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维勇/短篇完结】You Only Live Once

*失踪人口暂未回归

*四刷小滑冰突发产物,小甜饼,一年没写同人文笔见谅

*题目来自ed,随便取的不要在意,羽毛简直太帅了

*维勇快去结婚啦

 

他一直都是能给我带来惊喜的天才。——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坐在大奖赛赛场外的长凳上望着夜空发呆。夜晚的风呼啸着刮过,为了避开记者选择了一个比较偏僻黑暗的角落,身上穿的只是在比赛服外面套了一件外套,勇利还是切实地感觉到了冷。左手边突然传来潮湿温暖的舔舐的感觉,他低头一看,是维克托的那条贵宾犬。

“啊维酱。”勇利脱口而出,“不,不对,不是维酱呢。抱歉,还没问过你的名字。”

他轻轻抚摸着贵宾的头,继续出神地望着夜空。

“一年真是过得好快啊……”他感叹到,“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

 

“喂,猪排盖饭。”勇利侧过头,俄罗斯的不良少年一如既往地带着不屑瞪着他。

“你怎么在这里啊。里面找人都快找疯了。维克托他……”

“嗯。”勇利摸了摸鼻子低下头,“抱歉。就是想出来透透气。”

尤里•普利赛提啧了一声,偏过头。

“我说你啊,到底怎么打算的啊,和维克托的事情。”

“怎么说呢。还没想好吧。”

“哈?”金发少年露出鄙夷的神色,“你是青春期的少女吗?”

 

青春期的少女啊。勇利自嘲地笑了笑。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刚到长谷津声称要当他的教练后不久,问过他以前有没有女朋友,勇利红着脸挥手说那是秘密。后来想想,除了情窦未开的时候喜欢优酱,后面的十几年暗恋的对象,都是这位亲爱的、迷倒了全世界的女人但是也男女通吃的教练啊,哪来的女朋友哦。

嘛,说他现在还在青春期,可能也没错吧。毕竟那是一个贯穿了他整个青春的男人啊。

 

他喜欢了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这么多年。

 

四月的时候他用一个半开玩笑似的“想一起吃炸猪排盖饭”的理由和一个非正规比赛上的超常发挥把对方留下,维克托来担任他教练的这大半年,他们住在长谷津自家开的温泉旅馆里,同吃同住同训练,赏花游泳泡温泉,每天基本上24小时都待在一起,勇利从最初的欣喜到有些害怕,到最后能自然地相处,自然地说笑,自然地触碰对方,整个过程流畅得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维克托赐给他的,他想,如果不是维克托自愿来长谷津的话,这一切是怎么都不会发生的。他很感激,很庆幸,同时在内心深处,还隐藏着对大赛过后一定会到来的分别的伤感。

到小镇上来寻找灵感的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男人,和使出浑身解数吸引男子的镇上第一美女。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某天晚上睡不着的勇利缩在被窝里这样想着,叹了口气。

当然自己也称不上什么“第一美女”啦。他又郁闷地蹬了蹬被子。

 

两小时前国际花样滑冰大奖赛决赛场上。

“接下来出场的是日本的选手胜生勇利,去年大奖赛决赛排名第六位的选手,今年受其教练、世界男子花样滑冰的现世传奇、休赛一年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指导重回赛场,不知道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胜生选手今天带来的自由滑曲目是……”

为全世界的人们带来惊喜什么的,那是维克托做得到的事情,我做不到。

勇利在滑冰场上绕行一周,返回场中央站定,深呼吸。

我只要给那个人带来惊喜就好了。

音乐渐入,他抬眼,目光锁定教练席。勇利蹬出第一步。

 

国际大奖赛决赛的前一周,维克托说是要让勇利放松心情,带他回了一趟俄罗斯老家。

不出所料,维克托美貌的基因遗传自他的父母,父亲很有威严,母亲即使上了岁数也一看就是大美人。勇利在这样一个仿佛拥有皇室血统的家庭里坐卧不安,更别说这还是维克托的家,一年前他可想都不敢想和他憧憬了十几年的偶像能拥有如此亲密的、能到对方的家里拜访的关系。然而俄罗斯人又是热情得过分,维克托的母亲豪爽地拿出几瓶伏特加往他面前一放,吓得从小“通往魔界的邀请”都不敢喝多的勇利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

维克托开怀大笑着搂过他的肩膀,不动声色地帮他挡了大部分的酒,勇利抱着必死的信念也拿起杯子,一桌人笑着喝着酒聊着天到深夜,到最后勇利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傻笑,晕晕乎乎地倒在维克托的怀里,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闻着维克托身上的酒味醉了。

晚饭终于结束后,维克托帮母亲收拾好了餐具,走到客厅把抱着腿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勇利叫醒,帮他把围巾戴好,拿了两双滑冰鞋,两个人溜出了家门,一前一后散步似地走着。

俄罗斯小镇冷冽的晚风让勇利稍微清醒了一点,不久他们来到附近的一个滑冰场。这就是我小时候练习滑冰的地方,维克托说。

“哎——?”勇利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一点,扑到场地边缘睁大了眼睛看着,“是这样的地方啊——”

“嗯,是露天的哦。”维克托坐在一边的长凳上换好滑冰鞋,优雅地迈进了场地,“小的时候滑冰场看守的爷爷就和我很熟,每次都会拜托他晚上把四周的灯打开,今天也是,提前来和他说好了。毕竟是我曾经练习过的场所,觉得勇利大概会想来看看吧。”

专门来打过招呼说今晚会过来啊。勇利暗暗地高兴。

“好啦,机会难得,表演个曲目给你看吧。”维克托随意在场地里滑行了几周,绕回来在勇利面前站定,“赛前特别服务喔。勇利想看什么?”

“哎?”勇利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啊我没、没关系的!维克托的表演什么都可以!”毕竟不管是哪个曲目都偷偷看了几十遍了嘛。

“那就你去年模仿过的那首好了,《不要离开我身边》。”维克托点了点下巴,笑眯眯地说。

勇利觉得自己伏特加绝对是喝多了,被夜晚的冷风吹着好不容易降温的脸仿佛又烫了起来。

“啊,好、好的。”

 

在一片寂静中,音乐悠然响了起来,维克托的身姿在平滑的冰面上跳跃舞动,跟以往任何一次一样仿佛在闪闪发光。勇利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他,十几年过去了,这个人的身形和动作还是如同无解的迷药,拥有至上的魅力和的致命吸引力,令他无法自拔。后外点冰四周跳、后内四周跳、勾手四周跳、三周跳、联合旋转,每一个动作他都烂熟于心,每一刻他都非常清楚后面接着的动作是什么,但是每一刻他都抱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下一个动作,因为维克托一直都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每一次的演绎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因为情境的不同而赋予崭新的情感,这一点微妙的差别,世界上大概除了维克托自己,只有勇利才能体会。

今天的这一首《不要离开我身边》,比往常都要深情很多啊。勇利捂住自己的口鼻,大气都不敢出,眼睛一眨也不眨,生怕漏了哪怕一秒——这可是维克托专门为自己表演的曲目啊。

音乐接近高潮的时候维克托滑到了勇利的面前,朝他伸出双手,引得勇利也不自觉地伸出手去,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缩回来。今天真的是不太对劲,他想,太热了。他把围巾从脖子上摘下来,紧紧攥在手里,着迷地看着滑冰场中央的那个人,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视线变得多么热烈。

音乐缓缓推到了末尾,维克托轻盈地做完最后几个动作,仰头定格。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勇利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恨不能把时间无限延长,永远也不要结束。太美了,太有感染力了。他不禁眼眶湿润。

这就是我仰慕了十几年的人,不论时光如何流逝,沧海桑田,美人迟暮,花样滑冰这个项目更新换代,一批又一批的新星冉冉升起,他始终都是我的英雄。

我最爱的英雄。

维克托放下手臂,看向勇利这边。然后就像当初在温泉里首次面对面时一样,他向勇利伸出右手,邀请他过去。然而勇利这次没有逃避也没有拒绝,三下五除二地穿上了维克托带过来的另一双滑冰鞋,跌跌撞撞不管不顾地冲进滑冰场,扑进了维克托的怀抱。

勇利在酒精的作用下对后半夜记忆模糊,不记得他们后来是不是一起滑冰了,不记得那天晚上维克托是不是吻了他,也不记得最后是维克托背着他回家,还是两个人手牵着手晃悠回去的。

对勇利而言,那就是一场梦。

 

他喜欢了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这么多年。

这个人自愿来到他身边,陪伴了他这一年,他却还是不敢动真格地、紧紧地抓住对方。

 

“妈——的——!你这人真是——!”尤里一把抓过他的衣领,“真的是笨蛋啊?!”

“如果不想和维克托继续下去的话,就快点让给我啊?!”

“这样磨磨蹭蹭的算什么事啊笨——蛋——!”

俄罗斯少年把勇利扔回到长凳上。

“我怎么会输给你这种人啊。”他狠狠地丢下这一句,转头就走。

勇利俯下身来,用手撑住额头。还没被气势汹汹的尤里吓跑的贵宾犬靠在勇利腰侧,暖烘烘的。勇利有些感激地伸手去抚摸贵宾的耳朵,小狗很乖巧地跟他腻歪起来,这场景让勇利想起了以前和自家贵宾玩耍的情景,一时间忘记了身处的环境,忘记了长时间一直萦绕在心头的烦恼。不知过了多久,远远地听到一声呼唤。

“勇利——”

是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赛场门口的灯光下,一如既往的帅气和耀眼,仿佛生来就该处于聚光灯下,被鲜花和掌声簇拥着登上顶点。赛前维克托问过他,比赛如果赢了想要什么样的奖励,留下来什么的,不要离开什么的,勇利根本说不出口。他不知道维克托到底对他是什么样的看法,他也知道这次再不能用“一起吃炸猪排盖饭”的幼稚理由再把对方留下来。维克托是以自己的意志来到这个小镇,该走的时候,他也就会走了。

用一个冠军来束缚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男人什么的,他还没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

 “维酱,你说呢。”勇利轻声问道,“我有这个资格吗。”

贵宾呜了一声,疑惑地抬头看着他。

“也是呢。”勇利又把脸埋进手里。

“你也不是维酱啊。”

 

又是一年四月。

“今年的花样滑冰世锦赛冠军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在赛后的发布会上……”

“花样滑冰锦标赛,勇利没有参加这个吗?”隔壁家的大叔指着电视机问温泉旅馆的老板娘。

“没参加哦。”勇利从房间里走出来接话道,“毕竟教练自己都参赛去了,解约啦。”

“多可惜啊。”大叔摇头,“去年不是拿到冠军了嘛,那个大奖赛……”

“对咯!多可惜!”美奈子把酒瓶咣咚一声拍在桌上,“要是勇利去了的话就能告诉我选手的房间了……”

“不会告诉你的。”勇利翻了个白眼。他在玄关穿上运动鞋。“我去海边跑跑步喔。”

 

海边的风凉爽又舒服。

勇利在沙滩上慢慢跑着,呼吸着海风,脑子里不知为何又出现了那个人的影子。不过也不奇怪,刚解约回家那会儿几乎天天都有人向他问维克托的情况,以那个人的受欢迎程度这也是难免的。他不想承认也无济于事,自那以后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维克托的思念,这一年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不知何时起自己也变得无法离开那个人了呢。

虽然一直也保持着联络,但是短信什么的,果然还是没法传达全部的感情啊。勇利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几天前锦标赛决赛的时候自己给维克托发的加油短信和对方平淡的回复,撇了撇嘴又塞进了口袋。

自己有多么喜欢他这件事,在俄罗斯小镇的那个晚上没说出口,估计永远也不会说出口了吧。

 

勇利让思绪随着风飘散,又沿着海滩慢慢跑了很久,久到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已经不再刺激耳膜,久到远处的万家灯火已经开始逐渐黯淡,久到他看到沙滩前方出现一个人影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人是何时过来的。

他跑动着接近那个人影,越是靠近越是觉得眼熟,眼熟得让他心悸。他不禁一点点放慢脚步,从慢跑渐渐变成了走,每前进一步,心跳的声音就加大一分,直到他最后站在那人面前,胸口揪紧得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看着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对他微笑,用那把魅惑磁性的嗓音喊他:“勇利。”

“为什么维克托你会在这里。”勇利在离维克托几步远的地方站定,声音止不住地颤抖。

“来找你呀。”

“比赛呢?”

“暂时休息。”

“教练呢?”

“他同意了喔。”

“尤里奥呢?”

“他还忙呢。”

“不是骗人的?”

“不是骗人的。”

“再也不走了?”

“再也不走了。”

“要一起吃猪排盖饭吗?”

 

勇利问出这句话才反应过来,简直想调头就往沙滩反方向跑个十公里,跑得远远的再把自己埋了。维克托噗嗤一声笑了,笑得是那样开心那样好看那样无所顾忌,把勇利吸在了原地。

“嗯。”他直视着勇利的眼睛,用温柔地能掐出水来的声线说。

“要一起吃很多猪排盖饭喔。”

 

在这个瞬间,胜生勇利仿佛看到自己恋慕了十几年的偶像眼里,盛放烟花。

 

他一直都是,能给我带来惊喜的天才。——胜生勇利

The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242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