶尔会发现我移不开的视线。每次他调侃我的时候,我就会以想动作为理由糊弄过去。

海边那场谈话的时候他问我想让他以什么样的立场来面对我,我说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因为这就是我最喜欢的人:我喜欢他毫无芥蒂地跟长谷津的所有人搭话,喜欢他带着马卡钦在山坡上耐心地等我完成体力测试,喜欢他大口吃着家里的炸猪排饭时满足的神情,喜欢他在海边沐浴时毫无顾忌地恶作剧,喜欢两个人一起复习动作的时候和谐的美感。

维克托非常擅长引导话题,也能够熟练地就训练内容和我进行沟通,大概是因为他作为前辈也时常指导后辈,所以在教学上有一定的经验。我尽力使一起训练的时间过得轻松愉快,尽力使自己学会和他正常交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习惯了和他朝夕相处,甚至习惯了他有意无意的身体触碰。只是有一次,他给我做完第十三次四周跳示范,弯下腰拍落冰刀上的冰屑,在我面前毫无戒备地低下头,头顶的银色毛发就在我眼前晃动,隔绝起来的心情不知为何突破了堤坝,一下子满溢出来。我没忍住戳了他的发旋,在下一秒反应过来自己出格的举动,一瞬间慌得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这一不受控的愚蠢行为差点把我完全暴露出去,好在他以为我只是在意他的发际线。

 

4. One step closer

我一直觉得维克托的眼睛很漂亮,像是晶莹剔透的宝石,有着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却的独一无二的颜色,和总是温柔得能够溺死人的眼神。终于能够近距离观察他那双眼睛,我不禁看得入了迷;然后渐渐地,在那之中我发现了自己的身影。

 

一起去看电影吧,勇利。有一天维克托这样对我说道。

我陪着他去了长谷津小镇中心冷清的电影院,他撑着下巴,在屈指可数的几部有排期的电影里挑了一部英文原声的爱情片。影片的最后双向暗恋多年的男女主人公在火车站向对方奔跑过去,紧紧拥抱在一起,火车的汽笛声穿透雾腾腾的蒸汽,仿佛昭示着一段美好未来的开始。

从影院里出来的时候维克托满脸的惊讶。哇,勇利还真是多愁善感呢,看爱情片居然看哭了。

抱歉啊,我就是这样。我赶紧低下头掩饰自己脸上残留的泪痕,维克托抢先一步捧起我的脸,帮我擦掉了眼角的泪花。

既然都到这里来了,去逛逛小吃摊吃点东西吧。他柔声说着,很自然地牵起了我的手。

我们坐在卖关东煮的摊位前,维克托喝了点酒,似醉非醉地靠在我肩上。旁边小吃摊上的音响播放着欧美流行音乐,有几首我还比较熟悉,于是不自觉地跟着哼唱起来。

All of my doubt

Suddenly goes away somehow

One step closer

勇利你刚刚在哼什么?

什么都没有。

欸——骗人,我都听到了!

维克托搂着我的肩膀摇来晃去。再唱给我听嘛,勇利——

不行。

我在心里默默说着。现在还不行。

 

我们吵架了,不记得是为了什么原因。

我一般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Ice Castle滑冰放空自己,维克托也知道。我没有隐瞒,也没有阻拦他跟过来。一个人静静地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维克托走进来站在场边,就那样抱着双臂看着我的动作,一句话都没说。

我没有放音乐,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冰刀刮擦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又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从冰场上下来,看到维克托还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第一次感觉到有点心累。

我一言不发地从他身边走过,准备去把冰鞋换下来,维克托突然说你要看《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吗?

我怔愣在原地,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在他询问的眼神中说不出话来,良久过后,只剩下点头这个动作。

我看到银色的月光披在他的身上,正是我十二年前一见钟情的那个精灵,而这一回他的视线几乎没有离开过我,我们互相注视。曲目结束以后维克托向我滑过来,把探出半个身子快要扑进场内的我紧紧抱住,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我能从紧贴的胸腔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

我暗恋了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将近十三年。

这是第一次我敢于妄想他是在回应我。

 

这还是维克托第一次向我跑过来,一直以来都是我向他跑过去;第二次是在中国大赛上。

自由滑的末尾我为了给他一个惊喜,擅自改变了跳跃构成,尝试了只有他能够完成的后内点冰四周跳。结束后我们向着对方跑去,在场边我张开双臂问他我是不是做得很棒,他居然直接冲上了冰场向我扑过来,然后在全场的观众面前吻了我。

这个男人,就在我担心他要向后抽身的时候,更近一步,以主动的姿态打破了我所有的顾虑,给了我最大的安全感。

我能够带给他的惊喜,永远都比不过他给我带来的。

 

5. Time stands still  Beauty in all he is

一旦想着技术动作的时候我就会发挥失常,但是不想技术动作,我就满脑子都是维克托。从小时候自己单独训练开始,到这一赛季每次滑Eros和YOI的时候都一样,这大概已经成为我摆脱不掉的魔咒。

我的花滑,我的人生,处处都打上了不可磨灭的维克托的印记。

 

俄罗斯大赛意外分别之后可以称得上是焦灼的思念,使我意识到自己对维克托的渴求再也不能得到满足。我隐约感觉,这并不是维克托真正想要的,这也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分开的那天晚上我想起了那个八音盒,以及八音盒上滑冰姿态的维克托小人。我注视了冰场上的他整整12年,那才是我最熟悉的他的样子。

我不能把他束缚在我的身边,我所深爱的那个维克托,现在是不完整的。

 

在巴塞罗那大教堂给维克托戴上戒指的时候,我说这是保佑我的咒语。维克托似乎信了,又似乎没有,他用把戒指戴在我右手无名指的方式试图将我套牢。然而我内心所想的真的是他所希望的那个意思。这个戒指当然不是单纯的咒语或者感激,而是将这份爱情固定下来的契约,不过这个契约只对我有效力,对他没有,反正我这前半辈子都栽在他身上了,大不了把后半辈子也赔进去。

可能维克托自己都没注意到,比起我反而是他更在意那一对戒指,随时随地的炫耀、亲吻和凝视,都在昭示着这一点。对我来说戒指代表的是我对他的忠诚,但对维克托来说,这代表的是我们的约定。

 

他尽他所能给予我包容和安全感,但我是自愿剥离开来的。我不能原谅从冰场剥夺了维克托的自己;但是下这个决定的过程实在是太艰难了。大赛前有数不清的夜晚,在维克托睡着后我还醒着,给自己做一点心理建设,顺便偷偷看着他的睡颜,GPF的倒计时就像是在我心里滴答滴答地走着,时刻提醒着我最后的时光悄然流逝,我就像大考前临时抱佛脚的考生,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观察他的机会可不多了,看一眼少一眼,不如抓紧时间再多看一点。

八音盒上的小人跳了下来,为了实现我的愿望降临到我身边,现在是时候将他送回原位了。

 

6. I will be brave

I will not let anything take away

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的独立个性已使我养成了自己做决定的习惯,所以纠结这一切的时候我并没有告诉维克托。

GPF短节目的晚上他听到我说的话居然哭了出来,激动地按着我的肩膀说真亏你说得出口呢!

你难道从来不考虑我的想法吗?

勇利什么都不懂!

维克托才是什么都不懂!

我也放声大哭起来,把心里话一股脑地吼出声。

你以为我喜欢了你多少年?

说不想让你离开的当然是我,然而也没有人会比我更想让你回来啊!

看到我哭了之后维克托突然就懵了,眼泪也瞬间止住了。

勇利,对不起,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他慌了起来,把我的头按进自己怀里。我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把脸埋进浴衣柔软的质地,这么长时间以来藏在心底的压力和强迫接受离别的痛苦都一齐爆发,仿佛是宣泄一般,我哭得更加歇斯底里。

 

他最见不得人哭了,我承认我利用了他这一点来强化我的想法;然而尽管对哭泣的我没辙,维克托却依然没有认输。我忽然意识到对他来说这个提议真的很难接受,心里莫名地好过了一点 ,这大概就是人自私的本能作祟。

认识到维克托也已经离不开我这一点真是让我既高兴又心酸。为何偏偏是在我下定决心放手的这个时间点呢?

 

我当然爱他,爱的是他的灵魂,而不是他的荣耀,爱的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这个人,而不是他拿过的那么多块金牌和他现世传奇的名号。但他的灵魂和他最珍重的花滑是分不开的。我必须尽我所能呵护这个从十三年前的第一眼开始就深深吸引我的灵魂,那个没有人能捕捉到的自由潇洒的精灵,不能使其被禁锢了脚步,更不能因为我而有所缺失。他生来就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他应该回到那个世界。

这个可能很难懂,维克托也觉得很难懂。他以为我只是需要他这个人,所以他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好了。如果你们和我一样爱一个人爱了13年,爱一个人爱到深入骨髓,爱到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让他受委屈,甚至不愿放纵他自己委屈自己,也许就可以理解我的感受。

 

我觉得自己很矛盾,我准备用又一次的失恋来成全自己的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一个能够不受阻碍地追逐自己挚爱的一切的维克托。十三年的暗恋最终没有得到结果,不要紧,这份爱还将延续下去。在维克托还活跃于冰场上的时间里,甚至即使在他退役后,我也将一直爱着他,虽然这份感情会深深埋藏在心底。

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在那许多个失眠的夜晚里。

 

7. What's standing in front of me

一场急躁但是克制的情事过后,维克托从背后抱着我,附在我的耳边问道,勇利,你爱的到底是哪个我?

我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回答的力气。

我很努力了,勇利,真的很努力了。维克托继续说下去。回归赛场这件事我也很挣扎,有很多顾虑需要考量,有很多细节迫使我摇摆不定。

但唯一确定的就是,我想留住你啊。

我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如此疲惫。

最终我还是妥协,答应等到自由滑比赛后再得出结论。

 

那晚我躺在维克托的怀里,被他的手臂紧紧地搂着,听到他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有一刻我甚至想,只要他再多说一句挽留的话,我就会不争气地丢盔弃甲。只要是他,也只能是他。

然而第二天早上起来他脸色阴沉,但是什么都没说。我也不知道是否该庆幸还好没有。

 

8. Every breath  

Every hour has come to this

自由滑前我对维克托说,到现在就不要像普通教练一样了,我说过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吧。他瞬间就领悟了我的意思。我只能说我实在很佩服他,大概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明白过来我到底企盼的是什么,于是他立即做出了决定。虽然我不能确定他是顺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还是顺从了我的想法,但是从他带着笑意的眼神我可以判定,他至少是感到开心的。于是我也如释重负地抱紧了他。

 

最后一次滑Yuri On Ice,其实是我在用音乐和舞蹈做一场盛大的告别。我将我全部的爱和灵魂都倾注进去,在我的滑冰生涯最终落幕的时刻,把完美的表演回报给这个男人,这个塑造了我所有对花样滑冰的追求和梦想的男人。曲目终了的时候我将左手指向了他,希望我十三年来的爱慕和祈愿能够顺着指尖传递过去,成为对他未来事业和人生最好的祝福。

这场演出对我来说是终点,对他而言是另一个全新的开始。

 

我做好了告别的准备,然而现实再一次出人意料。拿到银牌的时候我觉得有点遗憾,这个落幕并不完美,我小心翼翼地将奖牌递给维克托,看不出他脸上表情的含义。

我忘了我无论何时都不该低估这个人,他轻易地就能抓住我的软肋,诱使我踩进他的圈套,像扑火的飞蛾跌进他的掌心。

再跟我一起度过一个赛季吧维克托!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仿佛打了鸡血,一瞬间把什么都忘了;紧接着维克托欣喜地望着我,让我再说一遍,把银牌戴到我的脖子上,并且做出承诺的那一刻,我所有的决心都彻底崩塌。我没曾想过维克托能为了我们的未来做到这个地步,我没有,也不愿再找理由拒绝他。

他总是在适当的时候更近一步,让我无路可逃,而我依然甘之如饴。

 

9. One step closer

赛后大家都在巴塞罗那多停留了一天,披集提议去唱卡拉OK,受到了大家的响应,于是参赛的年轻人们结伴而行。一路上维克托寸步不离地紧跟在我身边,还一直很紧张地摩挲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执拗地不肯戴手套,似乎还是担心我会冷不丁抛下他。

在卡拉OK的包间里,JJ和克里斯两个麦霸先唱过一轮,现场的气氛热烈起来的时候,披集把话筒递给了我,问勇利你要不要来一首?

哎,我?我就不用了吧……

勇利唱歌很好听哦。

真的假的,开玩笑的吧?

要听要听!

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四周有不少人跟着起哄,我看这形势下实在是不好推脱,就同意来唱一首。翻看卡拉OK机上的歌单的时候我眼前一亮,跟披集说我就唱这首,然后略有点紧张地拿起话筒。

 

这首歌献给我的教练,维克托。

在口哨声中我坚定地望向维克托的方向,看到他格外认真地端坐在沙发边缘,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迎接着我的目光,宝石般的蓝绿色眼眸在昏暗的光线下也灿若明星。

献给我的爱人维克托。

我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唱出这首歌,在长谷津没能唱出来的这首歌。

 

I ha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Darling don't be afraid I have loved you

For a thousand years

I'll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And all along I believed I would find you

Time has brought your heart to me

I have loved you for a thousand years

I'll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我爱了你一千年

我还会再爱你一千年

我知道自己唱得相当动情,甚至还有些哽咽,而维克托的眼眶湿润。在歌曲的尾音还未消散的时候他就冲上前来,众目睽睽之下把我一把抱住,给了我一个缠绵到窒息的深吻。

勇利。一吻结束后维克托抵着我的额头,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一字一句地说。之前的十几年都是你单方面看着我,接下来的几十年我会陪在你身边,我会用成倍的爱来爱你。

我们磨蹭着彼此的鼻尖,轻声笑了出来。我感觉自己即将再一次控制不住汹涌的情绪,赶忙用另一个吻转移了维克托的注意力。

接吻的途中一滴液体从我的面颊上滑过,不知道来自哪一边,也许是两边混合在了一起。

 

10. I ha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Darling don't be afraid I have loved you

For a thousand years

I will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八音盒生了锈再也走不动的时候,盒子上的小人彻底离开了那里,站在了我的身边。

幸运的是,没有人比我们更爱彼此。

而我们向对方许下了一千年的承诺。

 

THE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248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