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紫苏,也叫小甜甜
主Yuri On Ice/全职高手/ACCA
其实什么都吃www
对高校拟人和文理战争有特殊的执念

西皮喜好:全职杂食 MHA三角
维勇/尼吉/与砾/伏八/影日/真遥/DH 不拆不逆

【ACCA/尼吉】老板,请来份咖喱饭(上)

*深夜食堂paro,老板视角,大概写个两三章

*两人是警署的同事,尼诺只比吉恩大个两三岁——这样的设定

*双向暗恋,一对小笨蛋

*非常想看喝醉了酒向别人发尼诺牢骚的吉恩XD

*那个,就是,今晚有更新,所以(踢开棺材板)


我是某条不起眼的街巷里一家食肆的老板。每天的营业时间是半夜12点到早上7点,虽然菜单非常简单,但只要是我会做的,菜单上没有的也可以点,人们都称我家的店为“深夜食堂”。来店里光顾的人们要么是工作了一整天找个地方歇脚,要么是对这一天的生活感到意犹未尽,还想在外头多透透气;其中也不乏需要好好向人倾诉一下心事的男女老少。

一般来说店里都是比较热闹的,有几个熟客几乎每天都会到我这里来,互相也都认识,他们会毫无顾忌地谈论街坊的八卦,也不会掩饰自己的想法。在这间小食肆看似隐秘而有煽动性的氛围下,人们总是更愿意讲真话,这是我由多年来的观察得出的结论。


2月下旬的天气很不好,大晚上愿意抛弃家里的暖炉到我这里来的顾客也变少了。店里这一周以来都比较冷清,听不到喧闹的高谈阔论,只有一两个不太眼熟的客人各自坐在角落里吃着宵夜,我在里间削着土豆打发时间,突然听到玻璃门哗啦一声被拉开。我抬起头,一位金发的青年掀起门帘钻进了店内,双手插在口袋里,抖落了一身的寒气。

“晚上好,老板。”他礼貌地向我打了声招呼,“还是和往常一样,请来份咖喱饭,拜托了。”

“好哟。”

我顺手把削完皮的土豆放在料理台上,身后又传来一句意料之外的补充。

“还有酒,谢谢。”


吉恩算是这家店的常客了。第一次光顾的时候看到他身上的制服我就猜测他在警署工作,后来在闲聊中也得到了证实。在这种部门工作,加班真是家常便饭,基本上每次他到我店里来都是刚刚下班,拖着疲惫的身躯,顶着黑眼圈,点一份咖喱饭做夜宵,吃完后立即就付账离开了,据说是家里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妹妹。正因如此我从未见他在我这里喝过酒,不过他是抽烟的,每回告辞的时候都会在店门口驻足,掏出打火机点上烟再走。

吉恩不是特别善于和其他顾客攀谈,人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默地看手机,虽然旁边的人向他搭话的时候一般都会回答,偶尔有同样抽烟的顾客看到他的烟盒感到好奇,他也表现得很大方,然而我们没怎么听他谈论过自己的事,总体来说是个有神秘感的人。这么沉得住气的年轻人如今已经不多见了,说实话我还是挺欣赏他的。

有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了,怎么一来突然就说要喝酒呢?是有什么事情闷在心里,已经到了需要借酒消愁的地步了吗?

“久等了,咖喱饭,和酒。”我在他面前放下盘子和杯子,“在我这里最多只能喝三杯哦。”

“三杯根本就醉不了啊。”吉恩嘟嘟囔囔地抱怨着。

“工作很辛苦吧?”我善解人意地关心道。

“是啊,最近也考虑过这份工作是不是不适合我,干脆调职好了。”

这模样确实是有点反常,我顿了顿,还是忍不住试探了一句:“怎么这么消沉,失恋了吗?”

“还没开始怎么算是失恋啊,老板。”吉恩一仰头,像喝白水一样把第一杯酒灌下了肚,“只是一起工作的前辈而已。”

看,果然有戏。

“什么样的前辈?你很在意那个人吗?”

“也不算很在意吧,他是我同一所警校的学长,现在又都被分在总部,自然而然联系就比较多……”

“他”?我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原来是个男人啊……

“这位前辈有刁难你吗?”
“啊?没有,没有,他很照顾我的。”吉恩用勺子戳着盘子里的土豆,皱了皱眉,“只是会觉得他有时候也太照顾我了。前段时间两三个案子上司都安排我们搭档,基本上无论我走到哪里他都跟着,无论我取什么证见什么人他都陪我一起。虽然有他在旁边偶尔指点一下可以大大推动调查进度,但我还是想独立完成更多的任务,证明一下自己啊……

“之前还说什么没了他就不行……就算只是开玩笑的也太过分了吧,前辈。”
“嗯,确实很让人苦恼。”我赞同地点点头,给他倒上第二杯酒。吉恩摇晃着杯子,盯着清澈的液面上漾开的波纹发呆。“话是这么说,和他这个人相处起来还是挺舒服的。”

嗯?本来还以为对方是遭遇职场难题的小年轻并深切同情着的我,被吉恩这句味道不对的话砸了个措手不及,只好尴尬地笑了起来:“这、这样啊……”

“再说了,只要看到他那张脸,基本上就能原谅他百分之九十的错误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吧?他在署里人气也蛮高的,挺多女孩子追他。我们做搭档的时候,中午都会有女同事送便当过来给他。”吉恩说到这里,又灌了一大口酒,“前几天情人节的时候,这家伙收到的巧克力摊满了整个办公桌啊。一般这种情况下都会把巧克力带回家处理掉吧?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居然就坐在办公室里,把所有的巧克力拆开吃掉了,全部,吃掉了。成打的巧克力哦?”

吉恩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把剩下的半杯酒倒进喉咙。“我问他你怎么吃这么多,他说他就是非常喜欢巧克力啊。虽说如此但一般人会在一天之内吃掉那么多吗?真是匪夷所思。反正我送的那块肯定也混在一堆包装纸里,他根本就没注意到吧……”


我一边帮他斟满酒杯,一边尽力消化着他最后的那句话。

“前段时间没到这来,是因为工作忙吗?”

“嗯,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如果加班加到很晚的话,那家伙就会带我去别的酒吧喝酒,算是一种解压的方法吧。”吉恩的面颊和眼角已经泛红,但我怀疑他还没意识到自己醉了,“毕竟我们的公寓还离得挺近的,他的酒量比我好,经常是我喝醉了之后再拜托他把我送回家的。我们这工作还是有危险性的,太晚不回家,知道有他陪着萝塔也挺放心的。

“不过说起来他造访我家好多次了吧?他的公寓我还一次都没进去过。昨天我提议去他家拜访一下,他极力阻止,说是家里太乱了,不适合接待。什么啊,不能礼尚往来的……好像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一样。罢了我也懒得管他,搞不懂他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所以今天下班后我也拒绝了他的邀请,自己找个地方喝酒了。不如就在老板这里待到早上吧,正好是周末,也给萝塔发了短信让她不用担心……”

他对着再次见底的酒杯眨了眨眼睛,巴巴地抬起脸,但我非常坚决地摇了摇头。“在我这里只能喝三杯,还要喝的话换个地方吧。”

“算了,今天就这样吧。”吉恩把空掉的盘子和酒杯都推到一边,趴在桌子上,脸颊贴着冰凉的木质桌面。“感觉说了好多话啊。”他的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迷迷糊糊中竖起一根食指,“这些都不要告诉别人哦,老板。”

我耸了耸肩,做了这么多年的食肆老板,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年轻人。

“你放心吧。”

金发青年在听到我的答复后,安心地枕着手臂睡着了。


食肆还在继续营业着。夜色的浓度逐渐加深,室内的暖气开得很足,我在里间清洗着碗碟,吉恩在外面睡得很沉,而余下的几位客人也都有些昏昏欲睡。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食肆的玻璃门再次被哗啦一声拉开,一位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蓝发年轻人钻进来,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他一眼就看到伏在桌边熟睡的吉恩,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果然在这里啊。”青年看到从里间走出来的我,带着歉意欠了欠身,“打扰了,老板。我听说吉恩这么晚了还没回家,之前他跟我提过这边有家他经常来的通宵营业的小店,就试着找了一下……这是我的证件。”

“哦哦没事没事,你带他回去吧。”我瞥了一眼他的警官证,看到青年的名字是“尼诺”,点上一支烟,若有所思地道,“吉恩说他有一个住得很近的人缘很好的前辈,是你吗?”

尼诺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回答道:“啊,嗯,大概是我。”

“这样啊。”我扬起了眉毛,心说确实是个长得不错的小伙子啊。

所以明明身材保持得这么好,那么多巧克力到底是怎么消灭掉的,真是难以想象……


尼诺付清了账,把风衣披在始终没有被吵醒的吉恩身上,架起他的胳膊搂住他的腰就往外走。出门之前蓝发青年还向我点头致意,我挥了挥手,望着他们紧紧依靠在一起的背影绕过店铺门口悬挂的灯笼,消融进如墨一般厚重的夜色中,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去拍部电影。

名字就叫《一个深夜食堂老板的使命》。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62 )

©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 Powered by LOFTER